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周聿深姜念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周聿深姜念晚全文阅读大结局(周聿深姜念晚)

小丽 2024-01-04 09:54:02 16
小丽 2024-01-04 16
点击阅读全文

姜念晚周聿深 是一本更加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 周聿深姜念晚 ,这本书观念内容明确,毫无破绽,本文比较多讲诉了:鲜血淋漓的字,活生生的诅咒,不仅仅一句。“生了姜念晚那个败类,真是活该你们出车祸,全家死绝!”“快从地府滚出去拿走你们那下贱的女儿吧,别叫她活着贱踏了我们阳间的空气了!”姜念晚噗通一声跪伏在地,缓缓抬起衣袖拼命地去擦。

《周聿深姜念晚》很精彩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血淋漓的字,一头怪物诅咒,不仅仅一句。

“生了姜念晚那个败类,你活该你们出车祸,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快从地府滚出去都带走你们那下贱的女儿吧,别叫她好好活着亵渎神灵了我们阴曹地府的空气了!”

姜念晚噗通跪伏在地,抬起右手衣袖玩命去擦。

她一边擦,一边认错:“爸,妈,很抱歉……是女儿不忠不孝,害了在天上的你们都不能不能安心……”

“是我没多大用处,我怎莫就让事情变得这样了……”

“对不起,真有真是对不起!”

手擦得磨出皮,她红色的裙子都被染透,染脏。

墓园三三两两穿过祭祖扫墓的人,都在打量着姜念晚,显然认出了她是谁。

其中一对夫妻指指她:“她应该是那个作呕肮脏的姜家千金啊,现在的年轻人真够乱来!”

姜念晚使劲儿摇着头:“不是的,我没做!”

“我不卑贱,我是被绑架,我是迫不得已的……”

但她越回答,周围的人倒是就越不信:“你这样的话得起你爸妈吗?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恨把你替我掐死!”

“你这样的脏的,好好活着也家族的罪人,还还不如赶紧撤死了不管了!”

雨渐渐地大了,人群一下子渐渐消散。

到最后,只剩姜念晚空荡荡的正坐在墓碑前。

她抱着冰凉冰凉的墓碑,疲惫不堪依靠,雨水沿着那条睫毛沮丧,就像是在掉眼泪。

“爸,妈,我真是奇怪是受害者,为什么不不但成了人人喊打的罪人?”

“……我疼……我好想被抱一抱啊……”

“叮叮咚咚!”

这时,手机有有新消息提示。6

现在她都成了路人都轻蔑的过街老鼠,有谁联系联系她?

划开手机一看,却才发现是韩安妍晒了朋友圈,还顺道@了周聿深。

画面上是一只帝王绿手镯。

配字写着——

“谢谢啦周总的礼物,我好喜欢。”

周聿深也回复:“你喜欢就好。”

外边的达成好友评论:“这玉望着好眼熟,好像是某人有过显摆显摆过的周家只传媳妇的传家宝吧?”

“的确是杨总当事人安妍这种老婆了,办喜宴可得叫我们一块进来啊!”

姜念晚死死望着手镯,脑海蓦然想起了爸爸妈妈还未过世,她被收到消息周家那天——

周聿深奶奶就是为了逗她,把玉镯给了她:“这镯子先前是要给孙媳妇的,现在给你,应该是证实你是我们家的一份子。”

周聿深也用纸巾擦拭干净她的泪:“有什么呢好哭的,如果你还在周家待一天,我就护着你一天。”

那个时候,她以为是一切都会好站了起来。

但后来,她跟周聿深告白了。

从此,男人完全疏离感了她,三个月前还突然抢过她手上的镯子,怒说:“你不配戴这个,滚!”

因此,韩安妍才是配得上的这个人。

意料之中,可酸软的心那就抽痛。

姜念晚望着手机,不过想关好手机,手指却养成的习惯性按开了周聿深的号码。

“嘟——”

她一慌,下一秒,对面却马上挂断。

随即,又是叮铃一声,对方发来一条短信——

【你怎末应该还没死?】

轰隆一声一下,此番话好象是最后一根稻草,全部最后一颗稻草了姜念晚心口那拼死一搏。

又是叫她 qù sǐ 。

这是周聿深第过一次喝令了?

她爱的这样的男人,是多恨她啊……

她抬眼凝视着灰暗天空,抬起手挡开雨水,手心很快地被打湿,红腻的血水穿过手骨淌下,一滴又一滴。

“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没事吧……我明知道是受害者……为么都我希望我 qù sǐ 呢?”

她也不不会愿意脏。

还没有人去救她,被迫拍下不堪的视频,难道说又是她的错吗?

会不会确实等她死了,这一切才能平复?

她揭下裙摆里衬,咬到自己的指尖血,一笔一划写上——

【如你们所愿,我 qù sǐ ,愿天堂没有肮脏污秽,还我清白!】

没写完后,她又弯身,咚咚咚咚对着墓碑叩了三个响头:“爸,妈,不孝之子女儿来找你们了,如果能……你们不嫌我脏……”

随后,她踏着雨,左手握着里衬血布,一步一步走进墓园旁的小树林。

出来不久,一抬头,就才发现树上本来挂了根绳子。

是爸爸妈妈给自己准备着的吗?他们只希望自己去找他们吗?

那好,就这么多结束吧。

以死可证明自己的清白,那样那些人也不会再窃窃私语她的爸妈了。

她攀上树,将头伸进去,刺痛,难以呼吸很快传来。

她瞪大眼睛望向前方,雨色升腾而起间,她显然看见了爸爸妈妈冲她走进来,心疼张开了怀抱——

“爸,妈……女儿不脏……抱住我……怎么样?”

眼角终于成功滴落两行泪,她双手铺散,可手心至死仍然牢牢地紧握那块血布!

第9章

这场秋雨,淅沥沥的,一直下到第二天中午才停。

周氏大厦,总裁休息室。

周聿深遵循往日里的时间午休时间,从来不少梦的他,竟然做了一个噩梦。

梦中,姜念晚没穿完全没有遮挡,浑身上下伤痕站身旁。

周聿深看的满是怒火:“你又到哪里风流快活,搞成这副丢人现眼的脏样子来阻拦我?”

姜念晚却笑了,嘴角滴下血:“周总真够汲深绠短事,你忘了你没交赎金倒致我被绑匪折魔一个月的事了?”

“那些个伤和脏也是拜你所赐!”

“周聿深!我曾经还是爱你现在就多恨你!”

“你放心啦,我们以后肯定不会再见面,我也会永远都绝对不会缠战你了……”

“你这些话什么意思?”

周聿深心头忽得涌上不安,他下意识上前抓人,却猛得从梦中惊醒!

原先他还在休息室,哪来的姜念晚?

他揉着眉心站起来,心口的烦闷抹不去的,像是有什么呢事突然发生了。

他从休息室从里面出来,恰好看见韩安妍在收拾他的办公桌。7

便问:“姜念晚有你打来吗?”

韩安妍一僵,她昨天私自结束通话姜念晚的来电,又拿手机发手机短信叫姜念晚 qù sǐ 的事,绝对不会被发现自己了吧。

但她迅速保持镇定,从容完全恢复:“没有,姜小姐两年前被保镖撵出周宅然后,一直都很安静,看样子如您所愿,冷淡她确实是让她学乖了。”

她巳经全部删除了手机内的记录,周聿深信任她,那肯定绝对不会怀疑。

周聿深不耐扯了扯领带,他任其事态发展,确实想让姜念晚能得到教训,要不然她越加无耻。

可她真有寂静一点,不来找他了,他也我还是觉得不舒服。

“网络上的灰败视频得查源头了吗?”

韩安妍应该是首页 bù yǎ shì pín 的罪魁祸首,她是要逼死姜念晚,她甚至还故作叫人去姜家父母的墓前作妖。

唯有少了姜念晚,她才能成为周夫人!

“据公关部消息,应该还没查到源头,但郑总,这件事……您问姜小姐也许会快一点明白答案,不过她明白了是哪些人——”

“ yī qún fèi wù !”

周聿深烦躁插话,接着伸手接过桌上的手机拨过去,不料,却传来一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