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泛灯人(陆政屿苏婳全章节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陆政屿苏婳)泛灯人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xiaoy 2023-12-03 23:42:32 14
xiaoy 2023-12-03 14
点击阅读全文

待苏婳带着人离开。

管事才后知后觉,刚刚给他下令的人只是一名被陛下认错的姑娘,并不是真的公主啊!

可她那说话的态度,言行举止间露出的气势,竟然跟公主一模一样!让他几乎没有多做怀疑。

有那么一刻,他也是真的信了此刻这人真的是公主。

管事的眼眶不觉湿润,他记起公主赴死前让他遣散了公主府的下人,当时自己还不知原因,直到后来得知公主被处死的消息,他才明白原来公主是想保下他们这些下人的命。

若是面前这姑娘真是公主,倒叫人欣慰,至少,公主还活着。

管事叹了口气,擦擦眼角,起身去办事了。

而屋内。

苏婳同奶奶漫儿聊到天黑,才终于所有的事相告。

她原本以为奶奶和漫儿会被吓到,然而两人却皆是热泪盈眶,奶奶拉住她的手:“傻景御,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我们只会心疼你。”

苏婳眼眶不觉发酸。

奶奶和漫儿是她重活两世,感受到的最真实深切的亲情。第29章

最终。

苏婳还是没有让奶奶和漫儿陪自己入宫。

自小在宫中长大的苏婳明白,深宫就是一座巨大的牢笼,一旦踏入,就难以再寻自由。

漫儿年纪还小,她不该在宫里蹉跎一生。

奶奶更别说了,经过战乱,经过那么多的苦难过后,好不容易能有安稳的生活,如今更不该陪她将剩余的时光禁锢在一眼看得到底的深宫里。

她以自己锁入深宫为代价,换奶奶和漫儿的一生无忧。

封后大典当天。

苏婳换上最隆重华丽的凤袍,与陆政屿一同接受万臣礼拜。

泛灯人(陆政屿苏婳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_(陆政屿苏婳)泛灯人全文无删减免费阅读

当初公主出嫁之礼,由于父皇想要制约陆政屿,并未给足盛大的婚礼。

如今,竟然在这种时刻,她拥有了世间最盛大的婚礼。

可苏婳心里却并不开心。

她看得出台下众臣脸上的不满意,也知道陆政屿定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才办了这个封后大典的,只要动动脑子想想,都能明白,皇后之位岂能是她如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能轻易当的?

“景御,今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

陆政屿朝她笑。

苏婳一时心下复杂:“你难道就没想过,以复生之名娶我,很有可能会让你失民心,甚至会被人骂昏庸吗?”

“我不在乎。”

陆政屿不做任何犹豫便回答了她。

他眸光灼灼:“我只知道,没有你,就没有我如今的天下,若是他们不满,我大可以让位。”

“你胡说什么!”苏婳拧起眉头来。

陆政屿眉眼弯弯:“你只管在我身边安心待着,其他的所有事交给我来解决就好了。”

心跳倏然在这一刻漏了一拍。

苏婳对上他那双含情脉脉的目光,脑内思绪好似一瞬间被搅乱。

封后典礼结束。

苏婳被接到宫中。

印象中,母后所住的皇后殿是凤仪殿,可她入了殿才发现,这里是一座全新的宫殿,并非是有她童年记忆的凤仪殿。

陆政屿坐在她身旁,低声说:“你之前说过的问题,我在三年前便想过了,所以这三年,我也在做足最好的准备来迎接你的归来,会让你不高兴的事,我尽量弥补。”

“你父皇母后的殿被我封起来了,想着你或许日后会想回去看看,所以里面的一砖一瓦我都未曾动过,你想去便可以去。”

“至于这里,是我特意让人新建的凰悦宫,凰悦,只愿景御喜悦。”

陆政屿一字一句道来。

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苏婳却始终还是过不了心里的坎。

所以当陆政屿向她吻过来时,她下意识侧头避开了。

陆政屿神色一僵,过了许久,他扬唇:“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今日你不愿,我可以跟以前一样睡地上。”

这话一出,苏婳脸色微变,拦住了他:“不行,你如今的身份怎么能这样?我如今估计本就名声不好,你再睡地上的事被传出去,我还怎么在宫里立足?”

话音落地。

陆政屿却定定望着她,眼底满是笑意。

苏婳被他看得浑身都不自在极了,皱起眉头看他:“你看我做什么?”

“因为你说,你要在宫里立足,那是不是代表你愿意留在我身边了?”第30章

耳根子一瞬热了起来。

苏婳被他堵得哑口无言,索性不再看他,兀自上床缩在最里处,背对他。

过了许久。

身旁传来动静,陆政屿身上的热气隐隐传来。

但他却并未多动半分,始终保持着跟她有半掌距离,并不碰她。

陆政屿的声音轻声响起:“景御,我会等你彻底重新接受我的那一天,以前是我伤了你的心,我知道,如今你怎么对我都是应当的,只要你不离开我,你想要怎么对我我都接受。”

苏婳身影僵顿了下,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一句话。

夜深,同一张床上的两人,谁也没有真正睡下。

次日天亮之时。

身旁陆政屿的位置已经空了。

苏婳愣愣坐起身来,很快有宫女上前来服侍她。

服侍换衣期间,宫女们皆不敢多看一眼。

后宫无后三年。

这位新后是后宫中的第一位娘娘,也是后宫之主。

所有人都猜不透她的性子,也不敢怠慢分毫。

好在这位新后还算和善,并没有为难任何人。

伺候结束后,新后在殿内并未外出,让所有宫人退了出去。

最后一名宫女退出来,关上门后,去了不远处的巷子。

“新后如何?”一名侍卫低声问。

宫女答:“其他没什么,就是感觉她很适应被人伺候,对宫内的礼仪流程也十分熟悉,确实不像是在宫外普通人家长大的姑娘。”

听闻这话,那侍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从怀里掏出银两递过去。

“多谢了。”

很快,两人分散开了。

像这种打探事件,在苏婳入宫的半月里,时有发生。

她心知肚明,也懒得多管。

毕竟朝堂众臣对她不放心,自然是要多打听的。

偌大后宫,就她一人,苏婳每日也不用做些什么,待久了,反而有些无聊。

或许是为了要弥补娶了她的‘错误’,陆政屿这段时日基本上都待在御书房处理国事,好让朝堂众臣无话可说。

直到入秋之际。

陆政屿总算是闲下来,而众臣对苏婳的态度也跟着转变,那意思是只要苏婳能不惹事,他们也就不再多管了。

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在往好处走。

可苏婳还是不开心,她的身子日复一日变得消瘦下来,她知道如今这局面是最好的局势,不管是对陆政屿还是对奶奶漫儿来说,都是很好的。

除了她的自由。

兜兜转转活了三世,她始终还是逃离不了皇家。

苏婳没有想到,自己从难民堆醒来后到扬州城的那三年,竟然会成为她这三世中最为开心最怀念的日子。

陆政屿将她的黯然看在眼里,思虑再三,终究还是松了口:“景御,下月我们出宫去吧。”

出宫二字一出。

苏婳的眼里明显亮了一瞬,“真的?”

陆政屿点点头,“但只能在宫外待三日,三日后我们就要回宫。”

他最近国事忙,实在是腾不出多余的时间了。

苏婳眼底的光又一次暗了下来,但她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这样的苏婳看得陆政屿浑身都不自在。

他见不得她这般死气沉沉。

却又无从是好。第31章

出宫那日。

苏婳眼里少见变得有精神起来,她先去公主府住了一日,跟奶奶和漫儿聊了整夜。

第二日出发去别庄时,她的精神便又好了不少。

陆政屿在旁看着也开心,“景御,若是你喜欢,要不我让奶奶和漫儿也进宫来陪你?”

话音落地。

苏婳的笑意便减淡了不少,她摇摇头:“不用。”

陆政屿一时也就没了声。

马车行至半路,却突然停下来。

“怎么回事?”陆政屿不悦问。

很快,江落月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陛下,是阿皓,他哭着闹着说好一段时日未见到陛下了,想过来见见陛下,不得已我这才带他过来,本想远远看陛下一眼就够了,不想阿皓突然过来冲撞了陛下的马车!”

阿皓?

苏婳心里隐隐有了猜测,掀开帘子的那一刻,一名三岁男童一下便冲了进来,扑入了陆政屿的怀里。

“陛下舅舅,阿皓想你!”

他奶声奶气搂住陆政屿的手,一看就经常被陆政屿抱。

而陆政屿在见到他时,本来紧绷的神色也在一瞬变得柔和,他一把将那男童抱起,低声道:“再想也不能乱拦马车,实在危险。”

阿皓不知听懂了没有,他只点点头:“阿皓下次不会了。”

陆政屿笑笑,要将他放下,可他却不肯了。

他死死抱住陆政屿的手臂,说什么都不肯下车。

马车外的江落月见状,眼底闪过一丝得意,面上却露出一副担忧之态:“陛下见谅,阿皓童言无忌,扰了陛下和娘娘的行程。”

陆政屿回头看了一眼,迟疑片刻后,道:“既然如此,落月,你带着阿皓跟我们一同前往吧。”

江落月当即一喜,却将目光落在苏婳身上:“不知娘娘何意?”

从始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