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宫墙柳:许天下为聘历史小说 推荐排行榜热文舒婧容司徒白

2023-11-28 17:19:19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颜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将司徒白的心牢牢的抓在手里。

想到这里,温若颜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舒婧容活着的时候斗不过她,就算死了也别想越过她!

司徒白等了许久,随从还没有回来,“等漠北回来之后,让他去书房找我。”留下一句话之后,司徒白头也不回的出了院子。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温若颜一眼,虽然她有把握抓住司徒白的心,但是现在被司徒白这样漠视,温若颜的心里又是一阵气愤。

第15章 究竟有多少事瞒住他

回到自己院子之后,温若颜不管不顾的砸碎了很多的花瓶。

“侧妃娘娘……”陪嫁丫鬟的话还没有说完,温若颜一巴掌就打了上去,“我不是说过了吗,没人的时候喊我王妃,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的心到底向着谁?”

温若颜一边打着一边骂着,还掐着陪嫁丫鬟的手臂,看上去和市井泼妇没两样。

陪嫁丫鬟不敢还手,只能躲避着,这无疑更加让温若颜气不打一处来。

“你这个贱蹄子,连主子的话都不放在心上了,要你还有何用?”

“舒婧容那个贱人死了便死了,现在竟然还要霸着王爷的心……亏我费了这么大的劲……”

温若颜骂骂咧咧着,一点都没有平时温婉的形象,司徒白的一只脚跨进了院子,硬生生的缩了回去。

听着里面的动静,司徒白不悦的蹙了蹙眉头,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厌恶。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一样,还没等司徒白反应过来,就又消失了。6

司徒白本来就是习武中人,听力自然比一般人要好,何况屋内这么大动静,司徒白早就将一切的话都听进了耳朵里。

不敢相信平时那个温婉细语的女人,竟然会变得如市井泼妇一般如此打骂下人。

司徒白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他现在来是有事找温若颜的,却没有想到他的这个不经意,竟然让他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

“王爷……您什么时候来的?”温若颜的手还停在半空之中,门口的一抹月白色的身影,温若颜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司徒白眼里的冷意更甚,到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在试探他的心思吗?

他竟然都不知道,平日里做出一副温婉柔弱的样子,私底下竟然如此恶毒嚣张跋扈。

司徒白的眼眸垂了垂,敛去了眼中的冷意,他倒是想要看看温若颜这个女人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

司徒白的唇角微微勾起了一抹笑容,月牙白的衣衫,随着步子的走动翩翩起舞,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大抵就是司徒白这样的人吧。

“我也是才到,就听到你在教训你的丫鬟,可是你的丫鬟做错了什么事情?”司徒白的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温若颜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动作很细微,但是还是被司徒白给敏锐的捕捉到了。

司徒白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假装没有看到温若颜松气的样子。

“这个丫头啊,毛手毛脚的打碎了王爷送给我的手镯呢。”温若颜抿唇笑着,但是目光落在丫鬟的身上是闪过一丝的狠厉。

“不过是一个手镯罢了,若是爱妃喜欢的话,本王多送你几个又有何妨。”

温若颜的眉宇间闪烁着高兴,施施然走到司徒白的面前,刻意压低了声音,委屈说道,“王爷这三个月来,可是从未踏进我房中,妾身想您想得紧呢。”

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司徒白的胸前轻挑着,声音温婉动听,犹如黄鹂鸟一般清脆,用带着一丝江南女子才有的柔情。

第16章 怀疑

若是在平时,司徒白是很受用的,但是现在他的心里竟然想要推开这只手。

强压下心中的不快,司徒白的眸光微微闪了闪,轻叹了一口气,司徒白径自坐在了椅子上。

“爱妃,本王这次过来是有事要问你。”司徒白的眉头微微蹙了蹙,温若颜大胆的坐在了司徒白的腿上,见司徒白没有任何不高兴的神色,便放心下来。

“王爷,妾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温若颜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若不是刚才司徒白亲眼看见温若颜如市井泼妇一般,是不会和现在的她联系起来的。

“本王知道,馨容在闺中的时候,是与你多年的好友,所以本王想馨容的事情,你应该知道的很多。”

昨天一夜,司徒白想了很多,当初的事情,大部分都是经温若颜的口告诉他自己的,他几乎都没有怎么派人去查证这些事情是否属实。

刚才司徒白又在门外见到了温若颜与平时不一样的面目对于温若颜以前说的话,不禁有些怀疑起来。

温若颜垂着头,眼中闪过一丝的恨意,心中暗想:舒馨容真是和舒婧容一样贱,贱到骨子里去了,都死了这么久的人了,竟然还让王爷念念不忘!

虽然心里恨着,但是温若颜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的不高兴,“王爷,妾身虽然和馨容妹妹是多年的好友,但是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王爷了。”

“现在害死馨容妹妹的人已经死了,我想馨容妹妹在天之灵也可以得到安慰了。”

舒婧容已经死了三个月,温若颜还不忘再利用一下她,她知道这些日子,司徒白一直在想着舒婧容,她就是要再次提醒司徒白,舒馨容就是舒婧容害死的。

就算她们死了,温若颜也不想,司徒白的心里还念着两个死人。

司徒白抿着唇,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皱着眉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是以前的话,温若颜说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她,M.L.Z.L.因为在他的心里,舒婧容就是一个十恶不赦,心如蛇蝎的女人。

但是现在,司徒白的心里已经有些怀疑温若颜说的话了。

见司徒白不说话,温若颜微微抬头,唇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雪白的玉臂,搂上了司徒白的脖子。

气息如兰呵在司徒白的耳垂处,“王爷,妾身的身子已经好了不如让妾身为王爷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小世子?”

温婉柔情的声音,充满了魅惑,柔软的胸部轻轻的在司徒白的身上蹭着,这无疑是赤裸裸的勾引!

但是现在司徒白却没有任何的心思去欣赏美人在怀,馨香入骨的样子。

一把推开温若颜,司徒白只知道站了起身,“本王现在还有事务要处理,等我有空再来看爱妃你。”

说完,司徒白毫不犹豫的就离开了温若颜的院子。

第17章 金钗

温若颜并未做他想,只以为司徒白是想起了舒馨容,才会对她如此冷漠。

舒馨容,看来本妃真是小瞧了你的影响力,死了这么久了,竟然还能让王爷的心,放在你身上。

温若颜愤愤的想着,眼中的恨意渐深,许久,温若颜言才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得尽快为王爷怀个孩子,只要有了孩子,什么都有依靠了。

只是自己的这身子……温若颜的眸子闪了闪,前两次都是因为故意设计,想要陷害舒婧容,哪里是真怀孕呢。

自己的身子又没有问题,为何会久久怀不上孩子呢?温若颜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眼中难得的闪过了一丝的柔情。

司徒白回到书房的时候,见他派去打探金钗的小厮已经回来了。

“事情查探的怎么样了?”司徒白轻抿了一口茶,茶香清冽,萦绕在舌尖,让司徒白紧绷着的心也微微放松下来。

“王爷,这支金钗是舒夫人在舒大小姐及昇宴上送给她的礼物。”

舒大小姐?那岂不是舒婧容?司徒白的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仿佛他多年来的信念也崩塌了。

不,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怎么会是这样的,这支金钗怎么会是舒婧容的呢?

司徒白的心突然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心里突然窜出来一样。

“这只金钗可有被舒婧容送过别人,比如她的庶妹舒馨容?”

司徒白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起来,语气也有一些苍白无力。

小厮微微蹙了蹙眉头,想起聚宝斋老板说的话,恭恭敬敬的答道,“王爷,小的听聚宝斋的老板说,这支金钗是当初舒夫人为舒大小姐也就是王妃做的,上面刻有王妃小名,不存在送人的可能。”

若是小厮刚才说的话还让司徒白心存侥幸,但是此刻,司徒白的心里就已经有七八分的确定了。

“你先下去吧。”司徒白摆了摆手,小厮见自家王爷心情不好,很识趣的离开了。

看着手里的金钗,司徒白的手指轻轻拂过上面的蝴蝶。

现在司徒白已经可以基本确认,舒婧容就是当天救他的女子。

心仿佛被针扎似的疼痛着,司徒白咬着唇,回想着舒婧容嫁进他王府的日子。

他不是对她打骂动辄,就是对她侮辱践踏,最后竟然亲自赐了她一杯毒酒。

司徒白还记得,舒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