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全文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抖音-蒋雪樱殷鼎梓在线阅读大结局

2023-11-28 17:17:05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一时之间,众人哗然。

盛京城中享有盛誉的段云霆,这个在边疆立下赫赫战功的翊王居然主动相邀叶四小姐!

无疑这是一个天大的惊雷,在人群之中炸开。

众多先前踌躇不前的贵胄子弟也都纷纷后悔自己的犹豫。

这翊王是什么人!他居然都能邀请叶四小姐,自己还听信什么谣言。

这叶四小姐身份显贵不说,容貌气质都属盛京城一众贵女里的上上乘!

蒋雪樱偏头看向旁侧的段云霆,杏眸诧异不已。

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道:“翊王殿下此举我知是想替我正名,但不曾想会有损自己的名声?”

段云霆锋利的眼眸扫过惊讶的众人,落在蒋雪樱身上时变得柔和了许多。

“叶四小姐又怎知本王不是真心?”

闻言,蒋雪樱眸色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她走到段云霆的面前,福身道:“翊王殿下莫要打趣,臣女实在担待不起。”

说罢,她看向皇帝和皇后,道:“陛下、娘娘,臣女身子有些不适,自请先行告退。”

皇后叶箫月脸上的担忧之色渐浓,伸出手:“小妹?”

皇帝将皇后的手拦下,摇了摇头。

“既是如此,师妹先去皇后的椒房殿歇着吧。”

蒋雪樱应下,起身逃离似地离开了御花园。

御花园中,人人面面相觑。

段云霆锋利的眼眸暗了又暗。

皇后叶箫月叹道:“翊王,本宫的妹妹就是那个倔性子,你……”

“皇后娘娘不必忧心,本王既是喜欢一人,自是愿意等,不会因为这一点拒绝便退步。”

说罢,佳人离开,段云霆也没有兴趣再待在这御花园中。

便告身离开了。

第38章

这一场赏花宴最终以蒋雪樱的离开,不欢而散。

椒房殿中。

古着的雕花楠木桌上陈列着许多不同的小物件。

蒋雪樱一眼便看出这是她与二姐、三姐还有爹爹的一些物件。

有她幼时学医的银针、有二姐最爱看的书卷、还有三姐的短刀、爹爹的书信……

“四小姐,这都是娘娘最宝贵的一些东西,每日都会让奴来打扫一遍灰尘。”

皇后叶箫月身边的贴身嬷嬷青鸢轻声走近,低头恭敬道。

蒋雪樱看着来人,微楞。

“大姐她是后宫之主,本就不能随意出宫,那日从穆府出来为了接我定是费了不少功夫,三姐也是……”

她一边思量一边说道。

青鸢点了点头,看得清楚,道:“娘娘对四小姐可谓是关心备至,如今这赏花宴便是专为四小姐所设,四小姐这般冲动离去,未免也有些不给娘娘面子。”

蒋雪樱拿起楠木桌的银针,在手中捏了捏。

回头看向嬷嬷。杏眸之中泛了泪:“我知道大姐都是为我好,还有爹爹和二姐三姐他们,但……”

话没说完,嬷嬷十分有眼力见,道:“老奴知道四小姐心里也有苦衷,不愿接受这番相看的好意,但四小姐可曾想过,娘娘他们也是出于担心你,若是四小姐当初没有执意要嫁给那穆大人,他们也不至于如今这般忧心你。”

蒋雪樱怎能不知,刚想说话,又听嬷嬷劝道:“那翊王殿下是陛下的亲弟弟,知根知底,相貌品性、地位身份与四小姐相配都是上上的良选,更重要的是翊王殿下也是爱慕四小姐的,与穆大人的那段感情,四小姐也该放下了。”

蒋雪樱捏紧了指尖的银针,她并非没有放下,只是不想再陷入感情之中而已。

正想着,寝殿的门被人推开。

来人正是她的皇后大姐和皇帝师兄。

叶瑾忙放下银针,下意识地行礼,却被皇帝扶住。

“师妹,私下里不必向我行礼,我还是你的师兄,你忘了吗?”

蒋雪樱点了点头,微微攥紧了衣袖。

皇后叶箫月走到她的身旁,轻声道:“小妹,我知你不愿,是大姐急于看到你过好,没有考虑到你愿不愿意,今后不会逼你做不愿的事,我也会同二妹和——”

“大姐。”

蒋雪樱打断,深吸一口气后,看着叶箫月道:“是我不懂事,或许嬷嬷说的没错,我不该那般任性让你们担心,相看一事我会认真考虑。”

闻言,皇后脸上的忧心更重了:“小妹,不必如此勉强于自己,如今没有人会逼着你做你不愿之事。”

蒋雪樱抬头看向自己的大姐,杏眸之中有着星星光点:“大姐,其实我早就放下了殷鼎梓,你们不必担心。”

皇后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皇帝见状,道:“不说这个了,师妹可想回圣医谷看看师父?也有许多未曾回谷中看看了。”

蒋雪樱看着师兄这番模样,疑声道:“师兄你……要去?”

皇帝打笑道:“我可是师父的大弟子,有什么理由不去,不必担心,届时我便称静养,同你一样偷偷溜出去便好。”

第39章

蒋雪樱的脸上神色抖然僵硬,原来当初她偷溜出宰相府之事,师兄都知道。

想及圣医谷,她的眉头有些微蹙,道:“我也很想回去看看,先前给师父寄出去的信如今都还未曾收到回复。”

话落,皇帝的脸色凝了凝:“按理说,师父接到你的信,一般都是不出七日都会有回信,这都已经几月有余……”

蒋雪樱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皇后上前一步,看向蒋雪樱,道:“小妹,圣医谷情况不明,你若是要去,便将我身边的青鸢带上,她在我身边多年,经验老道,定能护你一二。”

蒋雪樱刚想拒绝,说自己有师兄这尊大佛。

但一抬头便看到大姐担忧的脸,拒绝的话梗在了喉间,最后道:“谢大姐。”

……

与此同时,盛京城外的一桩别院。

此处是殷鼎梓安置姑母,特意买下的一处庄子。

有山有水,倒是一方僻静适宜安养的地方。

正要踏入院子,便听到里头服侍姑母的丫鬟急冲冲地冲出来,喊道——

“不好了不好了,穆老夫人头疾又发作了,还呕出了好些血!”

殷鼎梓瞬间心头一紧,疾步朝屋子里头走出。

只见床榻之上,穆老夫人扶着头,痛叫不已,险些摔下床。

殷鼎梓连忙扶住,哽咽道:“姑母,您不是差人和我说您这一切都好吗?”

穆老夫人听到声音,强忍着疼痛睁开眼。

“尘儿,你来了。”声音沙哑。

殷鼎梓攥紧了广袖,只道:“我去给您找大夫。”

“没用的,我这头疾是老毛病,你都给我找了那么多大夫了,哪一个说能治好?从前在穆府是我识人不清,你与宰相府那丫头分离也有我的过错,不然你何至于因为姑母的连累官降三阶,你的仕途……都是姑母所害,姑母对不起你!”

殷鼎梓眉头紧蹙,沉声道:“是侄儿的过错。”

看着姑母受此疼痛,殷鼎梓的心中揪成一团。

忽然想到了什么,他道:“姑母,从前是她将你的头疾缓解,如今我去找找她,兴许能为您求一求药。”

说罢,他起身,也不顾不上穆老夫人的反应。

“照顾好姑母。”

黑眸看向一旁候着的丫鬟,便大步离去。

……

在宫中陪着大姐住了一夜。

清晨,与师兄商量好去圣医谷的事情后蒋雪樱便匆匆地要回宰相府整理行李。

青砖铺就的宫道上,笔直绵长。

蒋雪樱拢了拢衣襟,天气已经逐渐转凉。

青鸢小心恭谨地跟在她的后侧,随时听候吩咐。

宫道一向干净,两侧还能看到有内侍在清扫落下的枝叶。

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到了宫门口,蒋雪樱迎面见了一人,便是殷鼎梓。

他一身便服,负手而立,像是刚刚去完哪,在等什么人。

蒋雪樱撇过眼,不着痕迹地绕过他,显然是不愿与他有瓜葛。

然而殷鼎梓却喊住了她:“芸儿。”

蒋雪樱脚步微顿,她深吸一口气后转过身看他:“我道是谁站在这里,原来是穆大人。有什么事吗?”

第40章

殷鼎梓漆黑的眼眸直直看向她,声音低沉:“我知道不该再来见你,但不得已而为之。”

威风将蒋雪樱额前的碎发吹起,步摇流苏在鬓间发出清脆的响声。

她将衣领拢得更紧了些,明亮的眼眸不经意地瞥向殷鼎梓脸上的三分局促。

“什么事情能够让穆大人不得已为之,我不想知道,穆大人请回吧。”

说罢,蒋雪樱踩着金丝楠绣鞋,头也不回地离开。

殷鼎梓想要追上去,却被蒋雪樱身边的嬷嬷青鸢拦住。

青鸢跟在皇后身边多年,早先就听过蒋雪樱与殷鼎梓的事情。

如今被蒋雪樱带在身边,更是打听了不少。

她看向殷鼎梓,沉声道:“老奴奉劝穆大人一句,莫要肖像不该肖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