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乔雅宁席谌小说(乔雅宁席谌)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雅宁席谌小说最新章节(乔雅宁席谌)

ningmeng 2023-12-06 21:51:50 16
ningmeng 2023-12-06 16
点击阅读全文

席谌冷冷的说:“你再喜欢也没用,小蝴蝶是我女儿,你再喜欢也变不成你的。”

沈军道:“漾漾姐说,以后想跟我生活在一起。你同意吗?”

“你说我同意吗?”席谌在这件事情上,永远不可能松口的,“除非哪一天,我死了。她没那么喜欢我也拉倒,我不会放手的。你也抢不走她。喜欢一个人是放手?狗屁,她就是必须是我的人。”

他寸步也不让。

465

沈军在他的蛮横跟强硬下,无话可说。

他跟席谌不一样,他对乔雅宁的喜欢,有一种仰慕之情。他最希望的是她可以幸福,至于跟谁,都不重要。

乔雅宁能幸福,他什么都愿意做。而他在远远看她一眼已经足够。

沈军早猜到,他要是提这事,席谌就得上火。很早之前就这样,只有他们分开那时,他有所收敛。也仅仅是收敛,乔雅宁对别人好点,他还不是很不高兴,只不过在肚子里偷偷不高兴。

“你得对漾漾姐好。”沈军认真说道。要是不好,他也不会让乔雅宁跟他在一起的,“你还有屈琳琅,脚踏两条船,行径恶劣。”

“无语。”席谌懒得理他,神他妈脚踏两条船。

沈军却很认真,他拦下他:“你得跟屈琳琅彻底断绝关系。你看我很讨厌吧?漾漾姐看屈琳琅,也是一样的。你要跟她在一起,就要学会将心比心。”

他在原则性问题上,也是寸步不让。

“我对她没旧情。”席谌甚至没让她出现在乔雅宁面前过,他让她帮忙,也说的很清楚,没有故意撩拨她。

“你嘴上这么说。”沈军一定要听他保证。

“我心里也这么想,你用不着想上位,就诋毁我。你在她面前也这么说我的?”席谌态度急转直下,很冷,也很尖锐,“那你挺卑鄙无耻。”

他们得去办正事了,席谌一刻也耽误不得。这笔生意,就在今天,萧涪必然会打电话询问情况,联系不到小飞,他就能猜到怎么回事了。到时候他会展开报复,席谌得先装作无事发生,先联系他。

他买了手机,装上了自己的电话卡,便给萧涪打了电话。

“结束了?”

乔雅宁席谌小说(乔雅宁席谌)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乔雅宁席谌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乔雅宁席谌)

“我回国了,小飞在那边处理后续。我想先回来见女儿,小蝴蝶呢?”席谌问道。

“你女儿现在在许如慕手上。”

“萧涪,这就是你说的会替我照顾孩子?”席谌急了,不太客气。

“别急,你回来了,我们有的是筹码去跟他谈。他为的是利益,不会伤害孩子。他要什么,我都尽量满足。”萧涪心情愉悦,容忍着他的火气。

席谌道:“我现在来找你。”

席谌到萧涪那处时,萧涪正在喝咖啡。他已经在等他,备好了他的洗尘宴。

“你跟许如慕谈过了?他要什么?”席谌一来便问。

“他要的无非就是那些,你要是急着见孩子,现在我们就可以先去见他。不过,小飞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萧涪道。

“在处理钱款事情。一切很顺利,至于价格,在你设想的范围之内。只是小飞警惕,怕被盯上,过个把小时,他就会联系你。”席谌道。

“那便等小飞联系我之后,我们再找许如慕谈孩子的事。”萧涪道。

席谌不愿意,但也没有其他余地。萧涪警惕,他只能配合。

两人谈论期间,席谌听见了楼上似乎有动静,心往下沉,道:“楼上有人?”

萧涪道:“是乔雅宁。”

466

席谌在听闻他提起乔雅宁时心中一紧,状似无法理解道:“叶晨曦的事才刚刚过去,你就不怕再被盯上?”

“她手上有我的证据,不过,不致命。你这边没有差池之后,我逼出她手上的证据,就放她走。”萧涪替他斟酒,“白的你喝的少,但今日是好日子,你就当给我个面子,试试吧。”

“她手上有你什么证据?”

“你很好奇?”

席谌便不再提这事,举起酒盅:“喝酒吧。”

“交易合同呢?”

席谌将东西递给他。

“实不相瞒,乔雅宁之所以会在我这,是因为我不信任你。沈军突然回来,我猜想跟你有关系。第一次试探之后,你要是背叛了我,我就会当着你的面,把她处理了。”萧涪笑。

席谌看他眼底分明有几分凌厉,在幽暗光线之下,显得薄凉。

席谌很平静的看着他,放下酒杯,声音也平,还有不悦:“所以你之前企图从许如慕那要来小蝴蝶,也是这个原因吧?”

“孩子在他那,与在我那,有什么区别?”萧涪堂而皇之的理直气壮道,“只要你按照规矩办事不动其他歪心思,谁都不会伤害到你的女儿。你那小闺女,聪明又护短,着实惹人怜爱。”

席谌眸中骤现寒光。

两人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对上,谁都寸步不让。

直到外头传来响动,萧涪看去一眼,便有下属来禀报,是席谌的司机站在墙根处抽烟。

“你的人,还真是不懂规矩。”萧涪道。

“路上找的司机,我让他等着我,他不懂我们这些。”

萧涪便也没有计较,让人把司机给带了出去。他继续给席谌倒酒:“之后有什么打算?”

“暂时没什么打算,这一次忙完,打算好好休息一阵子,我这辈子没有见过,那么多枪,很有压迫感。”席谌又道,“屈琳琅呢?”

“这孩子听说你回来了,化妆去了。”萧涪道。

席谌手机响起,低头在看见沈军发进来的消息时,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漾漾姐不在楼上。】

“那个司机,是沈军吧?楼上没人,乔雅宁不在这。”萧涪惋惜至极,叹道,“席谌,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背叛了我。我的生意被你毁了,还被你推进了泥潭里,我又怎么可能放过你。”

席谌一阵晕眩感袭来,刚才的酒他是看着萧涪倒的,没什么问题,酒杯怕是不干净。他为了避免猜忌,不得不喝。但他喝得很少。

“你不够了解小飞,他在办完正事之后,从来不会选择低调。他很张狂,交易越是大,他越目中无人。他在第一时间没有联系我,我就猜到交易有问题了。你来如果是如实告诉我遇到了危险,我还能当做是运气不好被警方抓住了。”

他笑得冷酷,“但你,告诉我事情很顺利。不得不说你很有远见,为了能更让我信任,没有选择在交易中一网打尽。而是还签完了成交合同,并且交给了我。如果没有小飞,我就信了你。”

席谌的晕眩感更加强烈,一阵一阵,将他整个人搅得天翻地覆。他脚下一个踉跄,倒在桌上。

“我知道你警惕,你杯子上的东西下的很足。你喝得再少,也撑不住的。”萧涪道,“再撑一会儿,警察就要来了吧?真可惜,席谌,你差一点就能带走你的漾漾姐了,不过我好心,我会送你去见她的。”

席谌在听完这句之后,逐渐眼神迷离,最后彻底昏迷了过去。

--

乔雅宁听到脚步声时,眼皮轻微动了动。

再接着,她就看见萧涪走了进来。男人西装革履,似乎跟往常没有区别,但乔雅宁还是敏锐发现他眼底的颓势。

她目光如水那般浅淡,萧涪脸上迅速染上愠怒:“你得意什么?”

“你失败了。”乔雅宁说,“你接受不了失败的滋味。从某种程度而言,你是个弱者。”

“那你以为席谌就成功了?”萧涪双手击掌,很快席谌就被带了进来,他安静的睡着,只有浅浅的呼吸震得他胸膛轻微起伏,她才得以确定他还活着。

他深陷的眼窝,削瘦的下巴,无一不证明他最近的压力有多大。

让萧涪惊讶的事,即便看到席谌,她也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真淡定。”

他要给她鼓掌,死到临头了也依然如此淡然。

乔雅宁设想的几种结果里,就有这一种。她已经猜到,自然不会慌张。

“你不会对他动手的。”

“何以见得?”

“我手上有证据。”

“你的证据,年代久远,难以取证。何况跟这次跟席谌惹下的烂摊子没法相比。你以为我还在意你手上的证据?”萧涪道。

“席谌惹下的事,你国籍跟犯事地点都不在国内,你的下属也不一定指控你。也许你还有生还余地。但我手里的证据,你不会有。”

“你确定?”

“如果我告诉你,何朵还活着呢?她是受害者是人证,她亲自指控你,你是否还能逃过一劫?”

乔雅宁平静道。

467

乔雅宁不知道,何朵是否真的愿意出来指控萧涪,十有八九不愿意,她如今只想好好把日子过下去。但此刻,她必须得拉出何朵来震住他。

再者,何朵的证据,是萧涪曾经干过的恶事,不是他害她的证据,两者切割开来,不是同一件事的人证和无证。她出不出现,并没有太大意义。

但萧涪,不知道她手里到底有什么。

乔雅宁这会儿,故意把何朵的证据,跟何朵的人,故意混为一谈。营造成何朵手里,有他对她下手的证据。

萧涪表情变了,难以置信,他愤怒的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你以为我会信你说的?”

“不然你以为,我手里的证据,怎么来的?何朵跟萧涪的事,年代久远。我连你都不清楚,又怎么可能有当年的证据。”

她声音起伏不大,跟他娓娓道来:“当年,我父亲救了她,帮她隐姓埋名,藏了起来。她把手上的事,一部分交给了我父亲。而你的那些,是从她身上得到的。”

萧涪信了几分,冷笑道:“她倒是能苟且偷生。”

乔雅宁说:“你要是动席谌,她会跟警察如实道来。我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ningm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