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陛下!您家皇贵妃真没想争宠免费读正版_孟嫣陆昊之抖音热搜书

小雨 2024-03-03 05:36:44 15
小雨 2024-03-03 15
点击阅读全文

穿越重生小说《陛下!您家皇贵妃真没想争宠 孟嫣陆昊之 》,正在更新,主要人物是孟嫣陆昊之,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贝芯”,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日梁成碧昏了头,会跑去诬告她中邪。瑞珠看她心情尚佳,料来今日这场风波并未有什么影响,又笑着说道:“这位白答应,言谈举止倒是很知道礼数,瞧来该是个知道好歹的人。只是她出身寻常,位分也不高,娘娘若有意拉拢几个臂膀,何不看看那两位贵人,为何单单选中了她呢?”这话换做旁人,是断不敢问的。但瑞珠是打小儿伴着孟嫣一道长大,又是她的心腹臂膀,自然没那许多顾忌。......

陛下!您家皇贵妃真没想争宠免费读正版_孟嫣陆昊之抖音热搜书

第51章


这件事,倒让孟嫣挑了挑眉。


难得,这算是林燕容罕见的栽了跟头,而且这跟头还是陆昊之让她摔的。

秀芝虽只是个宫女,但她是林燕容的陪嫁,代表着主子的颜面。

陆昊之竟责罚了她,那可是半点没曾顾惜林燕容的面子。

想来也是,毕竟眼下林燕容还未曾得宠,那秀芝又是当众顶撞自己,乱了大小尊卑的规矩。

陆昊之身为皇帝,若坐视不理,那往后宫里也就翻了天了。

他此举不过是为整饬宫闱起见罢了,孟嫣还没狂妄自大到会以为陆昊之是为了给自己出气,才责罚的秀芝。

男主角的一切都属于女主角,和她这个女配角不会扯上半文钱的关系。即便有时会有些粘连,那也是为了接下去让她狠狠打脸,去给女主角做陪衬的。

这一点,孟嫣心里很清楚。

什么情爱,都是天际浮云,她只想好好的活着。

孟嫣神思飘忽,底下的小唐也越发纳闷了。

这贵妃娘娘是怎么啦,皇上替她出气,她怎么半分也不见高兴?

看那漫不经心、波澜不起的样子,好似这事同她无干似的。

难道,贵妃娘娘是想让皇上责罚那林常在一番才好么?那林常在还病病歪歪躺在床上呢,再怎么说她也是这件事的受害人,即便手下奴婢刁钻了一些,万没有惩处受害者的道理啊。

万一,贵妃娘娘不依不饶,发起火来,定要自己传话,要皇上替她出气撑腰,那该如何是好?

这当奴才的,就怕撞上这等事。

主子们相互斗气,又不便直直撞上,就拿着底下奴才当出气筒。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奴才这个时候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正当小唐急的满头大汗时,却听上面响起一道温柔女音:“也罢了,你回去上覆皇上,只说臣妾知道了。”

小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贵妃娘娘这就不追究啦?

这怎么可能呢!

他禁不住抬头向上望去,却见孟嫣眉眼柔和,笑的温婉妩媚。

“骤雨初歇,地上泥泞难行,难为你走了这一趟,拿些银子下去喝盅热酒暖暖身子吧。”

接过瑞珠递来的赏银,走出了长春宫时,小唐还如在梦中。

这若换做以往,碰上这等事,进了长春宫还想要赏银?不赏耳光就不错了!

难怪近来师父总说,贵妃娘娘好似转了性子,他本来还不信,如今事到眼前也不由他不信了。

师父今儿就怕贵妃娘娘发邪火,躲着不肯来,硬踹了他过来。

这下好了,这笔银子就归他自己了。

小唐摸了摸袖里那锭银子,还颇有些分量。

他不禁美滋滋想到,若是贵妃娘娘往后都是这个脾气,那来长春宫跑腿可是个肥差啊。

打发了小唐,瑞珠看着底下的小宫女上来收拾茶碗,向孟嫣笑道:“娘娘,这小唐师傅可傻了眼呢,出去了还把赏的银子拿出来看了又看,不信也似的。”

孟嫣浅笑了一下,不发一词。

她如今行事作风,比之往日委实大有变化,也难怪当日梁成碧昏了头,会跑去诬告她中邪。

瑞珠看她心情尚佳,料来今日这场风波并未有什么影响,又笑着说道:“这位白答应,言谈举止倒是很知道礼数,瞧来该是个知道好歹的人。只是她出身寻常,位分也不高,娘娘若有意拉拢几个臂膀,何不看看那两位贵人,为何单单选中了她呢?”

这话换做旁人,是断不敢问的。

但瑞珠是打小儿伴着孟嫣一道长大,又是她的心腹臂膀,自然没那许多顾忌。

孟嫣一时默然。

若只为了上辈子临终时白玉心的探视之情,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大张旗鼓,日后照看着些许也就是了。

但她就是铁了心,要把这姑娘拉到自己羽翼之下。

倒也没有什么深奥复杂的原因,白玉心见过她最狼狈、最悲惨的处境,她只是想透过白玉心,对那时陷入绝境而无措的自己,做些什么罢了。

“……往后,这什么出身寻常,位分不高的话,再不要说起。吩咐下去,也不许旁人说。但凡让本宫听到,长春宫的人嚼白答应的舌头根子,本宫不饶。”

孟嫣淡淡吩咐着,面上神情一片漠然,“自来英雄不问出处,她日后前途如何,你怎知道?”

瑞珠自知失言,忙掩口低头,“奴婢知道错了。”

白玉心进了乐志轩,只见四处雕梁画栋,摆设精致,虽远不及贵妃娘娘的正殿,却也比家中好上数倍。

自选秀至今,她已见了许多宫中富贵景象,但进了长春宫依旧忍不住叹息了一番。

尤其那酸枝木嵌理石面小圆桌上摆着的金边墨兰,她看着格外欢喜。

白玉心不大喜欢花红柳绿,但却独爱兰花。

她的陪嫁红豆走了进来,笑道:“贵妃娘娘当真是看重小主,奴婢适才听外头人说起,这盆兰花金贵的很,就是宫里也少见的。这一盆,还是贵妃娘娘的母家侯府送来的。娘娘没留两日,得知小主进宫,就使人送了来,说给小主添添喜气。”

“物不在价高,只是这份心意难得。”

白玉心走到桌旁,细嫩的指尖轻轻抚摸着兰花厚实的叶片。

这是贵妃娘娘随意赏赐的么?

她不太相信,怎会有这样巧合的事?

但如是特意问过的,贵妃娘娘待她,那可实在是太好了。

“小主,这该不会是……贵妃娘娘想拉拢小主,往后若小主有了宠,她也好固宠吧?”

红豆算是有些灵透劲儿的丫头,所以跟随白玉心一道进了宫,她压低了声儿问着。

听见这话,白玉心有些不大高兴了。

“如若贵妃娘娘只为收买人心,就该当着众人的面赏赐无数的金银,令我推拒不得。一盆兰花,还是私下送来的,我装糊涂都可以的,怎说得上拉拢?”

她扫了红豆一眼,淡淡说道,“何况,你也知晓,我志不在此。”

白玉心虽是个温柔寡言的性子,心底里却很爱琢磨。

想起适才孟嫣那洒脱谈笑,明艳不可方物的模样,她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暖意,初入宫门的惶恐忐忑仿佛瞬间被人抚平。

贵妃娘娘,好似一位邻家姐姐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