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抖音新书热荐夏诗染傅子理_夏诗染傅子理小说全文无删减

2023-11-28 17:11:42 21
2023-11-28 21
点击阅读全文


“轰!”
脑子里紧绷的弦,在这一刻彻底崩断。
夏诗染踉跄一步,狼狈扶住墙壁。
“轰隆”,屋外又一道雷鸣,闪电照亮夏诗染煞白的脸。
她掐着手心,失魂落魄离开。
回到病房,在一阵阵雷鸣中,夏诗染躲到病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手机屏幕上还是她和傅子理高中时的合照。
【以后再怕打雷记得给我打电话,就算隔着半个国家我都能飞到你身边来】
夏诗染盯着屏幕上的少年,脑海里却浮现他和白浅浅接吻的场面。
她抱紧自己,呼吸一下比一下艰难。
……傅子理。
为什么要骗我?
你为什么要变啊……
一夜昏沉。
第二天清晨,雨已经停了。
护士见夏诗染郁郁寡欢,带着她出去透气。
雨后的泥土散着清香,夏诗染站在花园里,头顶是漫天的斜阳,一眼望不到头的霞光美不胜收。
她忽然想起,几天前傅子理还抱着她跟她承诺,订婚之后要带她去北极看极光。
这才过去短短几天,竟然变成了这样。
婚礼没了,极光也没了……
心口忽得又有一阵刺痛,夏诗染按住心口,深呼吸一口往回走。
刚一转头,就见傅子理小心珍重扶着白浅浅,正慢慢往她这边走来。
他低头温柔的模样,从前只属于她一个人。
夏诗染怔愣看着,心头猝然加剧,忽得一脚踩空,整个人脱力从台阶上往后倒。
“夏夏!”
傅子理骇的瞳孔骤颤,迅速松开白浅浅冲过来,一把将夏诗染抱在怀里。
四目相对,他的眼眸还带着没散去的慌乱紧张:“身体虚还出来吹风干什么,我抱你回去。”
白浅浅被晾在一边,冷飕飕的视线一路追随两人的背影直至看不见,袖子下,她攥紧了拳头。
……
十分钟后。
傅子理小心翼翼将夏诗染放在病床上,眉宇拧作一团:“下次小心点。”
夏诗染抿唇看着他的眼睛。
他眼底分明有情,可她却没有从前半点喜悦。
手指紧紧攥着被子,想到刚刚看到的一幕,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你还爱我吗?”
傅子理回答的毫不犹豫:“爱。”
他温柔的看着她,抬手碰了碰她的发:“乖,相信我好不好,我只属于你,等过了这个月,我们再重新举办婚礼,等我。”
失而复得的柔情精准击中夏诗染的心。
可下一秒,傅子理却撤回手站起身:“浅浅还在外面,她身体不好,我不能放她一个人,夏夏,我先走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挽留的话哽在夏诗染的喉咙。
傅子理,你现在真的只属于我一个人吗?
思绪翻涌,脑海刺痛间,系统面板的倒计时又浮现——
【死亡倒计时:3天15小时24分】
脑袋越来越昏沉,这一觉,夏诗染睡得格外久。
久到她莫名觉得危险,她拼尽力气睁开眼,却猛然发现自己被人绑到了几十米高的天桥上!
桥下,是湍急的河水。
夏诗染惊恐环顾四周,才发现不远处,是和她同等遭遇的白浅浅。
是谁要抓她?
像是印证她的猜测,身后传来一道穷途末路的叫喊——
“傅子理!我为傅氏发展付出了最宝贵的十年,你却一句老了就把我开除,现在我出去根本找不到工作,老婆也带着我儿子走了!”
“你把我逼到绝境,让我活不下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你选吧,你未婚妻和你小情人,我准你带走一个,不过另一个必须死!”
“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别伤人!”
傅子理的声音从桥那头传来。
白浅浅仿若抓住了救命稻草,惊恐大哭:“子理救我!我好怕!”
夏诗染手腕被绳子勒的生疼,她抬头看着不断靠近的傅子理,刚要开口,却被绑匪打断——
“赶紧选!再不选我让她俩一起死!”
“3!2……”
夏诗染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下一秒,却听到傅子理喊出让她近乎绝望的一句——
“放了浅浅!”
抖音新书热荐夏诗染傅子理_夏诗染傅子理小说全文无删减


耳边,有一瞬嗡鸣。
夏诗染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几个小时前,傅子理的那一句——
【我只属于你】
成了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对不住了夏小姐,看来,傅子理也没传说中那么爱你,死后报仇记得找他!”
话落,男人将她狠狠一推!
“扑通!”
“夏夏——”
隐约间,她好像见到傅子理惊恐的担忧,可冰冷的河水已经争先恐后灌进她的口鼻,夺走了她的呼吸。
夏诗染的身体在不断下坠,身体的热度流失的极快,窒息之感铺天盖地。
她这是……要死了吗?
……
“夏夏!夏夏别睡,你看看爸爸妈妈!”
“夏夏!对不起!”
“求求你醒来好不好,诗染!”
“……夏夏!”
夏诗染听到好多人在叫她。
有爸爸妈妈,还有傅叔叔傅阿姨,以及,那个把她推入深渊,给了她当头一棒的傅子理……
喉间猛然一阵剧痛,夏诗染咳嗽着睁开眼,赫然入目的是傅子理那张陡然放大的脸,只是胡子拉渣,满脸颓丧。
她没死?
见她醒来,男人更加用力的握紧她的手,嗓子哑的不像话:“夏夏对不起,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陷入危险。”
夏诗染听着,入水时的窒息却莫名上涌。
她偏开头,抽回手不看他。
遇事素来从容的傅子理,头一次生出莫大的惶恐和不安来。
“夏夏,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不选你……那桥太高了,浅浅刚做完治疗,她掉下去必死无疑。”
他的辩解有些语无伦次:“我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你就算掉下去也不会有事,夏家和傅家会全力救你,夏夏,你能理解我的,对吗?”
夏诗染被气的喉咙腥甜。
她扭头死死看着这个曾经把她护在手心的男人,只觉得陌生至极。
“傅子理,白浅浅才做完治疗需要你保护,所以我就活该被扔进河里?”
傅子理僵在原地,面色不大好看:“夏夏……”
“滚!我不想看到你。”
夏诗染转过头去,滚烫的泪含在眼眶,灼的她发抖。
傅子理手指攥拳又松开,好半晌,他无奈叹口气:“好,我先走,等你情绪稳定了我再来看你。”
夏诗染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直到听到关门声,她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呕出了好大一口血。
与此同时,系统提示——
【死亡倒计时:2天06小时12分】
夏诗染只看了一眼,低头把手上的血迹清理干净。
她才把擦手的帕子藏起来,夏母便推门急急走了进来。
“夏夏还有哪里难受?跟妈妈说。”
看到了母亲泛红的眼眶,jsg夏诗染的心狠狠一坠,面上却不敢显露:“妈,我想回家。”
医院里好冷,她不喜欢。
她没多少时间了,临死前她想陪在爸妈身边。
掐着掌心,又牵强扯出一抹笑:“你们应该给我做了全身检查吧,不是没事吗?我不喜欢医院消毒水的气味,医院的安保还没有我们家的好呢。”
夏母看着女儿期待的脸,硬生生压下心头的不安。
心疼的将人抱进怀里,夏母喉间溢出一丝哽咽,说着不知道是安慰谁的话。
“我的夏夏就是天上的小福星,三年前能奇迹病愈,这次从几十米高的天桥上掉下去也没事,以后一定能好好的。”
“不过这次傅子理做的太过分了,结亲又不是结仇,夏夏你放心,妈妈一定要傅家彻底给你个交代。”
提及傅子理,心痛再次袭来。
夏诗染疲惫的闭上眼,敛下了眸中的痛苦与悲戚。
她也想看看,傅子理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这溃烂的爱情,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