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宋南笙沈墨言(完整版)热文小说阅读-宋南笙沈墨言全文抖音热推

2023-11-28 17:16:28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只是没想到之后会有人给他注射药物而已。

让记忆错乱变成了彻底失忆。

秦弈怀扶额,“所以……他当年自愿让你催眠,把有关时尔的记忆都按在了陆映夕的身上?这根本就不科学?”

时遇耸了耸肩,“的确,人是不可能控制潜意识的,这根本不可能,可是爱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不是吗?”

秦弈怀心里挺难受的,他不知道自己的好友曾经为时尔做过这么多。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沈墨言总是说深爱“陆映夕”,两个人在外人眼中却总是分外客气疏离的原因了。

秦弈怀忽然就有点明白,沈墨言为何在最开始一边受她吸引,一边又恨她,还死不承认了。

秦弈怀看了时遇一眼,也知道时遇大概是不清楚时尔用“宋南笙”的身份嫁给沈墨言这一年受的委屈。

所以,等着分开之后,秦弈怀就专门给时尔打了一通电话。

时尔接到秦弈怀电话的时候,挺意外的。

“怎么了,秦医生?”

秦弈怀问起她

,还怪不怪沈墨言。

时尔愣了下,勾唇一笑,反问道:“你说呢?”

“我可以解释沈墨言为什么性情大变,其实他不是那种目中无人的人,不尊重女性的人,可他去将所有的坏都带给了你……”

时尔叹了口气,觉得沈墨言的这帮朋友对他还真的是好呀,无论是封朗还是秦弈怀,真真的对他好的没话说。

“你二哥应该跟你说过,他记忆错乱的事儿了吧,他只是为了护着给救赎他,让他感受到温暖的人,时尔……你一直爱他,可是他也一直用她的方式在爱你。”

“爱我,就是欺负我,不把我当人呗。”时尔道,回首往昔,那些事还是挺刻骨铭心的伤人了,只是她在做出选择之后,刻意不去想这些事,但是不代表这些事不存在。

如今想起来,也会丝丝扯痛。

“可是那个时候,他以为陆映夕就是他心里的人。”人在撕扯与挣扎间会滋生出恶魔,“沈墨言如果知道自己失忆过,或许就没有这么矛盾了……”

时尔知道的,二哥说过她,造成两个人现在这个局面的不是沈墨言一个人的错,所以之后……她就没那么怨沈墨言了,也没有将错误全都强加在他的身上。

秦弈怀打这通的电话,意思是想让她主动打电话给沈墨言,也算是给他一点安慰,毕竟他真的太苦。

时尔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然后继续看书。

时妈站在女儿的门口,听到了她的电话,端着水果进房来。

“妈……”

时妈坐在他对面,“期期给我打过电话说他想谈恋爱,有合适的女孩子给他介绍,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只要你喜欢,爸爸妈妈都是支持你的。”

时尔一听到妈妈这样说,心里就难受了,父母总是先低头为孩子妥协的那一个,她歪在老妈的怀里,“您放心,我不会拆您跟爸爸台的,自从二哥跟我聊过,我大概猜到当年他失忆也好,记忆错乱也好,都是为了我的安全,我心里就没有那么恨了,但是无论什么

原因,他对我的伤害也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如果让我们两个和好如初,我又觉得不舒服,特别是最近……他对我好,让我有一种错觉,就觉得他回来了,我又拒绝不了。”

所以,她有时候也挺烦。

“有些伤痕需要时间来抹平,但是如果用深情来治愈那些伤会好的更快。”时妈说。

时尔脸埋在妈妈的怀里,“如果他能回来,我愿意再试一次,对我,对两个孩子,最好的,是不是?”

“那你就再等等看。”时妈说,“虽然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但是首先得你自在,如果你不自在,对方会感受到的,别勉强自己。”

时尔点头,“好,其实我明白秦弈怀的意思,让我多关心他,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

所以,时尔就暂且没给沈墨言打电话。

而沈墨言也没有再找过他,总之,就两个人各忙各的的。

沈墨言很忙,找了私私交不错的股东聊了聊,他们倒是不偏不倚的,都是拿业绩说话的,收益非常的不错,如果股市上真的有什么动荡不安,他们也会支持他。

股东示好,沈墨言自然也要表示自己的诚意,聊到了很晚,晚上还喝了酒。

许纵看他这个样子,真的是急得不行,“您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有好几天,团子都没见您了。”

提到女儿,沈墨言心里也不好受。

有那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在暗处,他岂敢为了一时的欢愉,不为她们做打算?

或许是用过药物的原因,他头痛的愈加厉害了。

让许纵给封朗打了个电话,主要目的是让徐卿卿传消息。

徐卿卿电话里听到许纵一脸着急,没法子的让封朗劝沈墨言休息什么的……还说找时遇做过一次催眠,半点不能再劳累,如果在这样下去,他随时可能因为身体透支而晕倒。

徐卿卿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又约了吴莹,她必须要拿到自己的视频,不然她不会再给消息。

沈墨言回到家没多久,许纵就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了一个新线索。

第398章:又抛弃她一次?

这个新线索是许岁欢提供的,是陆运。

沈墨言第一感觉是不可能,陆运会为了陆映夕对他下杀手?

根本犯不着,因为动机实在是不够。

沈墨言挂了电话就觉得挺搞笑的,这还真就遇到对手了呢。

当年因为这个人,他把时尔“抛弃”了,这四年多过去了,他竟还是一筹莫展。

其实越到这个时候,他越想时尔,很想给她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

可又害怕一旦电话打过去了,被她发现自己的状态糟糕,听到她无比坦然的说,没必要,过去了,他不用这个样子。

所以,思念在心头,他也忍住没拨过去,现在好歹有一丝甜蜜了,因为他记得她的样子,记得初次见面时的样子,哪怕就一点点,他竟也觉得欢心无比。

只是,记忆断续,他不知道她在当年将他错认成“渣男”之后,两个人又是怎么相遇的?

之后,沈墨言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又是一连一周,时尔没跟沈墨言联系。

而沈墨言也没时尔联系。

宋一期在津城对沈家的情况了解一些,说是沈梧成病情好转了不少,转到普通病房里去了,只是有一边是不能动的,意识还算是清晰。

只不过是沈墨言却一直都在出差,忙得不可开交。

本来没他什么事儿,有一天,他就莫名接到了许纵的电话。

说是沈墨言出差回来了,想要见他一面。

“他见我做什么?”宋一期不想去,那沈墨言八百个心眼,指不定怎么算计他呢。

他跟沈墨言除了有时尔这个牵扯,没有生意上的往来,也没有别的,不想去。

只是,最后他还是去了,去了沈墨言所住的那栋别墅。

他的车子停进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色的大狗,蔫蔫的趴在门口,懒懒的看了一眼,许纵带领他直接上了楼。

沈墨言靠在窗边的软榻上,连日来的头痛加上睡眠不足,把他折腾的够呛,他眼下是乌青的倦色,不过是仅仅的的一段时间未见,他似乎消瘦了不少。

他掐灭了手中的烟,看他一眼,坐了起来

,“来了?”

然后两个人前往了书房,路上,宋一期纳闷,“你不是戒烟了嘛,怎么又抽了?”

“尝尝滋味。”他道。

宋一期没再问。

到了书房,他所有的文件都整理好了,推给了宋一期。

宋一期打开,快速的浏览了文件的内容。

“这件事情经谁的手我都不放心,本来是找今朝,今朝太年轻了,还是找了你,事情办妥当了,我总也觉得能松口气。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