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宋知夏陆瑾年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知夏陆瑾年穿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putao 2023-12-03 21:42:34 15
putao 2023-12-03 15
点击阅读全文

李我给你带了些衣服过来,还有我早上炖好的排骨汤刚才交给阿姨了,待会儿你记得吃。”

黎念眼神顿了顿,又问:“你住在这里,你和瑾年……”

“其实昨天他来家里找过你。”

说话间,陆瑾年出现在卧室门口。

刚才去了一趟公司,只是处理了一些重要的文件,他马上就返回家里。

“妈,您来了。”对黎念,他并没有改变称呼,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他走向床边:“中饭吃了吗?我给你端进来。”

“别拿进来了,不用这么麻烦,我出去吃吧。”

宋知夏掀开被子,刚刚站起来,陆瑾年就将一件外套披在她肩膀。

黎念看着两人,尤其留意了一下陆瑾年的眼神,便说道:“夏夏,那我先回去了,好好照顾自己。”

陆瑾年将黎念送到楼下。

他敛了敛目光,缓缓开口:“夏夏她……”

“您不介意的话,我想等孩子出生以后,再把她送回来。”

黎念眉目温婉,浅浅笑了笑:“瑾年,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问。”

“你和夏夏离婚,是不是后悔了?”

陆瑾年眼里的神色微微变了变:“这话您不该问我,离婚是她提的,要后悔也应该是她后悔。”

昨晚他也给过她机会了。

可是她呢,一副淡漠抗拒的姿态。

闻言,黎念也只是微微收起眼里笑意。

语气温和地说道:“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了,也不该继续纠缠不清。眼下遇到事情才没法,等那人抓到了,还是早些把夏夏送回来吧。”

宋知夏陆瑾年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宋知夏陆瑾年穿越小说免费阅读_笔趣阁

第212章 没用的东西

陆瑾年安排了车子送黎念回去,但黎念婉拒了,坚持自己坐车回去。

走去公交站的路上,黎念停了停脚步,隐隐不安,总感觉身后像是有人跟着自己。

在她转身之际,一只手忽然从侧面伸出来,抓住她胳膊将她往旁边拽!

清明捂着黎念的嘴,在她耳边低语:“老婆你别怕,是我啊!”

“清,清明?”

“走,我们到车上说话。”

上车后,宋清明摘下口罩和帽子,目光深情地注视着黎念,眼眶里渐渐湿润……

“老婆,你受委屈了,几个月不见,你瞧瞧你都瘦了一圈。”

黎念恍恍惚惚,难以相信消失那么久的丈夫,此刻竟然活生生出现在眼前。

想到几个月前的那些糟心事,她蹙眉问道:“清明,公司当初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要扔下我们一走了之?”

宋明清皱着眉头:“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和君宁再委屈一阵子,等我……等我把一些事情处理好,我就回家来。”

说着他紧紧握住黎念的手。

原本光滑细腻的双手,如今却粗糙了不少,这让他又是心疼得不行。

“夏夏这孩子真是不懂事,也不知道给你请个佣人,你看你,手心里都起茧子了。”

“你扔下这堆烂摊子,都是女儿替你收拾的,你还说这种话!宋清明,你有没有良心?”

“老婆,你别生气。我知道,我知道夏夏也不容易……”

虽然他人没有出现,但是公司破产、君宁住院开刀,这些事情他都知道。

“这张卡你收着,里面有五十万。”宋清明塞给黎念一张储蓄卡,“你先拿着用起来,我身边暂时也就这笔钱,不过你再等等……”

“清明,你还要我等什么?既然你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

宋清明只好解释道:“我外面还欠着钱,我如果回来会连累到你和君宁,你也不想君宁担心受怕,是不是?”

欠钱不假,除此以外他必须得完成老爷子交代的事情,否则一切都结束不了。

“你到底欠了多少钱?”

宋清明叹气,回避了问题。

他扯开话题说道:“对了,夏夏离婚的事情,你找机会好好劝劝她,陆家能让她进门那是抬举她,她怎么还不知好歹了?”

“她坐稳陆家少奶奶的位置,将来受益的就是君宁,我们不能没有陆家这座靠山。”

眼看着黎念的脸色变了,宋清明不敢再多说:“你别瞪我了,我这也是为了她好啊……”

“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初不应该听你的,让夏夏嫁给瑾年。”黎念轻轻松开宋清明的手,看他的眼神冷却几分。

直觉告诉他,宋清明有许多事情瞒着她。

……

入夜,睦和诊所。

病房里,裴阮仰头望着男人:“龚野,我说过,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眼前,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龚野穿着白大褂,伪装成医生模样。

他走去窗边,将窗帘拉上,回过头,眼眸深情地凝视着裴阮:“任何你讨厌的东西,我会替你消除干净,裴阮,我只是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裴阮讥诮,眼里尽是凉薄:“你昨晚不是试过了吗,结果呢?既然没这本事,就少跟我信誓旦旦说这些话……真是没用的东西。”

第213章 她的孩子,也得给我的辰辰陪葬

龚野懊恼不已:“对不起,是我没用,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本来他昨晚就可以做到。

只是没料到当时有巡逻警车经过。

裴阮清冷地笑了一声,走到床边,望着病床上沉睡着的孩子。

那么多天过去,她的辰辰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一丁点儿都没有。

她知道,时间一天又一天过去,她正在失去她唯一的宝贝……

“龚野,你真的什么都愿意都为我做?”

“当然,你不相信我吗?”

“裴阮!”龚野忽然半跪在地,紧紧握住裴阮的双手,目光珍视地望着她,“为了你,我连这条命都可以不要。”

“我只希望你得到你想要的,我希望你幸福。”

当所有人都瞧不起他,将他视为肮脏的淤泥,谁可以踩在脚下,肆意啐一口唾沫,只有裴阮把他当作一个人。

是裴阮亲手把他从至黑至暗中拯救,为他打官司,给他买衣服,给他饭吃,让他活成了人样。

他龚野的这条贱命根本就不值钱。

只要裴阮说要,他随时可以死。

裴阮憔悴的脸庞露出诡异的笑,涣散的瞳孔静静停留在龚野的脸上。

她弯下腰,手心温柔地抚摸他粗糙的脸庞:“你要吗?”

幽幽的嗓音,叫人浑然一怔。

“我……”

龚野不敢相信,眼底闪烁着复杂又激动的光芒,他始终觉得自己不配。

每一次她跟她上床。

他都觉得自己把她变脏了……

裴阮缓缓走向旁边的卫生间,进去后,她直接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

龚野一下子扑向裴阮!

伏在她肩膀,他颤抖着,低喘一声:“真的,可以吗?”

裴阮笑笑……

狭小拥挤的卫生间,充斥着男人各种情不自禁时发出的声音,却听不见半点女人的声响。

那一瞬间,裴阮觉得很恶心。

他可能几天没洗过澡,身上有一股生锈的味道,尤其当他用那张恶心的嘴亲吻她时,她更是想吐。

太脏了,脏得要命。

龚野要了两次,仍觉得不够,在裴阮耳边卑微地哀求着。

后来他没忍住,咬着她肩膀,终于尽兴了!

“你怎么样裴阮,还好吗,对不起……我刚才,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

“我……”他实在难以控制自己,激动得连话都说不好。

看着她身上的印子,他怨自己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你先滚出去吧。”裴阮淡淡地说着,整理了一下身上。

当她出来的时候,神情平静,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她从病床边拿起一张纸湿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龚野,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这一次……别再让我失望了,好吗?”

“如果没有那个女人,不管陆瑾年愿不愿意爱我,至少我心里能舒服一些。”

“我马上就要失去辰辰了,她的孩子,也得给我的辰辰陪葬……”

裴阮喃喃着,脸上又露出那种病态的笑容。

“我知道,你等着就好。”龚野用力握了一下拳,眼里的情欲被一抹冷光取而代之。

离开的时候,他深深忘了裴阮一眼。

仿佛是最后一眼。

第214章 一条狗而已

凌晨,陆瑾年在书房。

当他查阅电子邮件处理公事时,无意中发现邮箱里有一封匿名邮件。

可能是这两天发生意外,龚野的藏身之处尚未被找到,此刻内心有一股不安和好奇,驱使着他点开邮件。

让他点开的时候,呼吸霎时凝结,眼底掠起一阵波澜。

里面是一张女人的照片。

是他母亲年轻时候……

合上笔记本电脑,他眉头紧锁着,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过年时候冯铭来到老宅,莫名地提起过他母亲,当时他心中就觉得疑惑,如果他猜测没错,这封匿名邮件应该是冯铭发来的。

手机嗡嗡震动——

听到电话那端冯铭的声音,陆瑾年没有惊讶,他冷静地开口:“刚才的邮件是你发的?”

冯铭像是笑了一声,嘶哑的嗓音传过来:“陆总,有空的话,我们找个地方见一面?”

“有些事情,我想陆总一定会很好奇。”

“我母亲是不是活着?”陆瑾年的声音,甚至没有一丝一毫波动。

冯铭沉默了几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puta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