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秋兰薛婉李昱(完整版)_秋兰薛婉李昱小说在线读

小颖 2024-07-10 02:33:44 12
小颖 2024-07-10 12
点击阅读全文

秋兰薛婉李昱 》内容章节分享,此书的主要人物有秋兰薛婉李昱,是由秋兰倾力编写。本书人物形象饱满,拍案叫绝,妙趣横生,引人入胜。秋兰薛婉李昱全文主要讲的内容是:“你啊,远远不如户部尚书的千金。”狼心狗肺的东西,用着我的钱,却认定薛婉才是二嫂。我用眼神示意珍珠,她立马上前将小姑子头上的发簪统统摘了下来。我环视屋内众人,问道:“你们有什么?我只知道那些都是我嫁妆单子上的东西,官府盖过章的。

封面

《秋兰薛婉李昱》精彩章节试读

“你啊,远远不如户部尚书的千金。”

狼心狗肺的东西,用着我的钱,却认定薛婉才是二嫂。

我用眼神示意珍珠,她立马上前将小姑子头上的发簪统统摘了下来。

我环视屋内众人,问道:

“你们有什么?我只知道那些都是我嫁妆单子上的东西,官府盖过章的。”

“所以,侯府这是要强抢媳妇的嫁妆吗?需要我报官让外人来评评吗,公公?”

侯爷脸色一白,呵斥了小姑子两句。

如今晋元职位还未定,若是闹到官府去,定会被御史参上一本,于晋元仕途不利。

晋元怒喝道:“秋氏,你们秋家的教养便是让你如此对公婆说话的么?”

薛婉也附和道:“姐姐,做儿媳的应该孝敬公婆、多读女德女训,我知道你出身商贾家,应当是没有学过如何做主母,若是姐姐愿意学,妹妹愿意教导姐姐。”

晋元望向薛婉,眼中全是我不曾见过的满意和爱恋。

“既如此,那以后侯府便交由妹妹打,让我好好学学如何做当家主母吧。”

珍珠飞快地将侯府印章和账本拿出来,像扔烫手山芋般扔给了薛婉,生怕交晚一步就会被穷鬼缠上。

账本到了薛婉手上后,婆母才反应过来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

我和珍珠忍住不笑,肩膀抑制不住颤抖。

薛婉却以为我们在伤心,眼中闪过一丝得逞,向婆母行了大礼,信誓旦旦地说:“婆母放心,儿媳一定会将整个侯府打好。”

我倒要看看户部尚书的千金能补贴侯府多少钱。

出门前,我将一封信交予下人,让他尽快送回江南,一转身便看见大嫂姚珏站在不远处。

姚珏长相端庄、才情俱佳,与大爷成婚前很受京都青年才俊追捧,论身份,侯府大爷娶她是高攀了。

大嫂上前挽住我的手:“听说昨日你在婚房说要与二弟和离,我不知真假,但若是你有用得上我的地方,随时开口。”

6

我挑挑眉,不知姚珏为何会愿意帮我。

姚珏解释道:“当初我名节尽失,迫不得己嫁给大爷,众人都想看我笑话。但侯府给的聘礼十分丰厚,给足了我面子。我知道,那都是出自你的嫁妆,这个恩情我一直铭记于心。”

那是一次贵女宴会,大嫂落水,大爷将她救了上来,姚钰的衣衫紧贴,被许多人瞧了去,名声尽毁,不得已嫁给大爷。

有的人你救她于水火,她却觉得你就该对她负责,而有的人,滴水恩当涌泉报。

人与人真是不能比。

姚钰是太傅之女,她父亲学生满天下,是一步好棋,我同她郑重道谢。

马车在摘星楼后门停下,掌柜已经在此久候。

京都的人并不知道,闻名京都的摘星楼在三年前便被我买了下来。

当时晋元上榜,婆母非要在摘星楼摆席。可摘星楼一张席面便要上千金,婆母要我拿出嫁妆给侯府充面子。

我心中极其不快,原不想应下。

但那是晋元第一次主动来找我。

他送给我一根木簪,很普通,但是我很喜欢。

那是他第一次送我东西,也是头一次,他眼中含笑地看着我,他说等他回来便和我好好过日子。

他告诉我他喜欢吃摘星楼楼的饭菜,若是能在那里宴请宾客,他外派五年的期限就能缩短成三年,他不是想挣面子,而是想早点回来陪我。

我当时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一心只想着原来他心里也有我,当即便拿出十万两给他。侯府在摘星楼宴请宾客三天三夜,引无数人羡慕。

等晋元外派后,我花费了一番心思,将摘星楼买下,只为晋元回京都时能常常吃到摘星楼的饭菜。

跟随掌柜进入后堂,一个小二抱着一堆东西出门,不小心撞到了珍珠,怀中的东西散落一地。

只见散落在她和小二周围的,全是与晋元送我的木簪一模一样的木簪。

我皱眉,掌柜先一步解释道:“这是前几年做的,当时每位进门的客人都会送一根木簪。”

原来如此啊。

晋元啊晋元,你骗得我好惨。

7

我背过身,眼泪似断线的珍珠落下,在他们捡完地上的发簪之前,擦去最后一次为晋元留的泪。

站在房门前,珍珠为我衣襟,小声地问:“小姐,真的要这样做么?里面那个可不是普通人。”

屋内,一身绛紫色衣袍的男人斜躺在靠窗的榻上,他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翡翠酒杯,脸上带着些许玩味的表情,如墨般的眼睛紧盯着我,仿佛能将人吸进深不见底的深渊。

此人正是恭亲王李昱,曾救过圣上三次性命,深得圣上太后喜爱。

我回过神,急忙行了一礼,只听榻上之人用勾魂的声音问道:“当日你救我,我答应你允诺你一件事,说吧,想要什么?”

“回殿下,我在京都有不少产业,还希望殿下能做这些产业的二东家,盈利后我们二八分。”

李昱挑挑眉:“怎么,侯府和你那废物丈夫不能当你靠山?”

不待我回答,李昱笑着继续道:“瞧我这记性,忘了昨日你的丈夫娶了新妇。而你,被抛弃了。”

京都谁人不知恭亲王是个混世魔王,只管吃喝玩乐,除了圣上太后,谁都敢惹、谁都敢骂。

这般尖酸刻薄的话,我也不敢反驳,更何况他说的确是事实。

见我不言语,李昱似是觉得很无趣,沉下脸:“看你眼眶发红,怎么,刚哭过?那个废物就这么好?”

我不想与他继续谈论这件事,急忙打断他的话:“殿下,你应允还是不应允?”

“我不缺钱。”

酒杯与桌面碰撞发出叮的一声,李昱闪身到我身前,用魅惑的声音在我耳旁轻轻说道:“说说其他好处,嗯?”

我下意识后退一步,却被他搂着腰一把拽回去。

我双手抵着他的胸膛,深呼吸一口说道:“您若是想要向上谋,则需要银钱招兵买马,若是你想安度余生,我的钱能保你荣华一生。”

“大逆不道的话你张口就来,你是真不怕死啊。算计我的这股聪明劲儿怎么不冲着你那废物丈夫用?”

李昱勾起我鬓边的头发,被我一巴掌拍开,我有点儿生气:“殿下,我是在谈正事。”

8

“我说的也是正事。”

屋内静默了一会儿,最终是李昱败下阵来,他坐回榻上,语气喜怒不明地说道:“前几年你躲着我,说要避嫌。现在又巴巴赶来求我,秋兰,你真是只精明的狐狸。”

“我会让小七跟着你,若有任何需要,尽管让他告知我。”

“无论你所求何事,我定让你如愿。”

我带着五艘船的嫁妆上京都时,在半途救下了落水的李昱。

他起初脾气特别差,醒来后不肯喝药吃饭,还用防贼的目光在我和珍珠身上来回逡巡。

当时我性子还不是现在这样一味妥协忍让,脾气立刻就上来了。我将双手插进他嘴里,使出一身牛劲儿将他嘴掰开,珍珠顺势就将整碗中药倒了进去。

后来他再不敢乱发脾气,我喂啥吃啥,不听话就一个大耳瓜子伺候。

但没过几天,他就突然不见了,我和珍珠还为他担心了许久。

再次见面,是我送晋元去参加春闱的时候,他嫌弃我丢人,在路中间呵斥我并推攘着让我回家。

一旁路过的马车撩开帘子,李昱沉着脸将晋元骂了个狗血淋头。

晋元气得涨红了脸,却只能拉着我恭敬行礼,那时我才知道,当初我救的居然是恭亲王李昱。

后来好几次偶然碰到李昱,我都极力避让,一是避嫌,二是怕他赏我大嘴巴子。

珍珠在马车上将我的脸翻来覆去的看,确认我没被赏大嘴巴子后终于安下心来。

“都说恭亲王凶得很,看来传言也不怎么可信啊。”珍珠撇撇嘴。

一进侯府,薛婉的丫鬟便来请我去东院。

今早去正厅前我便命人去东院将我的东西统统收回,也不知道他们回东院后被气成了什么模样。

想知道秋兰薛婉李昱秋兰薛婉李昱小说完结版最后的结局吗?小编提供的秋兰薛婉李昱秋兰薛婉李昱完整版阅读不容错过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