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谢观南江锦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谢观南江锦瑟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9:56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闻言谢观南这才松了口气,悬着的心也慢慢落了下去。

大夫走后,他立刻走进房中。

本就简陋的屋子也没有被放过,断裂的桌椅被放在一旁,床幔也被撕扯的只剩下一半。

江锦瑟静静地躺在床上,眉头因为疼痛而紧蹙着。

唯一能让人觉得稍微安心的便是她那均匀的呼吸。

谢观南轻轻坐在床沿边上,看着她那比他更为苍白的脸,心疼不已。

修长的手渐渐抚上江锦瑟的脸,他眼中的温柔似是一汪清泉。

江锦瑟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一般,她眼睫颤了颤,微张的唇小小的张合了一下。

“观南……”

第三十三章 最好的娘

小小如婴儿呓语的一声“观南”,让谢观南的眼眸猛地一震。

而顷刻间,一颗心却全被欣喜填满,满到他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嘴角。

可是他却觉眼眶有些热,视线竟也模糊了。

谢观南不舍地收回手,不愿他的激动惊醒了江锦瑟。

他含着点点泪光,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真觉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什么渴求的了。

江锦瑟心中还有他,他满足了。

太阳已落山,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后院中,江知言吃着谢观南命人买来的饭菜,吃两口就忍不住往江锦瑟的房间看去。

平日从来不剩饭的他只吃了小半碗就不吃了。

谢观南看着他碗里还有一半的米饭,安慰道:“放心吧,你娘没事的。”

然他心中的担心并不比江知言少。

江锦瑟身体底子本就不好,这次幸好只是皮外伤。

江知言闻言,低头看了眼碗里的饭,红着眼拿起筷子继续吃:“娘说过不能浪费粮食。”

见状,谢观南也不由心疼起来。

江知言虽然才六岁,但真的很懂事。

他眸光忽地暗了暗,若是他和江锦瑟有孩子了,应该也有江知言这么大了,会不会也像他这般聪明懂事?

谢观南微叹一声,看江知言吃完了一碗饭,便给他盛了碗汤:“知言是怎么遇上娘的?”

虽然江锦瑟提过一嘴,但是他还是有些好奇。

听到他这么问,江知言攥着筷子的手一紧,低下了头,声音发闷:“娘……娘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谢观南不言,但也认同。

好一会儿,江知言才继续道:“我爹娘和别人争吃的被打死了,我害怕,怕他们打我……”

说到这儿,他小小的身子发抖起来,像是被那些可怕的记忆给包围了。

谢观南心中不忍,坐过去揽住他。

好似一瞬间找到了避风港,江知言不抖了,他抬起头看着谢观南,泪眼迷蒙间,恍惚地以为看见了亲爹。

“没有了爹娘,我躲在庙里,在晚上他们都不在的时候出去找吃的。”江知言哽咽道,“然后我在客栈门口遇见了娘。”

“娘给了我包子,给了我新衣裳,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包子,也没穿过新衣裳……”

说着说着,江知言哭了起来,他扔下筷子,抓着谢观南的衣袖,哭道:“她是最好的娘,不让我饿肚子不让我受冻,教我写字读书……我不想让娘受欺负。”

他抽噎了两下才继续道:“叔叔……你,你是做官的,对不对?你把那些,那些坏人抓起来,关进牢里。”

江知言的每一句话都砸在谢观南心上。

他怜江知言的不幸,叹江锦瑟的心善。

其实打从她把菊青买回府里当丫鬟时,他就知道ᶻᴴᴼᵁ她的心有多好。

少傅府根本不缺下人,因她看见菊青被打的伤,她心疼才将菊青买了回去。

谢观南眉头紧蹙起来,看了眼铺内,烛火照着杂乱的屋子,有丝荒凉。

来砸店的人必定是受了指使,而且不惧旁人报官,恐怕背后是连官府都不敢得罪的人。

他眼神一暗,心头渐渐燃起一丝怒火。

官府不敢得罪的人,恐怕也只有江南的唐家了。

第三十四章 唐府

谢观南本想将江锦瑟和江知言一并带回府去,但江锦瑟正睡着,又恐动了她伤处,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没有门挡着,谢观南担心江知言害怕或者江锦瑟出事,便留了下来。

次日一早,江知言担心江锦瑟,原本不愿去学堂。

而谢观南劝道:“你娘若是醒了,见你不去学堂会不高兴的。”

一句话,让江知言立刻乖乖地走了,临走前谢观南还给他买了几个饼。

等江知言走了约莫一个时辰,江锦瑟才悠悠转醒。

她才坐起身,后腰的疼痛就跟棒槌砸来一般,她摸了摸,一块膏药贴在痛处。

江锦瑟眼底眼底闪过一丝迷惘,而看外头已经日晒三竿,有些急了。

她怎么睡到这时候了,江知言还要去学堂呢!

昨天也不知道他吃了晚饭没有。

江锦瑟边想边掀开被褥,撑着身子下了床榻。

“锦瑟。”

一声轻唤让,让江锦瑟动作一滞,连思绪都给打断了。

她抬起头,看见谢观南端着碗药走了过来,她眼中满是诧异,下意识地叫了声:“观南?”

闻言,谢观南神情一愣,继而笑意不由地爬上了脸。

江锦瑟没有唤他大人,而是像从前那样叫他“观南”。

他端着药,将她扶回床榻上:“快坐下,你现在不能久站。”

江锦瑟也来不及去疑惑谢观南怎么在这儿,她连声问:“知言呢?他去哪儿了?他吃饭了吗?”

“别着急,他去学堂了,也吃过饭了。”谢观南安慰道,将已经凉了些许的药递给她。

江锦瑟听后,才小小地松了口气。

苦涩的药味钻入鼻子,她这才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谢观南:“你怎么会在这儿?”

见他脸色还是很差,这会儿眼睛里的血丝更多了,连下眼睑都青了些。

江锦瑟迟疑了一下,怔怔又问:“你……在这儿一夜了?”

谢观南抿抿唇:“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没打算告诉我?”

他温和的语气里带着一丝责怪。

江锦瑟看了眼角落里的破桌椅,苦笑:“我不说,难道你会不知道吗?”

梁易几乎天天来这儿买东西,怎么会瞒得过谢观南。

默然了一阵,谢观南见她喝完药了,才道:“这里不安全了,去我府上住着吧。”

江锦瑟眼神一滞,拿着碗的手渐渐收紧。

这儿的确不安全了,那帮人让她三天内离开扬州,明摆着她不走还会找她麻烦。

可是去谢观南府上,她还是有些不情愿。

和他同在宅院,她总觉得还是过着从前那样漫无尽头的等待生活。

只是不能连累了江知言……

“再说吧。”江锦瑟推辞着,想借着这两日好好想想。

谢观南再想劝,却也知道她的性子,便也没有再说。

让梁易守在铺子里后,他上了马车,直赴唐府。

唐家地处扬州城东边,而当谢观南到了唐府外后,也不免为唐家宅院的奢华所震惊。

就府门而言,堪比一品国公的府邸。

随行的小厮去和唐府守门小厮说了两句,唐府小厮忙走了过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