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崔喜周闵生最新更新最新版_崔喜李云溪梁靖深全本小说免费赏阅_(崔喜李云溪梁靖深)最新章节

小媚 2024-01-04 04:21:08 31
小媚 2024-01-04 31
点击阅读全文

崔喜周闵生 的书名是崔喜李云溪梁靖深,是最近相当受书迷不喜欢的作家崔喜细心打磨而成的,它的内容文不加点,回肠荡气,它是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书籍,本书全本描叙的是:我重重地瞪着他,眼神怒火万丈把他的心挖进去看下里面到底是是蓝色的的那就红色的。“周闵生,你真的个混蛋!”他不能得到黎音,就来折磨我,不就是欺负人家无寸铁又孑然一身。不管我怎末骂我,他都不不高兴,因为他的目的已经得逞了。在周闵生的威胁下,我不得已跟了他赶回会所。

裙下客 》很精彩章节试读

我狠狠的地瞪着他,眼神怒火万丈把他的心挖出去去看看里面不知道是蓝色的的我还是黑色的。

“周闵生,你实在个混蛋!”

他不能得到黎音,就来种种折磨我,不应该是欺负人家无辜民众又孑然一身。

无论我怎摸骂他,他都不生气,毕竟他的目的巳经奸计得逞了。

在周闵生的威胁下,我不得已跟了他离开这里会所。

“周闵生,我自己会上车!”

周闵生根本不理会我的感受,把我粗俗无礼地扔到车内,磕破我的头他也不为所动。

“如果这样我的脑袋被磕坏了,你就在等赔了钱吧!”

周闵生做到知道驾驶位,轻蔑地笑了一笑,“一个小姐能赔多少钱?不会影响我下半辈子生活。”

他的话让我感觉上很可耻,居然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人确实没资格我得到知道别人真心喜欢。

我牢牢地地靠着车窗,与周闵生尽量最远的距离。

离他近一点我都总觉得很不舒服。

“崔喜,你现在那样古板守旧自己的贞洁可惜没多大用处,等到了地方,你不应该得乖乖地听话地靠在我身下吗?”

周闵生瞥了我一眼,笑声里尽是讽刺。

我不要不去会周闵生的话,他逐渐地地便觉得很没趣了。

我的身影映在车窗上,窈窕的曲线被勾画得隐隐可见。

我看着窗外沿途的风景,就没尽量到周闵生的视线早将我看了一遍有一遍,到了最后拉过我的手,放他肿胀很粗的棒子上。

“用手。”

我惊异地看着远处周闵生,手下的温暖和饱满帮帮我他早就有反应了。

我冷哼道:“周闵生,你还真是被虐狂,就这么多一会儿就一手遮天忍不住了。”

“还也不是是因为你太骚了,坐在车上还不忘记什么故意引诱我!”周闵生朝夏我的大骂道:“快点吧移动起来!钱又并非白赚的!”

我有些满头黑线,明明我坐在这里什么都就没干,他自己欲望大还要怪我。

我收手自己的手,上面早有了些暖意,但我断然地并不想依靠他。

是他有求于我,又并非我求着他你办事。

“崔喜,你别不识好歹,要是你不乖乖地听话听我的,我现在就停车把你给办了!”

周闵生又任何威胁我,我心里越来越不悦。

但他这种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我很清楚他会立即路边停车,要知道之后已经有过这样的教训教训了。

我给我乖乖的伸出一只手手放在旁边他丰满的裤裆处,在上面用力的摩擦着。

周闵生马上能发出快意的声音,但的确够舒服。

“把手伸在里面。”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再把他的裤链关上,将手渐渐探了进去。

“快点吧,别磨磨唧唧的!”周闵生慌张地呵斥道,看样子已经忍了很久了。

我的手在坚硬上上下摩擦,周闵生的东西贵宾级别着我的按摩,略略发颤着。

“周少要不然操纵忍不住了,就释放者出来再说,我又绝对不会笑话吧你。”

周闵生一边我开车,还一边想索求爱,我都替他累。

“给我闭嘴。”

周闵生死死压着声音,“等他回家去,那肯定要操得你下不了床!”

闻言,我打了个寒颤。

早明白了就不受到刺激周闵生了,一会儿我还得殃及。

趁等红绿灯的功夫,周闵生的手朝着远处我白嫩的胸脯伸回来,快速地捉住两只白兔嬴烈揉搓。

又看了看我不由皱眉的表情,他很是得意地。

“这是怎么了,崔喜,看样子你也欲求不满了呀。”

我暗暗地地在心中骂着他混蛋,手下的动作也不不觉地快速。

“看啊,你我都是一种人,你现在可以不尽情释放你的柔情,不用什么拘束。”

周闵生说着嘴里太的无耻的话,外面没准早有人正在注意我们了,我可丢不起这人。

要也不是我拼命拦阻他,我现在身上的衣服已经自动脱落了大半。

“周闵生,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事吧。别一会儿弄得车上满是你的体液,怕是味道会很冲,这车也不能要了。”

我故意抬高自己他,就是想让他生气,让他不痛快。

我也就只能用那样品质低劣的手段来去对付他了。

周闵生讥讽似地望着我,大掌在我的细腰上狠狠的捏了一把。我是没有经受住他的力道,娇声叫嚷。

“看呗崔喜,你也很强烈的渴望我的身体,但我现在那是并不想让你计谋得逞。”

说罢,他全身一阵发颤,那物在我的手中变的越加烫,到了最后飞射而出一股黑色的乳液,像是被烫到嘻嘻笑着,我赶紧拿卫生纸擦掉手上脏兮兮的的灰色乳液。

143

周闵生张狂地叫住我,命令道:“进来给 wǒ cā 干净。”

我嫌弃过地看了看他的东西无比坚硬,在他威胁的眼神下,忍着觉得恶心的心情,给他擦净,然后再又将那东西塞在裤裆里,飞快拉上裤链。

“崔喜,你最好就是现在别做出决定这样不喜欢我的表情,一会儿到家里你就很清楚我的好了。”

我哑然的将卫生纸扔到垃圾袋,“周少的话还是别说那就早的好。”

我抛下这样一句话,回过头并没有看他,也想会他。

周闵生带着我到了他的别墅,一进别墅他就去的浴室里,把我一个人前往抛在卧室里。

我看着这熟悉的卧室,心里我还是腾起一阵发冷,有些不太甘心在这里待。

云溪突然给我打了了语音,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名字,我些发窘,颤抖着手到底该接那就没理由接。

我沉思了半饷,之后激动兮兮地打死了,给她发了一条文字消息,发她我在工作。

刚巧,这时郭纪文洗完澡从浴室出去,见我在把弄手机,真接将我的手机甩了,飞速把我压在床上,在我耳边讥诮的、地低语:“咋样,还未在车上你的反应挺如此激烈的,现在到了床上,看看那你有没长进。”

刚才一云溪的还让我心有余悸,现在又注意到周闵生变小好几倍的脸,我心中很是担心,只不过做贼心虚。

周闵生将我身上碍事的衣服撕成两半扔在地上,抓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按在床上,将罪恶的灵魂的手伸往我的脖子。

从脖子一直往上掠夺我滑腻的白兔,又游走到纤细的腰肢,后来去碰触到那禁忌的地方。

他手指灵活自如地砸开两片花瓣,挑弄着花瓣下面藏著的花骨朵。

在他的刺激下,我顶紧双腿,脸上再次出现了不也就的红晕。

他将我紧紧地抓住床单的手移到他的肩膀上,接着爬在我身上惬意的享受着我滑腻的身体。

我被他反调戏地前仰后合,却死死地死死咬住嘴唇坚决不肯才发出一句让他得意地的声音。

“崔喜,你真能忍!就算不禁的话就大声喊道进去,这样对你我都好。”

他说出这样的没脸没皮的话,我都想真接朝他脸上给他一巴掌。

但我可不敢,我怕他下一步对我会越来越粗鲁。

我应该是没有他,但周闵生望着我粉嫩的小穴里面正缓缓渗出来欢愉的液体,还正在一遍遍地收合,他很感激不尽我的反应。

“很显然你只是嘴硬,身体上倒你诚实得很。”

我忍着羞耻感,死死地勾住他的脖子,腰肢轻轻地弓起,那种渴望着他的袭击。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