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苏瑶顾渊(苏瑶顾渊)小说在线阅读-最新小说苏瑶顾渊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0:08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电话那头,秦秘书愣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陆总,您的意思是离婚?”

顾渊直接挂了电话,那边的秦秘书轻轻眨眼,终于确定上司的意思——

一时间,她心中欢喜。

她不由得想,陆总离婚,她秦瑜近水楼台也不是没有机会。

她比白筱筱有优势多了!

……

半小时后,秦秘书带着张律师来到别墅。

书房里,气氛非常压抑。

佣人大概也察觉到了什么,送上咖啡后就连忙下楼了,她认得张律师,心中猜测先生要跟太太离婚了。

咖啡香醇,却无人喝。

顾渊站在落地窗前,夕阳余晖将他的身影拉成一道孤寂的弧度,他轻声说出他的意思,让张律师草拟出协议书来。

他给苏瑶的条件,不算优厚。

做了三年夫妻,他只给了她一套120平米的公寓,另外加上200万现金,陆家在B市是数一数二的,这种待遇传出去怕是遭人笑话。

但顾渊只想给她这么多!

他不无苛刻地想:苏瑶得到自由、就不该贪图太多,他们结婚时签了协议的,他这样待她已经仁至义尽。

可是,他内心仍是闷闷的。

顾渊自认为不是心软的人,

但这次,他却做了心软的事,或许是因为苏瑶趴在枕头上哭,又或者是因为她红着眼睛哀求他放过,又或者是看见她的日记本,看见她年少时对他的喜欢,让他想起那会儿她总是“顾渊、顾渊”地叫他。

其实他们的婚姻,也没有那么糟糕。

除了感情,其他的他现在都愿意给她,但苏瑶都不要了。

她不喜欢他了!

顾渊微微仰头,他眼眶莫名有些热,他想应该是佣人将暖气开得太足的原因。

身后,张律师将协议读了一遍。

“陆总,就照这样子吗?”

顾渊沉默片刻,转身缓缓走了过来,他拿起协议看了两遍拿起笔签字,只是签字时他握着笔半天未动。

签字离了婚,他跟苏瑶就不再是夫妻。

以后,没人再用那样的语调,小声叫顾渊了!

顾渊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叫舍不得,但在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迟疑也有些后悔……不该下这个决定的!

就这样放过她,未免,太便宜她了!

秦秘书一直注视他。

她亦是女人,她怎么会看不出顾渊对苏瑶的那份特殊的情感,再不喜欢再愤恨,也是睡了三年的。她曾经无意中撞见,顾渊在休息室里抱苏瑶,明明距离年度股东会议只剩下半小时了,但是男人却将小妻子按在床尾,衣服也没有脱净,就那样一手扣住她细腕,一手握着她细腰地弄……

她看见,顾渊一直盯着苏瑶的小脸。

他的目光很专注。

后来开会,他心情很好很好……

想起那些,秦秘书心头发酸,轻声提醒:“陆总?”

顾渊回神,他盯着那协议上的空白又看了几秒,终于还是提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完字后,他让秦秘书二人离开。

他在书房,独自站了很久。

晚上,佣人在外面敲门:“先生饭做好了,您下楼吃吗?”

顾渊没什么胃口。

他换了套衣服出门,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让司机开的车。

司机侧身问:“陆总,咱们去哪?”

顾渊淡道:“去陆氏医院。”

他现在去医院,将离婚协议交给苏瑶让她签字……等她签好字进入离婚流程,他们就不再是夫妻,所有的恩与怨都一笔勾销了。

司机看出他心情不好,一路上尽量少说话。半小时后,车停到了医院的停车场。

顾渊是独自上楼的,保镖看见他过来轻唤一声:“陆总。”

顾渊点了下头,

走了几步他又回头问:“有人来过吗?”

保镖先是摇头,随即又像想起了什么:“有家蛋糕店送来一个蛋糕,说是太太生日,一个朋友送的。”

顾渊以为是林萧。

但当他走到病房门口,透过白色玻璃看见那蛋糕的样子时,他就知道不是林萧而是贺季棠……他亲爱的贺师兄。

小小的8寸蛋糕,非常可爱。

深蓝星空、黄色的小星星,迷你的小帐篷,还有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坐在帐篷里面,双手合十在许愿……

病房里,苏瑶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蛋糕。

她的神情很少女,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藏着无数的小星星。

她整个人都很柔软,像极了新婚时的样子,那时候她看向他的时候眼神也是亮晶晶的……但此时,她的柔软因为其他男人。

一个蛋糕,就让她这么高兴!

顾渊又想起她那句话,她说,顾渊我不喜欢你了。

那么,她是喜欢上了贺季棠吗?

顾渊面色越来越沉,最后化为一声嗤笑——

他忽然,不想放过苏瑶了!

那份文件被他拿出来,直接撕成了两半变成了一堆废纸……

……

苏瑶正要切蛋糕。

顾渊推门而入,出现在病房。

她看见他小脸微微苍白,下意识想藏起蛋糕……这是苏瑶被他软禁后唯一能拥有的珍贵东西,是她童年的美好回忆。

她知道是谁送的,

她没有发微信感谢,也没有打电话,她只是领了这份情。

苏瑶仰头望着顾渊。

半晌,顾渊走到她身边坐下,他的目光落在蛋糕上又移向苏瑶的小脸,声音出奇温柔:“生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中午佣人给你下了一碗长寿面,我吃掉了!现在我们一起吃蛋糕,给你过个生日?”

“顾渊!”

苏瑶很了解他,她仰头望他,嘴唇微颤。

顾渊微微一笑。

他伸手轻轻抚摸她的红唇,修长手指带了些轻佻的意思,等他摸够了才温柔轻喃:“贺师兄送的蛋糕,味道应该不错!”

他又问:“你喜欢他?”

苏瑶轻轻合眼:“没有!顾渊,我没有!”

顾渊仍是淡笑。

他倾身凑到她耳边,嗓音低低哑哑的:“随便问问,这么紧张干什么!陆太太,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否则我真不知道找谁出气才好!动你舍不得,动了贺师兄,你大概也要心疼!”

苏瑶近乎崩溃:“顾渊,你究竟想怎么样?”

话音落,她被他抱起来放到床上。

苏瑶想反抗,随即他轻轻一扯就将她的病服脱了下来,轻易缚住她的受伤的手臂,不让她乱动伤着自己。

暗色床单,映着雪白身体。

顾渊在灯下细细欣赏她,一直以来,他都很喜欢这副身子。

他没有粗暴地对她,

他慢条斯理、软磨硬泡,他盯着她的小脸,像是要将她那点儿皮肉都看清楚一般。

非但如此,

他还伏在她耳边,说着那些让苏瑶不堪的下流话:“你第一次来感觉,是我们结婚三个月以后。明明那么对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