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盛晚棠傅北渝(傅太太的位置,我就不稀罕了)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盛晚棠傅北渝全章节抖音小说

2023-11-28 17:20:35 19
2023-11-28 19
点击阅读全文

从前她这会就该伏低做小,可今天她实在太累,懒得哄人,压着疲色只问:“你怎么来了?”

话落,傅商徽猛地上前一步,霍得把她拖进车内,冰凉的身体接着就压下来:“听说我哥还活着,你这前未婚妻都要来看看,我做弟弟的难道还不能来?”

他到底发哪门子的疯?

她有说他不能来?

嗅着男人身上浓郁的酒味,她明白跟酒鬼没法讲道理,只好软下语调劝:“你先松手,我累了,想回酒店休息”

“看到我就累?”

男人冷笑一声:“你给我等着!”

关上车门,男人一脚油门,飞快驶向酒店。

车速一路飙升,虞锦纾捏着眉心,强忍着不适,不等缓解难受,抵达酒店后,傅商徽又一把将她拽出来,一路扛到房间。

“嘭!”

她被摔在床上,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霸道又蛮横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虞锦纾惊的指尖一颤,唇被咬的生疼。

“媳妇儿……”

沙哑的一声,在虞锦纾耳边陡然炸开来,刺得她面上血色尽褪。

她身体僵住,费力将人推开,声音都在抖:“阿凛?你认得清我是谁吗?”

揽着她的手顿了一瞬,下一秒,一道轻嘲在她耳边响起:“我当然知道,你是虞锦纾,我妈最满意的模范儿媳,可你分得清你口中的‘阿凛’叫的是我还是我哥?”

“要是我哥知道,你在他死后不到一年就被18岁的我压在身下,你觉得他还会要你吗?”第7章

傅商徽的声音冰冷刺骨,将虞锦纾六年的心意狠狠践踏在地,叫她疼的说不出话。

她的沉默让傅商徽的眸色愈来愈暗,风雨欲来。

虞锦纾却没发现,敛下眸底的痛色,发狠将人推开来:“你既然已经有了苏洛洛,我们就不该再这样。”

可她刚一起身,却被傅商徽拽住脚踝,一把拖到身下,随后撕咬般吻下来。

她崩溃捶打,挣扎,越是抗拒,男人的动作就越狠。

在一起六年,傅商徽从来没有这么疯过。

这场欢爱,就像野兽在撕咬,打架。

……

虞锦纾从这场噩梦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房间里早已没了男人的气息。

虞锦纾撑着疲惫回到深城,努力忘却掉发疯的那一晚,开始安排自己的后事。

纵然努力了六年,可她不得不承认,虞氏集团,她守不住。

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母亲留一点后路。

这几天,她也刻意避着傅商徽。

没想到,她今晚刚和人谈完买卖股份的事,出来还是遇见了熟人。

叶轩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将她拦住。

“锦纾姐,你快来救救命,前几天驿哥回来,脖子上的暧昧吻痕被苏洛洛看见,跟驿哥闹分手了。”

“驿哥这几天都在这儿喝酒,再这么喝下去人都得废,我们谁劝都没用,驿哥从前只听你的,你看你能不能把人带回去?”

虞锦纾尴尬退开一步:“抱歉,这个忙我帮不上。”

她不该和傅商徽再有牵扯。

谁知话音才落,左侧包厢的门忽然‘砰’的推开,傅商徽摇摇晃晃走出来,一双眼直勾勾锁在她身上。

虞锦纾闻着酒气,蹙眉刚要走,可男人却猛地扑上来抱住她:“媳妇儿,你来了……”

叶轩见状立马和两人拉开距离,根本不给虞锦纾反悔的机会:“那个……锦纾姐,驿哥就麻烦你了,我还有事要忙,辛苦你了。”

说完,就逃也似的跑没了影。

虞锦纾无奈,只好把抱着她不肯松手的男人带回公寓。

把男人放倒在沙发上,她才要走,傅商徽却忽然起身黏上来,将她压在沙发上:“媳妇儿,你一点都不爱我,就知道利用我伤害我。可是我还是爱你。”

虞锦纾心口刺痛,他从离开没有跟她说过‘爱’字。

这爱……并不是说给她听得的。

虞锦纾低头,对上傅商徽期盼的眼,就好像她就是他的唯一。

可此时此刻,他的情意越真,她的心越痛。

他的媳妇儿,不是她啊。

喉咙发紧,她扭头推开人:“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媳妇儿。”

话落,傅商徽却凑得更近,倔驴般笃定:“你是!”

酒气熏得虞锦纾眼睛发红,她推开人起身,一边扭头找手机:“你真的认错人了,我给你联系苏洛洛……”

男人却一把腾身,把她压在身下:“你就是我媳妇儿,我不会认错的。”

熟悉扯开遮挡,他了解她的身体,不过几下就如鱼得水的折腾起来。

醉酒的人,是不讲道理的。

屋顶的吊灯摇摇晃晃,转悠了一夜。

……

翌日天亮,虞锦纾睁眼起身,腰腿下地都发软。

下一瞬,就听见傅商徽温柔打着电话:“洛洛好媳妇儿,你别生气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近期新上映的电影,我给你包场给你赔罪。”

没有酒精的刺激,他不会再认错媳妇儿。

虞锦纾的心凉了半边。

傅商徽挂断电话,回头见她清醒,面无表情的冲她开口:“城东的项目给虞氏了,就当我昨晚糊涂喝醉的补偿。”

心口被刺的疼,虞锦纾死死抓着身下的被褥,但她向来有自知之明:“傅总大方,谢了。”

可她的妥协,反倒让傅商徽面上的情绪更难看,‘砰’的摔门离去。

虞锦纾再撑不住,‘哇’的吐出一大口血来。

疼痛从心口蔓延,她捂住心口艰难喘息,说不出是癌症让她痛,还是傅商徽的话让她更痛。

……

夜晚,虞锦纾特地吃了止痛药,才回到虞家。

进门就见母亲拿着一份项目合同,满脸笑容朝她走来:“这是商徽送上门的合作,我就说,只要你肯用对办法,一定能让他收心。”

“你听妈的,趁这个机会哄着傅商徽娶你,只有真正嫁进傅家,他们才会彻底出手帮我们虞氏集团起死回生……”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虞锦纾压抑的近乎窒息,她快要死了,还怎么守虞家?

她压着疲惫,第一次在母亲最高兴的时候给她泼冷水:“妈,合作项目并不能说明什么,傅商徽喜欢的是苏洛洛,我这辈子不可能再嫁给他——”

话音未落,虞母忽得狠狠甩来一巴掌!

“啪——”

“不孝女!你非要顶撞我,和我作对是不是?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不能嫁给傅商徽,那就去死!”

刹那,喉间血腥上涌,虞锦纾再压制不住。

她狼狈的转过身,匆匆离开。

刚推门出去,就和台阶下的傅商徽四目相对。第8章

大概是被凉透了心,已经没有了任何期待。

看到傅商徽的那一刻,虞锦纾鬼使神差的冲上去抱住了他的腰。

察觉到男人身子一僵,她以为他要推开她,手下抱的更紧:“求你别动,就当可怜可怜我,让我靠一靠……”

傅商徽愣住,这么多年,这还是她头一次冲他展露脆弱。

这种感觉……

等到他回神低头,却发现就这么一会,虞锦纾已经在他怀里睡着。

傅商徽默然一瞬,抬手将人抱进车里,带去了酒店。

将人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凝着女人在睡梦中也不安稳的脸,他才发现,这女人实在瘦的厉害。

他抬手靠近她的脸,这时,梦中人却呢喃一句:“阿凛……别离开我……”

傅商徽面色骤寒,冷眼收回手起身就走。

不久,‘砰’的一声关门声传来。

虞锦纾惊的一缩,抱着被子,却没有醒来。

……

第二天清晨。

虞锦纾被疼醒,一夜没吃止痛药,身上就像被千万根钢针刺入。

她哆嗦着起身,狼狈开门,可门一开,对面房间的门也正巧被打开。

傅商徽小心翼翼的搂着苏洛洛出来。1

双方视线在半空交汇,傅商徽立马嫌弃错开,却低头安慰怀里的女人:“抱歉,昨晚弄疼你了,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刹那,虞锦纾踉跄一步,宛如坠入荆棘丛。

昨天晚上,傅商徽和苏洛洛在她对面的房间共度春宵?

在虞锦纾愣神的间隙,苏洛洛又是娇羞一笑:“锦纾姐还在呢,别闹笑话,我没事儿,走吧。”

她拉着傅商徽的手离开,对视的间隙,虞锦纾清晰的看到了苏洛洛眼中的挑衅和得意。

虞锦纾攥紧手指,视线随着两人离去,看着男人体贴小心,一直到电梯门合上。

忽得,又‘哇’的一声吐出血。

疼痛来的猛烈,她眼前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