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司沐汐傅砚南精彩章节小说_司沐汐傅砚南最新更新阅读

2023-11-28 17:15:16 7
2023-11-28 7
点击阅读全文

没有想起过她?”傅砚南的声调还是平稳的,但只有离他最近的司景翊才能看清他眼里隐忍的愤怒。

司景翊心脏骤然停了一拍,感觉自己好像被逼着站在悬崖边就要跳下去一般。

他不敢回答,因为他从没想起过来司沐汐。

是直到傅砚南冷着脸质问“司沐汐呢”的时候,他才发现少了个人。

他不回答,傅砚南就不松手。

一旁的司母感觉傅砚南像是要把她儿子掐死一样,忍不住靠近了一步:“傅先生,沐汐的死我们也很心痛……”

“心痛?”傅砚南冷声打断她,语气里的讥讽丝毫不掩饰。

他把司景翊随手往外一扔,走到司母面前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她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她是你的亲生女儿,但你说你对她的死很心痛?别装了,那才是心痛的表现。”

他说完,转手指向一个人。

众人齐齐看过去,只见傅家的管家站在最偏僻的一个角落掩嘴哭泣。

也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才发现她的哭声断断续续持续了很久,只是没人在意,下意识给忽略了。

司母的表情瞬间变得难以言喻。

傅砚南面如冷霜,再没多看一眼这一家子虚伪的面孔。

他撤回步伐离开司母,走回到司沐汐的尸体旁。

“三天时间,找出放火的人。如果你们找不到,等我找的时候,司氏就不是被收购那么简单了。”

第13章

傅砚南冰冷的声音落下,司家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复杂难言。

但他毫无疑问并不在意。

他对大院的守卫做了个手势:“把她带回傅家。”

再转身对管家稍稍放轻了语气:“李妈,你带他们去东院,好好安置她,在葬礼开始前别让人打扰她。”

管家忙擦了眼泪点头:“是,是,傅先生,都交给我吧。”

两个守卫听命去抬司沐汐尸体的担架。

刚抬起,司明诗站出来:“傅先生,你带走我妹妹的尸体要做什么?她是司家的人,就算安排葬礼也是我们家的事。”

傅砚南掀眼看来,目光尖锐寒冷:“她不是了。”

司明诗怔住。

而傅砚南已然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这一场骇人的火灾事故至此仿佛终于结束。

但司父看着变成废墟的大宅,耳边回响起傅砚南的话,心头只发凉。

而司母忙拉着司景翊坐上救护车,拉着护士赶紧给她儿子处理伤口。

只有司明诗看着刚才放在司沐汐尸体的那块空地,问出了所有人心中最想问的那个问题:“傅砚南不是残了吗,他怎么站起来的?”2

没人能回答她。

……

傅家,大宅客厅。

傅砚南坐在沙发上脸色冷沉一言不发,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步月歌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站在默默站在一旁。

没一会儿,管家走进来:“傅先生,一切都安置好了。”

傅砚南低应了声:“那李妈,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注意身体。”

司沐汐从小就在司家不受宠,又经常被司家夫妇遗忘,所以童年几乎都是在傅家度过的,是管家李妈看着长大的。

管家不能说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但也是当成了一家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司沐汐这么年轻就会离世。

想起那几乎快要不成人样的轮廓,管家眼眶又红起来。

她忙给擦去,朝傅砚南点了点头:“好,傅先生,您也早些休息。”

说完就转身离开。

助理还没走,他先是看了眼步月歌,而后视线落在傅砚南的腿上,犹豫开口:“傅总,您今天……”

话说了一半,傅砚南忽然抬眼看向步月歌:“起火之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司家?”

步月歌愣了愣,垂在身侧的两只手不自觉蜷了蜷:“傅先生,原因我解释过了……您是不是不相信我,觉得火灾和我有关系?”

傅砚南毫无情绪波动的收回目光:“这是你自己说的。”

步月歌心里一个咯噔。

她还想再开口时,傅砚南站起身喊了助理一起走进了书房。

咣当一声,关门的声音在安静中格外清响。

那一瞬间步月歌紧绷的身体立刻松软下来,她扶住沙发把手,低头深深呼吸了好几下。

再抬头看向书房的方向时,她的眼里闪过了一抹精锐的光。

另一边,书房里。

助理站在书桌前,垂眼恭恭敬敬的看向傅砚南:“傅先生,您今晚暴露了双腿无病可以正常行走的事情,很多人都看见了,恐怕……”

傅砚南抬手拦住他话头:“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想让你去做另一件事。”

说着,他将一份文件顺着桌面滑去助理面前。

助理一目十行的看完,脸色瞬间微变:“傅先生,这……”

傅砚南挥了下手:“按照我说的做。”

第14章

傅砚南和助理在书房聊了很久才出来。

等他们出来时,步月歌早恢复成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仍静静站在刚才的地方。

助理走出书房后就直接离开了傅家。

而傅砚南又坐回沙发。

他双腿岔开,右手肘抵在右膝盖上,左手抬起去拿茶几上的热水壶,就要把热水往茶壶里倒。

步月歌几步走上前握住傅砚南的手腕,就像刚才阻拦他掀起白布一角那样。

“傅先生,已经很晚了,现在喝茶的话您等会儿就睡不着了。”

傅砚南任由她把自己掌心里的热水壶拿走,整个人向后倾,直到背脊靠上绵软的真皮沙发背,他才淡淡瞥向她:“这么关心我?”

他语气明显刚才问她为什么在司家时不一样,好像又回到了两人平时相处的样子。

她提着的那口气舒了出去,脸上也带上笑容:“我跟着傅先生,就是傅先生的人,怎么能不关心傅先生的身体呢?”

步月歌自认为自己的语气、言语和神情都没有问题。

但说完,傅砚南却没再开口。2

他右手撑着侧脸,就用那样平静却瞧不清情绪的眼睛看着她。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步月歌越发坐立难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直被盯上的猎物,下一秒就要死在猛兽的利齿间一般。

她趁着俯身把热水壶放回茶几上的功夫急忙别开眼:“傅先生,今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您早点休息吧,我……我也先走了。”

她撑着沙发就要站起来。

“啪”的一声,傅砚南却直起身子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让傅泽先回去了,没人开车送你。”

傅泽是傅砚南的助理,就是刚才离开的那个人。

步月歌抿了抿唇,一时拿不准他话里的意思,只能犹豫开口:“没关系,我可以打车……”

傅砚南淡淡打断她:“今晚留下来吧,先睡客房。”

话毕,步月歌当即怔住了。

她跟在傅砚南身边算算也快有三个月了,虽然对外别人都以为她是他的新女友,但其实他没说清楚过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从来没主动碰过她。

他们最亲密的时候,是司沐汐回来那天,她故意亲了他脸的那次。

他不说不做,她就也不敢逾越。

所以当听到傅砚南让她留在傅家过夜时,步月歌的眼睛里很明显升起喜悦。

不过她也知道不能太喜形于色,垂眼含羞道:“我听傅先生的。”

下一秒,她侧脸忽然覆上一抹冰凉——

是傅砚南用左手捧住了她的右脸。

“今天她打你那巴掌疼吗?”

步月歌怔了好几秒,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司沐汐。

她摇了摇头:“不疼……说到底是我做错了,我只跟傅先生认了错,但没来得及和沐汐道歉,她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

“她离开后我就想求她原谅,但她一直不接我电话,所以我才去司家,却没想到……现在我再也没机会和她道歉了。”

步月歌说着,连眼角都红起来。

不想下一秒却听傅砚南说:“她死了,为打你一巴掌付出了代价。”

第15章

步月歌浑身一僵,猛地抬眼看向傅砚南。

嘴唇翁动半天,她犹豫着吐出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