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韩云雅陆锋泽小说》在线阅读-韩云雅陆锋泽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0:00 19
2023-11-28 19
点击阅读全文

看着她清瘦的背影,陆锋泽心尖陡然涌上异样。

他捏紧手中的钥匙,怔了好一会才回军区。

……

彼时。

韩云雅顶着风雪回了家,将屋里屋外细细打扫了一遍。

她小心翼翼将阿妈的照片收进里衣的口袋,收了几件衣服,便背着包朝村外走去。

阿妈已经离开,她没了工作和羁绊,再留下也没了意义。

她想好好去看看祖国的大好山河,带着阿妈的那一份一起。

韩云雅看了眼渐渐灰暗的天色,向街边的同志打听了路,决定抄小路去火车站。

不想刚进巷子没多久,身后便传来脚步声。

韩云雅心下一沉,故意放慢步伐想试探对方是不是故意跟踪。

未料下一秒,一只手猛然从背后伸出来,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她骤然紧缩的瞳孔映出了匕首霎时逼近的寒芒!

下一瞬,她只感觉腰后一凉,刀尖深深没入!

“陆锋泽那个畜生,敢害死我哥,我也让他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身后的人粗粝地笑了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匕首猛然拔出,血珠飞溅!

“他再藏着掖着有什么用?老子照样能杀了你!贱人!你去死!”

韩云雅忍着疼用尽全力挣扎,才说出几个音节。1

“不……救命……”

那人却置若罔闻,发了狂般一刀接一刀胡乱又凶狠地捅在她身上。

韩云雅动了动唇,和陆锋泽离婚的话终究还没说出口,就像破布娃娃般倒在血泊中……

“你要怪就怪陆锋泽,谁叫你是他的女人?”那人蹲在她身旁,冷冷地说。

雪花纷纷扬扬落下,雪白的大地慢慢被汩汩流出的鲜血,染成一朵艳丽的花。

耳畔狂风呼啸,韩云雅只觉得冷。

为什么,她还是逃不过凄惨死去的命运?

是不是只要她和陆锋泽纠缠过σwzλ,就算如何补救,都只是徒劳?

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用尽最后一口气,抬手捂住心口阿妈的照片。

阿妈……

……

另一边。

陆锋泽回到军区,心里却始终想着那一纸离婚报告,和韩云雅清瘦的背影。

直到手背一烫,他才猛然回神关掉眼前的热水,端着搪瓷水缸离开。

思绪间,他无意识走到了之前韩云雅工作的宣传部。

陆锋泽脚步一顿,正要离开。

却听见乔知滟张扬的声音传来:“姐,上次多亏了你帮我,韩云雅终于滚了。”

陆锋泽顿住脚步,狐疑地皱起眉,乔知滟怎么会在这里?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个女人得意地说:“不过就是在稿子里加了点料而已,不算什么,我就是单纯看不惯她勾搭陆营长,真恶心!”

另一个女人带着讨好附和:“听说她妈都因为这件事两腿一蹬气死了,真是报应!”

“呵。”乔知滟轻蔑地笑了笑,“她妈是被村民推倒了摔死的……那些土包子,只要稍微煽风点火,他们就会冲在最前面。”

“我早就跟她说过,我有本事让她被通报批评,也同样能让她在这里待不下去……”

陆锋泽握着搪瓷缸杯的指尖发白!

他从没想过,是乔知滟故意找人合谋污蔑韩云雅!

更没想到,自己从头到尾都误会了韩云雅。

陆锋泽面沉如水,正要推门进去。

身后忽然传来付师长的呼声:“锋泽!”

他神情凝重:“之前被你抓进牢里的胡万临前段时间出来了,这段时间命案不断,一连死了好几个军属,公安那边怀疑胡万临是凶手,你去公安支援一下,务必抓他归案!”

陆锋泽心口像是猛然被砸了下,手一颤,搪瓷缸子摔在地上,热水洒了一地!

付师长担忧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陆锋泽脸色发白,脑子里莫名闪过韩云雅浑身是血的模样。

可转念一想,韩云雅在老家,怎么可能会出事。

等这次任务完成,他再和她好好聊聊。

其实这么久以来,他并不是对她毫无感情,只是有时候气她不知轻重而已。

何况结婚又不是儿戏,怎么能说离就离?

陆锋泽稳住心神,和付师长打了声招呼,匆匆集结了队伍离开。

一连两天,陆锋泽都在公安布局抓胡万临。

他日夜不眠,就等着抓到胡万临后去找韩云雅。

终于,第三天凌晨,士兵急匆匆跑来报告:“陆营长!人抓到了!只是我们在逃犯藏身之处发现了……”

士兵脸色为难,似是难以开口。

陆锋泽心头忽然猛的一跳:“发现了什么!?”

士兵惨白着脸接上了下半句:“发现了韩云雅同志的遗体!”

第10章

遗体……

遗体!

这句话落在陆锋泽耳朵里,不亚于一声平地惊雷。

一直在心头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陆锋泽的心紧紧绞起,尖锐而汹涌的痛觉让他呼吸不畅,一向如松如柏的男人竟捂着心口弯下了腰。

“营长,您没事吧?”那士兵慌忙上前。

陆锋泽摆了摆手,重新站直。

再抬起头时,一向漆黑淡漠的双眸通红一片。

“她的……遗体,在哪里?”他的声音因劳累和情绪而沙哑至极。

“遗体”二字,就像是卡在喉头的尖锐石子,随着声带的颤动而硌得他喉咙生疼,仿佛带着血气涌到口中。

士兵说:“被公安的同志带去殡仪馆了,说是要等家属去认领……”

“我就是她的家属!带我过去!”陆锋泽攥紧了手,咬牙道。

士兵愣了瞬,下意识想说:上次开大会的时候你不是还说对她只有同志的情谊吗?难道韩云雅说的其实是真的?

但触及到陆锋泽眼里深切而汹涌的情绪,到了嘴边的话被他强行咽下:“是!”

军车在殡仪馆前停下。

这是县里唯一一家殡仪馆,警局没有专门解剖的地方,尸体一般都送往这里。0

一个便衣警察迎上来:“陆营长,您是来认领遗体的?”

陆锋泽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眼中也失了焦距一般,任谁都看得出他此刻已经濒临崩溃。

他点了点头,低声说:“我……我是韩云雅的家属。”

那警察闻言,眼中立刻多出几分复杂的情绪。

他似是有些怜悯地看了眼陆锋泽,说:“跟我来吧。”

陆锋泽独自跟着警察往里走去。

走向停尸房的路上,警察有些犹豫地低声说:“陆营长,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陆锋泽紧攥的手收的更紧,握得自己生疼。

“嗯。”他哑声应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那胡万临就是来为自己还有他死去的哥哥复仇的。

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这个开枪击毙了胡万临哥哥、又亲手将他擒住的人。

对他身边的人,胡万临一定会下死手,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对待……

理智让他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一想到韩云雅跟他结婚没ʍλzλ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却反而被害得丢了性命,甚至可能死状凄惨。

尖锐的痛楚就像刀片一般在心上反复割磨。

“到了。”警察打开了停尸房的门,站在门边说,“就在这里。”

停尸房正中央摆着一张解剖台,上面躺着一个单薄的身影,白布盖过了头顶。

陆锋泽仿佛被钉在了原地,一时迈不动步子。

警察也不催促,默默候在一旁。

半晌,他才缓缓迈步朝里走去,每一步都仿佛千钧重。

越靠近解剖台,他的呼吸就越沉重,心跳得也越急促。

连打仗都不怕的男人,此时竟然感觉到强烈的恐惧与排斥。

他害怕拉开那张单薄的白布,害怕面对某些不得不面对的事实……

想到这里,他伸出的手下意识往回缩了下,随即颤得更厉害。

他深深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拉下蒙在韩云雅身上的白布。

那张精致恬静的脸猝然出现在眼前,毫无血色,苍白至极!

而那双总是含着两汪水、或嗔或羞的眸子此刻紧闭着,再也不会睁开了。

“韩云雅……”陆锋泽手一颤,白布褪到韩云雅的肩下。

这是他的妻子,青梅竹马十几年,结婚三年,他头一次见到她不着寸缕的模样,竟然是在解剖台……

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刺目至极!

第11章

警察在一旁低声说:“被害者身中十三刀,有几刀正中心脏、颈动脉等要害。”

陆锋泽踉跄了一步,勉强撑着解剖台,才没有让自己倒下。

十三刀……她该有多痛?!

“被害者身上还有许多其他伤痕,是死后造成的。”警察补充道。

有严重的报复倾向。

这后半句,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没忍心说出口。

这个男人此刻双目通红,看起来已经经不起一丝打击了。

“她……她是什么时候出的事?”陆锋泽哑着嗓子问。

警察回答道:“死亡时间在昨天上午十点四十到十一点之间。”

陆锋泽只觉得那些刀都捅在了自己心上。

昨天上午……他刚和韩云雅见过面!

也就是说,在韩云雅把离婚报告和钥匙还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