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王想许明月(妄想过你)热门小说盘点在线阅读-王想许明月小说无弹窗

2023-11-28 17:12:33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看好哦。”

  她的左手慢慢移开,渐渐现出一个椭圆状的紫红色的果子还是瓜子盛置在女孩的掌心上,几乎遮住了她的整个手心。紫红色的皮由中破开露出了里面的白晶果肉。

第7章 八月瓜

  孙妄呆呆的看着她掌心的不明物,拧紧了眉,似乎在搜索脑中所见过的东西。

  王想第一次见孙妄出现这样的情绪,莫名的被可爱到。这还真的不怪她,孙妄平时不笑也没有什么表情时看起来确实让人有些害怕……但终归还是个十四岁的少年,还没完全长开的脸加上这呆惑的表情看起来确实可爱。

  【噗哈哈】

  王想忍不住笑了起来,却让孙妄更加不解了。

  “这个叫八月瓜,可甜可好吃了,我昨天刚刚去山上摘的!”王想将八月瓜放在孙妄的掌上,“送给你啦。”

  “送,送给我?”孙妄看着手上冰冰凉凉的八月瓜,却莫名的暖。

  “对啊,这个季节正好八月瓜熟了。”看孙妄迟迟没有动口,王想催促他道,“你吃一口试试?”

  “好。”

  果肉很嫩甜,冰冰凉凉的,很润口。

  孙妄吃过很多高档的水果,却唯独觉得这个果子溶进了世间所有的美好。

  “这果子,是你家种的吗?”

  “不是啊,山上自己结的野果。”王想如实回答。

  “很好吃。”孙妄连它的籽粒都吃了。

  “诶,忘了告诉你不要吃它的籽!”王想懊悔的道。

  “不,不能吃吗?”

  “也,也不是,就是吐出来要好点,就像吃西瓜总得吐籽吧。”

  “嗯。”孙妄轻握着手上余留的果皮,盯着王想看。

  “我没有啦,就只有这一个了。”王想以为他还想吃,十分抱歉的说,“要不周末你来我家找我,我带你去找!”她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方法较好,刚刚从藤上摘下来的八月瓜是最鲜的。

  孙妄这次没有回答她,沉默到上课铃声响了他也没有开口。

  王想以为他不喜欢爬山,毕竟孙妄是大城市里来的,爬山爬树这些事他可能提不起兴趣吧:“或者我周一带来给你也行!”

  这一次交谈之后,孙妄就很少和她说话了,沉默得和刚刚来时一样。

  周五放学的时候,王想却被他叫住了。

  “王想。”他站在那个分叉路口等着她。徐伯将车停在不远处等孙妄。

  “孙妄?”王想小跑到他面前,“怎么了?”

  路过的学生纷纷向他们看过来,孙妄立马和王想拉开了距离。

  王想又向他走了几步:“孙妄?”

  孙妄慌忙又退了几步:“王想,你站那就好!”

  王想不懂抑郁症是什么,但她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所认识的孙妄。他就像是一个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的小孩,一个人走了好远好远。他的世界很安静,安静到孤寂。其实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发现他并不是那么少言,他也可以说很多话,他发呆的样子还很好看。

  “孙妄,再退就要掉进田里了。”王想慢慢走近他,“所以不要再退了。”

  “王想……”孙妄看着只离自己两步距离的王想,停下了脚步,“他们在看。”他低下了头,紧紧握着拳。

  “因为你好看呀。”王想笑着道,“好看还不让人看了?”

  孙妄被她的话惊住了,久久之后才避开眼,问她:“王想,周六我要去哪找你?”

  王想想说她家但发现孙妄根本不知道自己家在哪里。她看向孙妄望着自己的双眼,他明显想要再说些什么……但好像碍于回家路上三三两两的学生,生生压了下去。虽然他没有再退了,但还是会时不时瞥向路上看过来的人,握紧的拳也没有松开过。

  “孙妄,走过田间的「水泥」路吗?”真和水沃泥的那种。

  “王想?”

  “走不走?”王想看了眼不远处的她不知品牌的车,沉默了会。她不想坐他的车,他也不一定想走那条小路,虽然今天放晴没有下雨,“或者周六我们就在这个路口见吧。”

  “走。”孙妄突然道。

  “真走啊?”王想疑惑的看着他。

  “嗯。”

  “噗哈哈,先说好,不许后悔啊!”

  “不后悔。”

  王想突然觉得孙妄怎么长得这么好骗呢。

  王想与孙妄一道走去,经过车旁时见孙妄停了下来:“徐伯,手机定位吧。”

  “少爷,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要和她走回去。”孙妄低着眸,看不清他此时的情绪,“可以吗?”

  “可,可以。”徐伯已经完全震惊了,这算是少爷的朋友了吧?

  王想说的这条路,是他们常走的赶时间的小路。走过一条山脚下的通往最近一个村子的水泥路开头半段,往下走进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田坎连着田坎走便是了。

  这条稻田小路穿过了条小溪,需要脱下鞋挽起裤脚才能淌过去。

  见王想已经开始脱鞋了,孙妄也跟着一起。

  冰冰凉凉的水从小腿肚碰滑过去,微痒。前面的女孩踩得正开心,孙妄跟在她身后慢慢走着。在这方绿色天地里突兀的除了他们两个外,还有岸边与几块荒田上开得正旺的黄色的野花,它高至他们的腰间,扬着笑脸,平添了几分喜气。

  王想上了岸,站在花丛间转过身来唤他:“先别穿鞋啊,前面还要淌一次水。”

  孙妄看着她脸上胜过了黄色野花的笑,好像她所在的地方都会变成暖色调。

  他停在了溪水边,看着她脸上的笑:“王想。”

  “嗯?”正要转过身走的王想停了下来。

  “我,我有病,很严重。”

  这是他第一次承认他自己有病,是的,他一直都知道。

  “孙妄。”王想朝他伸过手,想要拉他上来。

  孙妄默了会,又道:“我有抑郁症。王想,我觉得自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没有人,愿意喜欢我。没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