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林向晚宋青山(林向晚宋青山全文在线看)-林向晚宋青山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5:57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动身子了他才趴下,将她背在背上,摘下帽子盖住她的脸后才慢慢骂爬出去。

“担架担架!快!”

将女孩小心翼翼放到担架上后,袖口忽然被攥着。

军帽子下,林向晚的声音细小但清晰:“哥哥,你别走……”

第23章

面对着女孩微弱的祈求,宋青山心都缩成了一团。

他轻轻握了握林向晚的小手:“哥哥不走,哥哥要去救别的人,你乖乖去治疗,我会去看你的。”

听到这话,林向晚才慢慢松开手:“那……那哥哥记得要救我爸爸妈妈,还有弟弟……”

“……好。”

看着女孩被带去临时搭建的医院,宋青山才跟着战友去另一边救人。

直到所有人精疲力竭,连长才让大家休息。

所有战士累的直接睡在了木板、马路还有废墟上,但宋青山坐在一边,根本睡不着。

他摸了摸胸口,失去意识前,那颗子弹是结结实实打到了他的心脏。

想不到醒来居然回到了1976年……

他拧了把胳膊,很疼,不是梦,世界上竟然有这种事!

“哎,想什么呢?不抓紧时间眯会儿?”徐建国坐过来,用手肘撞了撞他屈起的膝盖。

宋青山看着他年轻朝气的脸,眼神微沉。

今年是他当兵的第二年,徐建国之前跟他是一个新兵连的,又一起被分配到了步兵连,算是铁哥们儿。

徐建国说自己从小的志愿就是当兵保家卫国,可谁知道会在当兵第三年被查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遗憾退出了他最热爱的军旅生活。

“你又发什么呆啊?”徐建国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宋青山蹙起眉,拍了拍他的肩:“等救完人回去,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生病这件事不可避免,他只能让他早点发现病情,免得拖到最后更加严重。

可徐建国一头雾水:“每年不是都有体检吗?干嘛还要去医院检查?”

宋青山没有说话,而是起身往临时医院去。

“你去哪儿啊?不睡觉了啊?”徐建国低声喊。

“我去看看舒晚。”

闻言,徐建国脸上闪过抹疑惑:“舒晚?救了那么多孩子,怎么就对这个小姑娘这么上心?”

借着钨丝灯昏暗的光,宋青山找到已经熟睡的林向晚。

他轻轻坐下,抬手轻轻拂过那张稚嫩的脸,目光有着与他此时年龄不符的沉重。

无论如何,林向晚还活着,还活生生在自己的面前……

宋青山眼眶一热,险些因为这迟来的认知惊喜而落下泪。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动不动就哭了?真不像个男人。

可下一瞬,他的心一下又被捏了起来。

按照他曾经的记忆,明天他们就会去临川县的岳梁镇,当时他跟林向晚连道别都没来得及……

宋青山拧着眉想了半天,从衣服上扯下一枚扣子,又朝医生借了纸笔。

‘等着哥哥,哥哥会回来找你。’

将写好的字条跟扣子放在林向晚的枕头边后,他又看了很久,直到听见集合的哨声,才不舍起身离开。

次日。

天刚亮,军区的支援部队赶到,宋青山一行人准备前往岳梁镇救援。

收拾东西时,宋青山还是忍不住朝临时医院看,眉目流露出担忧和不放心。

一边的徐建国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你还看,到底在看什么?”

宋青山冷不丁回了句:“看媳妇。”

第24章

短短三个字,险些让徐建国呛死,他见鬼似的瞪着一脸面不改色的宋青山:“你说的是那个叫林向晚的孩子?她才十二岁,咱可是军人,你别犯原则错误!”

宋青山背上绳子,拿起兵工铲:“人总是会长大的。”

说完,便抬腿上了车。

徐建国愣在原地,久久都没能回神。

……

两个月后,救灾工作初步告终,宋青山所在的连队返回了淮东军区。

趁着修整休息的间隙,他去了通讯室,拨通了家里的号码。

听筒里传出几声带着电流的嘟声后,传来宋父威严的声音:“哪位?”

“爸。”

听见宋青山的声音,听筒那端默了半晌,紧接着宋父语气多了丝愠怒:“你还知道给家里打电话,我以为你眼里早就没有我这个爸了!”

宋青山微垂眼眸,没有像曾经那样顶撞回去。

父亲是江宁省委书记,名副其实的高官,也一心想让他这个唯一的儿子走官途,可他自小对当官没兴趣,只想参军。

终于在两年前,他瞒着全家报名入伍,跟父亲大吵一架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了。

有求于父亲,宋青山也不得不软下态度:“爸,有件事我要拜托您,临川县城东的福利院里有对叫林向晚和林家豪的姐弟,麻烦您把他接回家里去照顾。”

“什么?”

宋父声音里满是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儿子为什么要接一对远在临川县的姐弟回家照顾。

宋青山没有像跟徐建国似的说林向晚是他媳妇,而是解释道:“我去临川救灾时救了林向晚,他父母都不在了,只剩她跟她弟弟,我答应过她,会照顾他们的。”

他深知父亲是个面冷心热的人,果不其然,那头很快传来父亲一声叹息:“行,听你这么说,那两个孩子还真是挺可怜的。”

“谢谢爸。”宋青山由衷地说了声,又补充了句,“对了,您记得带上我的照片,不然她不会信的。”

宋父似是不习惯他突然这么‘乖巧’,哼了一声:“你要真谢谢我,就乘早退伍回家,不走官途也好,早点成个家,我也好少操些心。”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宋青山弯了弯嘴角,他肯定是要成家的,但林向晚现在还太小了,就算照农村女孩嫁人的岁数也还要五六年。

不过他等得起,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多久他都愿意等。

几天后。

照着宋青山的话,宋父亲自去了临川县福利院。

等找到儿子说的林向晚和林家豪时,不免有些愣住。

林向晚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但长得很是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好像能看进人的心里。

而林家豪还是个两岁的奶娃娃,但他躺在床上,右小腿空荡荡的,手里捏着半块苹果咿咿呀呀的啃着。

林向晚坐在弟弟床边,看着手里的一颗扣子发呆。

看着这姐弟俩,宋父于心不忍,他走上前蹲在林向晚面前:“你叫林向晚是不是?”

林向晚诧异看着面前陌生的伯伯,睁大了眼:“伯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有人让我来接你跟弟弟回家。”

听了这话,她怔了一下后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我要等哥哥回来找我!”

第25章

宋父一下愣住了,她还有个哥哥?

林向晚对待珍宝似的捧着手里暗金色的扣子:“哥哥说让我等他,如果我走了,他就找不到我了。”

想到匆匆离开,她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的军人哥哥,心里格外难受。

宋父这才反应过来,林向晚口中的‘哥哥’可能就是宋青山。

他忙从口袋拿出宋青山的照片给她看:“你说的哥哥是不是他?”

林向晚看去,眼神登时一亮:“是的!就是他!您是……”

“我是他的父亲。”

闻言,她脸上闪过抹诧异,哥哥的爸爸!?

“是他让我来接你们的,以后呢,你跟你弟弟就在我们家生活,好不好?”宋父难得有耐心地劝导。

或许是合了眼缘,他挺喜欢这个乖巧的小女孩的,只可惜年纪太小,要不然做儿子的对象也不错。

可林向晚没有立刻回应,骤然父母双亡,年幼的弟弟又截肢,他们去了会不会添麻烦?

“伯伯……”林向晚目露难色,“我,我跟弟弟在这里挺好的……”

宋父看出她的顾虑,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是哥哥要伯伯把你们接去的,要是你们不去,哥哥会跟伯伯生气,还会吵架。”

说话间,他不仅失笑。

哪怕是对待宋青山那个亲生儿子,自己都没这样温柔细心过,果然儿子跟女儿还是有区别的。

在宋父的再三劝说下,林向晚终于答应跟他去江宁了。

……

几天后,刚下完训的宋青山被告知通讯室有他的电话,连忙赶过去。

除了父亲,应该没有谁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