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温沅沅景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温沅沅景策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2023-11-28 17:14:26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陛下那么宠爱主子,自然不会让她有事。

国师殿。

殿内狂风大作,阴森非常。

还传来离木道长振振有词的念叨。

而景策就在一旁盯着。

离木忽地像被电了一样,身子一抽,便停了下来,转身朝景策躬身道:“陛下。”

景策往空中望了望,空无一人:“离木,你的招魂术,到底有没有用?”

离木忙道:“自然有用,按理来说,这么多次招魂,不可能没有动静,唯一能解释的便是皇后娘娘已经投胎转世。”

景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狠狠的瞪着他。

离木只感觉自己脖颈一凉:“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皇后娘娘附身在别人身上,臣上次算出来,皇后娘娘已经进宫,在陛下身边了。”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既然是在宫中,不管是人是鬼,你都给朕找出来!”

说完,景策拂袖离去。

离木道长这才好似重获新生,松了一口气。

景策走出国师殿,便见一个宫女远远跑来。

“护驾!”周全连忙挡在景策身前。

待到宫女走进,景策眯着眼,认出她好像是温双双的宫女。

想起温双双,心情更加不佳。

为何她不是温沅沅!

秦香突破不了侍卫的包围圈,只能就地跪下,磕头哭喊道:“陛下,求您救救我们家小姐吧!”

第二十六章

景策挥手,侍卫们才侧身让出一条路来。

他走到秦香面前,居高临下问:“你家小姐怎么了?”

秦香仿佛看到了希望,哽咽着道:“小姐发烧了,可是皇贵妃娘娘吩咐让太医给各宫娘娘请平安脉,奴婢找不到太医给小姐看病。”

景策蹙眉:“去瞧瞧!”

说完迈步向桐曦宫走去。

温沅沅感觉自己置身火海,仿佛要烧起来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五年前一样。

整个灵魂都被燃烧起来。

她是不是又要死了?

她恍惚记起,有一次,她与景策还在王府时便生病了。

从小她身子便康健无比,那一次却病来如山倒,可把两人折腾坏了。

她身子舒服,便一直缠着景策,哪里都不愿让他去。

而景策也用尽了所有的耐心哄着她。

她也是头一次喝那又苦又涩的药汁,便耍赖不喝。

而景策会温柔的哄着她:“只要你多喝药,明日便陪你去郊外骑马。”

那时正是景策忙着对付其他的皇子的重要时期,每日都很忙,而她又要学着中原的规矩,自是高兴的。

……

桐曦宫。

太医刚好替温沅沅把完脉,向景策回禀:“陛下,只要用湿帕子替娘娘擦拭,娘娘今夜便可退烧了。”

景策点头,随后便屏退左右,屋内只剩下他和温沅沅两人。

他走到床榻边坐下,看着她的面容。

他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不多时,秦香便熬了药端进来,喂给温沅沅。

岂料只喝了一口,在昏睡中的温沅沅便苦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只是一个小表情,景策一瞬又在她身上看到了温沅沅的影子,不由开口:“朕来吧。”

为何在别人身上都找不到温沅沅的影子,偏偏在她身上见到,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秦香犹豫了一瞬,还是将药给了景策,然后便退了下去。

景策将温沅沅扶起来。

温沅沅感受到一股熟悉的龙涎香的味道,下意识便往他身上靠去。

景策淡淡道:“喝药吧,殊婕妤。”

一口药喂到温沅沅嘴里,她便不再喝,晕晕乎乎地开口:“王爷,我不想喝药。”

温沅沅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倒是景策愣住了。

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终试探道:“只要你乖乖喝了药,明日我带你去马场骑马如何?”

景策静静的等着她的回答,可等了半晌,却没有回应。

他心底隐隐散发着失望。

喂她喝完药,景策便打算离开,可走至门口,却遇见秦香。

秦香停下向他行礼时,忽地被他瞥见一个簪子,上面是一朵漠北的格桑花。

他启唇:“等等!”

秦香战战兢兢的站在他面前,紧紧的攥着手上的簪子。

面对高高在上的帝王,她很是害怕。

景策指着簪子问道:“这是什么?”

秦香绷着一根弦:“回陛下,这簪子是婕妤托太监从宫外买回来的。”

景策又问,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婕妤是大周人,怎会买漠北的首饰?”

秦香颤声回禀:“奴婢也不知道,小姐子入宫以来,爱好就和从前不一样了,不止对漠北很了,还……”

景策急声问:“还什么?”

秦香被一吓,毫无保留道:“性子也变了,再也不会任人欺辱,就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这一刻,景策脑海“轰”的炸开,只想到一个词,借尸还魂!

第二十七章

景策联想到离木说的,沅儿已经回到了身边。

那时刚好是温双双入宫不久。

而这次一招魂,温双双便不舒服。

漠北的首饰……

还有刚才她迷迷糊糊间说的那些话……

这一桩桩一件件,令景策心底在叫嚣,温双双就是温沅沅!

想到这,景策再也恩耐不住,转身又朝寝殿内走去。

风吹过,鼓动着衣袍。

屋内,喝过药温沅沅好多了,迷迷糊糊中醒过来,撑着从床上坐起。

她好似梦到以前和景策的事情了。

温沅沅一手揉着脑袋,也不知道为何会想起过去和景策的事情。

不过是虚情假意罢了!

甩甩头,温沅沅就将这些记忆都甩出脑海,正要下床,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寝殿的门被一脚踢开。

温沅沅抬头看去,便见景策气势汹汹走来。

她脚一软,便摔倒了,便要摔倒,可下一刻,她便落入景策的怀抱。

“陛下?!”温沅沅心中有一种不安,景策不是生气了吗,为何会在这里?

可这个问题显然不在景策的考虑之类,将她打横抱起,放倒床上,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你还病着,下床做什么?想要什么,跟朕说。”

温沅沅一怔一怔的开口:“想要水。”

景策连忙转头就去桌上倒了水,亲自喂到她唇边。

温沅沅那双黑黢黢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她。

景策勾唇道:“看着朕做什么?”

温沅沅看着他这反常的模样,不由开口问:“陛下是把妾身当成明德皇后了吗?”

景策蹙了蹙眉。

现在沅儿只当自己温双双,关于明德皇后的事情都忘记了,所以才把自己当成自己的替身。

还有痕儿……

他心中有一丝侥幸。

不记得也好,以后,他会很宠爱她,为她创造新的回忆。

“皇贵妃的话不可信,你别信她。”

“前段时间是朕对不起你,今日我便解除你的禁足,再封你为昭仪。”说完,又环顾四周,蹙眉不满道,“这里小了些,往后就住在景仁宫如何?”

温沅沅愣愣的看着他,心中有大堆疑问。

可她不断在心中提醒自己,自己此刻是温双双。

只能乖乖承受皇帝的恩宠。

温沅沅苍白的脸颊泛着潮红:“多谢陛下。”

景策一时间感慨万千,开口,嗓音低沉极点:“往后我会对你更好。”

哄着温沅沅睡着,景策就这么看着她的睡颜,弯下腰,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沅儿,我想你,想得太久了。

久到我都以为我快疯了。

幸好你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翌日,温沅沅被晋升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