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陆华婉顾明旭豪门小说《陆华婉顾明旭》最新章阅读-陆华婉顾明旭小说今日更新

2023-11-28 17:20:39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平平会好的。”顾明旭柔声。

白珊:“我也曾经无数次这么安慰自己,但是老天就是不开眼,适龄孩童的肾源本来就紧张,平平还是熊猫血,排队三年的队,还不容易找了肾源,为什么那个人是个大人?体积过大没办法用!”

“不要担心,我已经安排人重新去找了,这次去了库兹国的山里,听说那边熊猫血的人相对来说比较多,一定能找到!”

“明旭!明旭!”

白珊语气忽然变急,癫狂又欣喜:“华婉不是怀孕了吗?你和墨奇是亲兄弟,华婉孩子的肾肯定可以用!”

陆华婉站在门外,头像是被横来的棍子猛地闷了一下,耳蜗嗡嗡的,眼睛也发黑,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难怪,之前他那么坚决不要这个孩子,今天倒是很痛快地同意了,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虎毒不食子,为了白珊,他倒是什么原则都不要了,那她呢?

她算什么?

......

陆华婉不晓得是怎么逃开公司的,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已经到郊外的一栋小别墅前。

一个老妇人走了出来看到她,满脸讶异,“小姐?”

“姆妈!”陆华婉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她,夺眶的泪水打湿了姆妈的肩膀。

父母去世后,姆妈是她唯一的亲人了,她将她安置在郊区,偶尔便回来看看。

“不怕不怕,出什么事了,有姆妈在。”

姆妈的手,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拍在后背上,像下时候哄她睡一般都是安心的力量。

姆妈越是安慰,陆华婉的眼泪滚得更凶,像是要把这三年全部的委屈都哭出来。

她从来都不坚强,只是找不到可以依靠的肩膀。

曾经她以为顾明旭会是她的港湾,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

有时候家就是这么神奇,无论受了多大的伤,总能在这里慢慢平复。

陆华婉平复好心情,已经过了半月。

这半月的时间,姆妈每天变着法地给她做好吃的,温言细语地照顾,至于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愿意说,姆妈也不问。

她关掉了所有的通讯设备,如同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人会来打扰她。

怀孕后,她变得很嗜睡。

这天,陆华婉是被吵醒的。

下楼的时候看到客厅坐着一个熟悉的人,顾明旭的奶奶。

“奶奶,您怎么来了?”

“这么大的喜事,为什么不跟奶奶说一声?”顾老夫人说着就开始抹眼泪,视线却温柔地落在陆华婉已经微微有起伏的小腹上。

喜事?

陆华婉咽下喉头的苦涩,才不至于露出难堪的神色,“头几个月还不是太稳,医生说要静养,我怕你担心,想着等稳妥了再告诉你。”

扯了个半真半假的慌,静养是真,至于顾家其他人,她还真没打算告诉。

说了,有什么用呢?

手背手心都是肉,只会让老人更为难。

“那现在怎么样?”顾老太太伸手过来,想要摸摸。

陆华婉下意识避开了,又觉得自己的动作伤人。

连忙安慰道:“放心吧奶奶,都好着呢,我就是姆妈看着出生的,她经验足,不会有事。”

老太太尴尬地收回手,连说了两句“那就好”、“那就好”。

大概觉察出她的不自在,于是又开口,直明来意,

“华婉啊,我觉得吧,你还是跟我回老宅吧,你说你现在这种情况住在娘家,传出去不太好。”

传出去不太好?

陆华婉心尖有点凉,但她也习惯了,表情淡淡的。

她嫁到顾家,是顾老夫人的意思,嫁过去后,顾老夫人对她好也是真的,但一旦涉及到家族颜面和利益,她陆华婉的感受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就像这话,住娘家不好,难道住进豺狼虎豹整天算计她孩子的顾家,就能好?

她笑笑,摇着头:“我就在这里,挺好。”

至少不会看到某些人,心里添堵,心境平静。

“反正知道我们结婚的,外人没几个。”陆华婉补充说。

顾奶奶果然不高兴了,“你一直都是挺大度的孩子,这次怎么就钻牛角尖了呢?明旭那小子,嘴巴又不甜,不会哄人,就算惹你生气,他也跟锯嘴葫芦一样,不晓得说什么。但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对人从来不会有坏心眼。”

“这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你也不能一直这样啊?难道还想坚持到孩子出生都没有父亲在身边?”

啪的一声,地砖上碎裂的玻璃杯,打断了顾老夫人后面要说的话。

陆华婉缓缓站起来,弯腰去收拾地上的杯瓷片,外面候着的姆妈一听到动静,连忙赶过来,抢过她手里的瓷片让她不要动,自己来收拾。

陆华婉缓缓站起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柔韧,“奶奶,有些东西,就像这看上去不小心打碎的杯子一样,现在想要恢复原样,强行拼凑,也是会漏水。所以抱歉,我们的事,还请你不要再说了。”

......

大家都是点到即止的聪明人,顾老太太沉默半晌,终于还是干了一口气,“罢了,华婉啊,你想在娘家住,就住吧,要是想回来,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不知道你和明旭究竟是因为什么闹成这样,但无论如何,这个孩子是顾家的。”

“我懂。”陆华婉神色柔和很多,“这孩子以后闹着太奶奶你,你可别嫌烦。”

“怎么会?我只盼着多几个叫我太奶奶。”得到陆华婉的肯定回复,老夫人只能唏嘘着算是放心离开。

陆华婉把人送到门口,又搀着她上了车,还嘱咐司机开慢一点。

“嗯。”司机浅浅地应了一声,陆华婉没在意,一直站在原地很久,直到车子都看不到影了,还在原地出神。

“有什么不妥吗?”姆妈感受到她神色里的凝重。

陆华婉摇摇头,“没事,就是觉得那个司机,有点奇怪。”

“需要打电话提醒一下顾老夫人吗?”

“不用。”

“可能是我看错了吧。”陆华婉,转身朝院子走去。

车上。

戴着宽大帽檐,黑口罩的“司机”先生,沉声开口,“她怎么样?”

“哼!”顾老太太没好脸色,“怎么样你自己不进去看!”

车内恢复静默。

......

陆华婉又做梦了——

梦里父亲依然天天在外花天酒地,烂赌成性,母亲忙公司的事分身乏术,还要时不时被高利贷带去还赌债。

每次母亲气得要离婚,父亲都磕头痛哭,赌咒发誓一定改过自新,可是这样的玩笑话,最终还是被赌场吞没。

陆家三代人的基业,就败在了父亲这根金宝一样的独苗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