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喻夏秦时砚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

xiaoe 2023-12-05 09:15:41 19
xiaoe 2023-12-05 19
点击阅读全文

一路走出食堂外。

身后的慕可才跟了上来:“夏夏,你没事吧?”

喻夏想摇头,眼泪却先一步落下来。

慕可看在眼里,瞬间明白了过来:“你……是不是喜欢秦时砚?”

喻夏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连承认都不敢。

慕可心疼不已,忍不住伸手抱了抱喻夏:“其实放手也好,最起码秦时砚还当你是朋友。”

是啊,朋友……

回到寝室后的一整天,喻夏都在回想着慕可的话。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也应该放手,可十年的喜欢,要放下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

更何况喜欢的人在眼前,只要能看见就难以压抑自己的感情。

忽然,一条短信铃声拉回了喻夏的思绪。

她目光扫过手机,是宋知寒发来的信息,约她一起吃饭。

想到前段时间,宋知寒为她挺身而出的事情,喻夏没好意思拒绝,调整好情绪便赶去赴约。

餐厅里。

喻夏刚在宋知寒的对面入座,就听他问:“你最近怎么没去学生会?”

喻夏没想到宋知寒会说这件事情,她眼睫一动,平淡地回:“我已经打算退出了。”

宋知寒静静看了她许久:“是因为秦时砚吗?”

喻夏没有否认。

现在她和岑绫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不想去学生会,免得跟岑绫再产生矛盾,让秦时砚为难。

气氛安静了一会儿。

喻夏秦时砚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笔趣阁(你是我放不下的执念)

宋知寒忽然问道:“夏夏,如果有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你愿意吗?”

喻夏诧异抬眼。

就听他又说:“院里有两个去华盛顿做交换生的名额,老师提议了我和你,所以让我来问问你的想法。”

这突如而来的机会,让喻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宋知寒喝了口水,温声劝道:“不用着急回答,你先考虑。”

去国外重新开始,接受新事物新习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要离开秦时砚!

这几天,喻夏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时间稍纵即逝,很快到了10月27日。

这天,是秦时砚的生日,也是她的。

以前为了和他一起过生日,喻夏将自己的生日往后延了一个月。

想着,喻夏放下了日历,打电话定了两人常吃的那家生日蛋糕。

之后,她看着秦时砚的电话号码,犹豫许久,还是点了拨通。

电话忙音声刺耳,就在喻夏以为秦时砚不会接时,电话通了。

秦时砚的声音在一片杂音中显得不太清晰:“怎么了?”

喻夏听着那边的吵闹,沉默了会儿:“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买了蛋糕……”

然而这话还未说完,就被秦时砚打断:“不用了,岑绫已经在陪我过了。”

喻夏愣了下,敛去眼底的失望:“这样啊,那……”祝你们玩得开心。

可惜,这句话还没说完,只听秦时砚的话又响起。

“夏夏,往后我们的生日还是分开过吧。”

喻夏一怔,还来得及反应,电话就被挂断。

房间陷入一片死寂。

喻夏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许久,才回过神来。

原来现在的秦时砚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

第十章

周末,喻夏一个人乘车回了喻宅。

喻母看见她独来独往,不禁疑惑:“怎么又是你一个人?时砚呢?他最近很忙吗?”

喻夏眸色暗了一度,没有回答,而是说:“妈,我想去国外做交换生。”

喻母一顿,有些不解:“怎么突然想去国外了?你从小到大就没离开过我们身边,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

喻夏拉着喻母坐在了沙发上:“不是一个人,我有位学长叫宋知寒,他也会跟我一起去。”

喻母愣了一下:“宋知寒?是你男朋友?”

喻夏摇了摇头:“不是,我还没有喜欢的人。”

这句话落,她下意识收紧了掌心。

下一秒却听她妈又问:“那时砚呢?”。

喻夏一哽,嘴里泛着苦:“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知女莫若母,喻母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在撒谎。

可她没有拆穿,而是伸手抱了抱喻夏:“想去就去吧,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妈都支持你。”

喻夏靠在喻母怀里,一瞬红了眼眶。

母亲聊完,喻夏回到了房间。

她找到了宋知寒的电话,发了条短信:“学长,出国的事情有决定了,我去!”

不多时,便收到了回信:“好,周一早上九点出发,我在校门口等你。”

喻夏看着消息,按灭了手机,然后拿出一个行李箱,装上自己的换洗衣服和证件。

直到起身看到柜子上那本《小王子》,她手顿了一下,慢慢翻开。

喻夏看着里面便签上写的无数个‘秦时砚’,心里触了一下。

秦时砚小时候,秦父秦母就离了婚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丢下小小的他独自生活。

喻秦两家是世交,从小起她就被灌输照顾秦时砚的想法。

她曾答应过秦时砚,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会离开他。

但怎么也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噬心的疼慢慢从四肢百骸传来,喻夏动了动发僵的手,抚过纸上秦时砚的名字,在最末尾添上了一句话:“我喜欢你。”

这一句藏在心里斟酌了十多年的话,她竟只在放弃的这一天,才敢写出来。

而这个秘密永远也不会被秦时砚发现……

离开的这一天来的很快。

周一。

喻夏准时抵达校门口,就看见了在等她的宋知寒。

宋知寒走过来,自然的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语气带着些调侃:“这次跟我走了,就不能再反悔了。”

喻夏抿了抿唇,回头看了一眼校园。

微风暖阳,一片恬静的教学楼。

没有自己,一切不会有什么改变,秦时砚也会过的更好。

她慢慢收回视线:“嗯。”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上车。

不多时,巴士缓缓启程,前往了机场……

三天后。

北川男寝室楼里,秦时砚来来回回翻看着喻夏的消息。

从那次生日后,喻夏便再没有联系过自己。

微信不回,打过去的电话也无法接通……

秦时砚心里一股异样闪过,起身往女寝赶去。

他正打算去找女寝阿姨帮忙去找,不想却迎面看见了喻夏的室友。

秦时砚上前直接拦下她:“同学,打扰一下,你知道夏夏去哪儿了?”

慕可看到秦时砚也是一愣,等反应过来他的话后,语气诧异:“夏夏已经去美国做交换生了,你不知道吗?”

秦时砚脸色一沉:“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啊。”

秦时砚有些不相信,喻夏连邻近城市都很少去,怎么会突然去国外,还一个字也不告诉自己!

想此,他心里的不安越演越烈,转身就走。

一路回到喻家。

秦时砚刚打算敲门,就看见喻母抱着一个箱子走出来。

而喻母看见他,也是一脸诧异:“时砚,你怎么来了?”

秦时砚没回答,直接问:“阿姨,夏夏怎么会突然想去国外做交换生?”

“听说是学校给了夏夏一次交换生的机会,正好她也想出国进修,所以就去了。”

秦时砚皱眉:“她一个人吗?”

喻母摇了摇头:“不是,还有一位学长,好像叫宋知寒。”

秦时砚愣住,想起了之前的名单风波,好像就是他在维护喻夏。

他和喻夏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喻夏从来没和自己提过这个人?!

想到这儿,秦时砚更加烦躁。

说过永远不会离开自己是喻夏,现在跟着别的男人走得悄无声息的也是她!

秦时砚心里逐渐攀升一种莫名的怒意。

他攥紧拳心,刚要说些什么,视线却扫到了喻母抱着的那箱子上的那本《小王子》。

那是以前,自己送给喻夏的典藏版书籍。

再往下,还有自己送的玩偶,一起做的陶瓷器……

秦时砚嗓音微哑:“这个箱子……”

喻母看了眼说:“都是些夏夏不要的东西,正好你来了,帮我丢一下吧。”

说着,喻母将箱子递给秦时砚,转身走回了房子。

门锁声在这一刻放大。

秦时砚却没有反应,他只是看着怀里的箱子,从中拿起那本小王子的书,刚翻开其中一页,就有张便签从中掉了出来。

便签背面落地,写满‘秦时砚’的字迹跃然于与眼前。

秦时砚不自觉放慢了呼吸,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胸腔冲出来。

他捡起便签,一个一个‘秦时砚’名字看过去,直到最后那句——秦时砚,我喜欢你。

第十一章

轰的一声!

秦时砚僵在原地久久没有反应。

就在这一瞬间,他脑海用过无数个和喻夏在一起的画面。

那双看自己的清澈眼睛,对他说过的那些话……

回到秦家。

秦时砚打开书房的灯,抱着箱子放在桌上。

看着那些回忆,秦时砚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来。

以前他一直以为,喻夏对自己的感情仅限于朋友的关心和照顾。

现在真相大白,他心里像塞了一团乱麻。

自从喻夏离开以后,岑绫和秦时砚的争吵依旧没有停止。

当两个之间没了感情,再小的事情都会被无限放大。

与其等着两看相厌,不如到此为止。

周末的晚上。

秦时砚就跟岑绫主动提出了分手。

“为什么?”岑绫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女寝楼下,人来人往。

她这么一句质问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