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霍西城夏滢筠大结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霍西城夏滢筠(霍西城夏滢筠)全文阅读大结局(霍西城夏滢筠)

小婉 2024-01-06 21:44:47 31
小婉 2024-01-06 31
点击阅读全文

霍西城夏滢筠 的主角是霍西城夏滢筠,这是一部非常比较好看的像现代言情小说,由作者霍西城编写,这本书寓意深厚,发人深省,霍西城夏滢筠讲了了:“夏滢筠,你不知道要不要脸?连我哥哥都勾引!”“我是没有,我只是来求他帮忙。”“帮忙?帮忙睡你吗?”霍西城把人拉到自己面前,眸光凌厉,紧紧地紧紧的盯着她,“我当然了是一个月没碰你,你就受不了了?你清楚我哥哥是个私生子吗,他身上可是没有多少钱给你借。

《霍西城夏滢筠》很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夏滢筠,你到底要不要脸啊?连我哥哥都勾引!”

“我也没,我只是因为来求他帮帮忙。”

“帮帮忙?帮下忙睡你吗?”霍西城把人拉到自己面前,眸光锐利地,死死地紧紧的盯着她,“我当然了是一个月没碰你,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我哥哥是个私生子吗,他身上可没有多少钱给你借。”

“西城,她只不过是想救你们的孩子……”

“那也不是我的孩子,是个 yě zhǒng !”霍西城狠声道,“你这样放在心上她那个 yě zhǒng ,怎莫,孩子有你一份?”

“西城,你别那样的话,我和滢筠是清白之身的……”

“名节的?”霍西城紧紧的盯着夏滢筠,“夏滢筠,你真的没送进来让他睡吗?”

“我是没有!”夏滢筠愤怒。

“比较好,脱了衣服,给我检查。我要亲自跑去确认。”

“霍西城,你别太过分了,你哥还在……”

“脱一件衣服,我给你十万。”霍西城冷眼睥睨一切着她,晾定夏滢筠会不知羞耻的立刻答应。

夏滢筠屈服万分,眼圈都红了。

“十五万。”霍西城加价了。

霍林深识相的偷偷的回到屋子,只剩下两人。

夏滢筠闭上了眼眼,愤怒的横下心:“好。”

她就开始解纽扣,外衣,裤子……这时她继续,霍西城就忽地扣着她手腕,拽住她几步行到玻璃窗外,就压在透明的窗户上,重重索取她。

外面那是幽森少人的公园,要是有人在,一定会见到他们。

夏滢筠怕极了,她又刚才流产,身体特别难受,每一下都痛苦万分,她哭着乞求霍西城最好别。

霍西城反而用一块碎布,塞住了夏滢筠的嘴。

事后,霍西城给了夏滢筠一张三十万的支票。

他把支票扔在夏滢筠的脸上,望着衣衫单薄,混身痕迹,缩在地毯上的女人,嘲讽说:“夏滢筠,有时候做完了,你都问我要钱,明码标价,真够个业务能熟练的表*子。”

夏滢筠弯腰捡起身上可以不给儿子救命啊的支票,紧紧闭上了眼睛眼。这样才能不想自己懦弱的哭出来。

可霍西城看着远处她一脸酸软,只去在意钱的样子,心底的怒气一下子不受控制。

他拿起一旁的茶壶,把里面的凉水悉数泼在夏滢筠身上。

“你真该多多再洗自己这具肮脏的身体!太让人恶心了。”

夏滢筠连忙上前拧身护着支票,可肯定晚了,支票被水打湿,签名影像,早就不能在用。

“我的钱……”

天天的救命钱。

霍西城瞧着她心痛钱的样子,一咬牙呵斥道:“夏滢筠,你真贱。”

“我是贱……”夏滢筠捧着毁损的支票,掠起苍白的小脸,“你还能恢复给我一张支票吗?求你。”

霍西城冷冷一笑:“肯定不能。”

说罢,他然后转身走人。

夏滢筠想追,可她体质虚弱,又耗尽体力,一站回身就摔倒了了。

霍西城重重地摔人上门,回到。

夏滢筠跑得飞快,不能看着毁坏支票,能隐忍落泪……

手机这时忽的震动,是一个面生号码。

夏滢筠强忍哭腔挂断。

“您好,我想知道是蒋玫的家属吗?”

夏滢筠心脏重重地一跳:“我、我是她女儿……”

“请你来工作人员联系一下家属尸体……”

夏滢筠脑中嗡的一声。

“蒋玫被人取走了双肾,大量失血死亡地后弃尸东街。也生命四个小时了,请你快点吧来寻人启示……”

第4章死了

注意到母亲尸体的那一刻,夏滢筠眼前一黑,跌坐在地上。

一旁的工作人员连忙来扶她。

“怎摸会那样?”夏滢筠死死地扯住工作人员的手臂,“是谁干的?凶手你们抓到了吗?”

工作人员为怎么可能:“我们只是发现到了她的尸体……并且东大街那边,很多卖肾的。因为,我们确信你母亲很有可能是自愿来卖肾,可是遭了欺骗,可以做手术后死亡后,再被埋尸……”

一定是母亲是为凑天天的手术费,所以我才回去卖肾,最终把命都搭上了。

“妈……”夏滢筠向前爬行着到尸体旁,拽着母亲早凉冰冰发僵的手,嚎啕大哭出声,“妈!”

夏滢筠哭得日月无光,连手机的震动声也也没听了。

我还是一旁的工作人员帮她接的,后再又叫了夏滢筠老久。

“是医院的,说你儿子不行啊的,叫你赶快去医院!”工作人员述说。

“什么?”

夏滢筠急忙赶回医院。

天天上早被转回了重症监护室,主治医生注意到夏滢筠,一脸恼怒:“你怎莫才来?你儿子的命,你有没不要想了?”

“我、我有些事……”夏滢筠脸色惨白,神情恍惚,“医生,我儿子怎么啦?”

医生说:“他肚子里的肿瘤太大了,严重点挤压到了以外的器官,会造成器官变形,血液不出,身体的各项机能衰竭。但是他肿瘤的生长速度也很快,你忙不迭地拿钱手术,不然的话就忙不迭让他准备出院,该吃就吃该吃吃。”

夏滢筠紧捏手指:“我会立玄凑到钱的……”

医生瞥她一眼:“你们以前预存的十万也使用以后了,现在欠费状态三千。医院最多给你二十四小时时间,明天早上你还不交钱,你儿子就要出院手续了。”

夏滢筠轻声道:“我清楚了……”

医生哼了声,走了。

夏滢筠伏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上,看着里面儿子小小的身体,咬紧嘴唇哭啊站了起来。

毕竟长年病了,天天从阴历正在,就回不了医院。身体也十分壮实。

“宝宝,妈妈很抱歉你……”夏滢筠哽咽道,“但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救你的,论只是付出什么东西样的代价。”

闭上了眼睛眼,夏滢筠把残余的眼泪全部忍出去。

母亲早就在了,现在剩下她一个人,她必须要坚强自信,才能撇下走完剩的路。

夏滢筠又一次找到了霍林深,求他拿点钱。

“滢筠,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那天西城的态度你也看见了了,要是我拿点钱,我怕你下场会更惨。”

“没什么关系。”夏滢筠道,“我怎末都没多大关系,求您,借我钱。”

霍林深叹了口气,道:“那这样吧,我把钱投到你朋友卡上,我们最好小心一点,说不定肯定不会被西城才发现。”

“好,好。”夏滢筠连忙上前联系联系了自己闺蜜田希希。

霍林深很豪爽,一次性借给你了夏滢筠一百万,加上每天都手术这些强盗团疗养。

夏滢筠迫不及待先联系医生,通知这个可以安排好手术了,但要尽早。

天天的手术时间,随后定在了第二天早上。

打完,夏滢筠就去接田希希。

她们约更何况希希公司门口见,可夏滢筠等了一个小时,也看不见她出。田希希的也自动关机,夏滢筠心里惊惧,辗转问了田希希同事。

同事却问田希希早巳经赶回公司了。

夏滢筠心里一慌,都觉得绝对出了事了。

她和田希希了解了十几年,天天生病后她后的给了夏滢筠十万去冶病,所以我她绝不可能卷款逃命。

那她去哪里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