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严谡(离职后傲娇老板竟成了我前妻)抖音热推新书-严谡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3-11-28 17:10:27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颜欣怡手快,马上就扫了码,老和尚微微一笑,“施主请!”

静静的看着桌子上那只签,老和尚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严谡站到了颜欣怡身前,问道:“大师,可有善解?”

严谡说的是“善解”,老和尚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意思,也明白他已经看出了这只签的问题。

老和尚思索良久,缓缓说道:“女施主,你命里子星衰微,儿女缘薄;情深不寿,不可强求。”

几句话说完,颜欣怡颤抖了一下,紧紧的靠住了严谡。

严谡看了一眼老和尚,却也无可奈何。

爷爷有言,整个青州这个老和尚最准。

温柔聪慧如颜欣怡,竟得了一只下下签,严谡也没有想到。

临走之前,老和尚叫住了严谡,提醒道:“年轻人,莫向外求,还有一解。”

“请大师赐教!”严谡恭敬的说道,知道这是老和尚在授予禅机。

“莫向外求,但从心觅,行有不得,反求诸已。”

老和尚的话一直在严谡的心中回响,这是在提醒自已即使不得,也不要去强求,寻求内心的平静才是最重要的。

回望了一眼那位胖胖的老和尚,带着颜欣怡离开了寺门,继续向上登去。

“欣怡,就是个游戏,不要当真!”

颜欣怡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尽管严谡这么安慰,她还是听懂了老和尚那几句话的意思。

大雄宝殿,从来不拜佛的颜欣怡第一次下跪,虔诚的默念着自已的心愿。

严谡站在大门口,看着粉色的背影,心中一叹,为何上天如此不公。

带着颜欣怡去求了一串菩提,十八籽的已经都被抢购一空,只剩下一串纯白色的手串。

颜欣怡也不嫌弃,高兴的戴在了手上,钱是严谡付的,算是送给她的离别礼物。

夕阳西下,两个人慢慢的走下了山,路过半山腰的山门,小摊子早已无了影踪。

一路上,颜欣怡把玩着手串,十分欢喜。

“严谡哥哥,下个月20号我就要飞了,你安心忙自已的事情吧,不用来送我了。”

善解人意如此,严谡也是有点心酸。

颜欣怡明明知道他已经跟柳青在一起了,不会亲自来送她,颜欣怡还是贴心的替他找了理由。

严谡说道:“欣怡,你一定要幸福,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已。”

重重的点了点头,颜欣怡大声说道:“我会的,严谡哥哥!”

说完之后,两个人便各自转身,朝着不同的方向走了过去。

只是越走越远的严谡并不知道,身后有个女人一直目送着自已,眼泪默默的往下掉,却始终没有再开口喊住他。

这一次分离,或许就是永别了。

奇怪的是,就在这个周末之后,柳青竟然好几天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已,严谡心中一丝不安升了起来。

虽然不是黏人的性格,但是也不会几天不联系。

严谡主动打了两个电话过去,倒还是聊了很多,没有说任何工作上的事,都是互诉思念之苦。

放下电话的严谡陷入了深思,他知道,柳青如此表现,定然是有心事,只是不方便跟他说而已。

既然没有主动跟他说,那严谡就更没有理由去追问了。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所有的人都被裹挟着向前狂奔着,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严谡刚从工地视察回来,脚上残留着一些当地红土的残渍,于是在天合的大门口休整一下。

一群人忽然呼啦啦的从他的身边经过,严谡还未抬头,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严兄,你也在啊!”

阳光下的李耀文格外的显眼,金色的眼镜框闪着异样的光芒,严谡站了起来,平视着这位至行的大公子,说道:“李公子啊,怎么有空来天合啊?”

两个人热络的就跟好久不见的朋友一样,互相问候着彼此。

李耀文微微一笑,说道:“约了柳总谈事情,你不一起来吗?”

严谡一愣,李耀文约柳青谈事情,自已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看到严谡吃惊的样子,李耀文心里也是了然,打趣道:“严兄可能太忙了,这种小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了。”

说完就转身而去,带着那群人乌泱泱的涌入了天合的前台大厅。

严谡看着李耀文离去的身影,心里一股不好的念头升了起来,但是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何今天李耀文会突然造访天合。

一直到下班,严谡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手机上空空如也。

走到楼下,看着高层还亮着灯的地方,那里是集团最大的会议室,相信李耀文和柳青还在里面讨论着共同的话题吧。

然后,这一切都跟严谡无关,以他的级别是参与不到这种会面中去的。

双手往兜里一插,慢悠悠的朝地铁站走了过去。

还没走进地铁站,一个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严谡就笑了。

日料店格局都比较紧凑,严谡走进包间的时候还差点撞了头。

刘子杰赶忙站了起来,邀请严谡一起坐了下来。

满满一桌子海鲜,都是下午空运刚到的青州,依然非常新鲜。

清酒杯被斟满,两个人一起一饮而尽。

刘子杰经过上次的事情之后,反而成长了很多,让严谡刮目相看。

难怪都说,很多人的长大只是一夜之间。

“刘兄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请我吃饭啊!”

严谡笑道,跟刘子杰碰了个杯。

刘子杰身体前探,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

严谡哑然,自从跟刘氏达成了默契之后,刘子杰就负责居中接洽,传递两边的消息。

虽说没有大才,这些小事刘子杰倒是处理得十分得体。

尽管制衡了刘望海,但这也只是整个谋划的一个跳板。

于是,严谡答应了刘子杰,待事成之后会把当初质押的股份无偿还给他。

刘子杰喜出望外,于是自告奋勇来承担了一个联络官的角色。

而今天,刘子杰确实有重要的消息要告知严谡,只是这个消息一旦公之于众,前面所有的努力和关系都将分崩离析。

第131章 雾里看花

严谡不动声色,静静听着刘子杰绘声绘色的描述,说他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

虽然刘氏反了水,但是明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一切如初。

毕竟买凶杀人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刘望海还是拎得清的。

只是当严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里的酒杯晃了一下。

刘子杰说完,也是叹了口气,喝完了自已的杯中酒。

这件事对严谡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足以影响到接下来所有的一切。

然而,所有的东西在利益前面,都显得微不足道。

利益摆中间,道义放两旁。

这是严谡在当初蒋氏祠堂的事情上学到的道理。

严谡走出日料店的时候,脚步虽然稳健,节奏却乱了。

直到刘子杰的车尾灯消失在街角,严谡才缓缓半蹲了下来,颤抖着掏出了烟,慢慢让自已平静下来。

脑子里不断的思考和推演着,却始终如一团迷雾,无法看到可能的结果。

烟头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终于最后消失不见。

严谡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却不知不远处有一个人,远远的吊在后面,随时观察着四周的情况,隐入夜色,如同一个影子一样。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给青州蒙上一层烟雨气,让人无法看清这一切。

接下来的周一,各大媒体和社交媒体都置顶刊登了一则消息,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当严谡走进天合大楼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一股奇怪的气氛在公司里蔓延开来。

严谡跟往常一样走进了自已的办公室,该干嘛就干嘛,似乎完全没有被这个消息影响。

这只是一份工作,仅此而已。

中午吃饭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了柳青,隔着两桌人,两个人就这么错过,没有任何的交流。

柳青手上拿叉子挑着沙拉里的水果,眼睛却不时瞄向了角落里的严谡,心里乱成一团。

严谡吃的很快,拿着餐盘快速的送到了窗口,然后就离开了餐厅。

整个下午,柳青的日程都很满,为了应付今天消息带来的影响,她已经连续接见了好几位公司的高管,安抚大家的情绪。

而她最想见的那个男人,则在自已的办公室里,专心的在电脑上写着什么东西。

临近六点,终于见完了所有人,当柳青跑着到楼下的时候,气喘吁吁。

推开严谡办公室的门,看到男人还在里面,才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紧紧关上了门,柳青看着办公桌后的男人,眼中一股雾气升起,不知道是难过还是伤心。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严谡依然老神在在,跟没事人一样。

而她自已,这两天不敢找他,心已经纠结成一团乱麻了。

严谡走到柳青身前,轻轻握住了她的双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