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糙汉房东野又撩,骚话连篇忒上头的小说免费赏阅全文_糙汉房东野又撩,骚话连篇忒上头(楚程叶晚晚)免费言情小说全本(楚程叶晚晚)

小文 2024-07-10 01:09:02 12
小文 2024-07-10 12
点击阅读全文

叫做《 糙汉房东野又撩骚话连篇忒上头 》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君子如陌”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 楚程叶晚晚 ,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我哪种人?”楚程挡在那里,目光又痞又冷林万财不敢跟楚程较劲,却敢冲叶晚晚逞凶,“晚晚,你过来,先跟我回家!”“我不!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再纠缠我,我就报警!”叶晚晚三两下系好扣子,同样态度强硬从她选择从三楼跳下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打算跟这一家子彻底决裂谁也没想到,做了那么多年叶家大小姐,上大学前的一次体检,彻底改变叶晚晚的命运,她竟然不是叶之国和李琴的亲生女儿,多年前抱错孩子的狗血戏码就这...

【全文阅读】糙汉房东野又撩,骚话连篇忒上头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_糙汉房东野又撩,骚话连篇忒上头(楚程叶晚晚)免费言情小说全本(楚程叶晚晚)

第18章


叶晚晚接过名片,对星探所描绘出来的美好前景生出几分神往。

从前,她还在叶家时,不止一次来过S市旅游,她很喜欢这座风景如画的城市。

虽然是省会,但因为经济发展好,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新一线。

今天她在这里逛了一圈,更加深刻的觉得,这里比她待了一个多星期的平镇,要好百倍。

生活更便利,更宜居,也更利于她的未来。

现在她银行卡里有十几万,如果她想留下来,足够她租一套好一点的房子,找一份工作,生存下来了。

只是她的户口还在平镇,不解决复读的事就别想了。

相比之下,回平镇有更多的未知性,留在这里就安全多了。

“像你说的,那些模特一天可以赚多少钱?”叶晚晚好奇的问。

男孩看到她眼里闪过的光芒,兴致更浓了:“包装成型的模特,只要接到工作,一天至少赚这个数!”

看着他伸出的五个手指头,叶晚晚有些迷茫:“五百?”

“五千!”

那好像真的蛮多的……

叶晚晚有些动心。

“这还只是一般的模特,像你这么漂亮,说不定一出道就火了,年入百万不是梦!”

“怎么样?美女,要不我们互加微信了解一下。”

“其实,我们公司并不远,你有时间的话,现在就可以过去,顺便还可以让摄影师帮你拍几张照片。”

“美女,我真的特别看好你。”

星探越说越兴奋,叶晚晚听着听着反而冷静下来。

留下来只是幻想,她怎么能这么做呢?

“加微信不就必了,我回去和家长商量一下,有兴趣再找你。”

叶晚晚把名片装好,不理他的游说,拖着受伤的脚,一跛一跛的往回走。

脚好痛啊!

今天这是走了多少路?

终于赶在天黑前,坐上了最后一班到平镇的车,坐下来的瞬间,叶晚晚只觉得两条腿都不是她的了。

……

晚上八点的平镇,周围已是一团漆黑。

这里没什么夜生活,倒是楚程群租房的二楼,因为住的年轻人多,一直打打闹闹的,喧哗不断。

三楼,楚程和许杰面对着夜幕坐在露台上,正在借冰凉的啤酒消解着一天的疲惫和暑意。

楚程的脚边已经摆了几个空掉的易拉罐,他又拉开一罐,只一口,里面的酒已少了一半。

“程哥,你慢点喝,这样容易醉。”

许杰话很多,尤其喝了酒,话就更多。但楚程和他不一样,他是越喝越沉默。

许杰: “算命的说我今年命犯桃花,我还以为叶晚晚就是我的真爱,谁曾想又是一朵烂桃花……”

楚程又一口喝空了罐中的啤酒,他的眉眼压着,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换一个话题!”当许杰再一次提起这个名字,楚程不耐烦的说。

“好,好,不说这个没良心的。她要走就走,现在的美女就没一个靠得住的,叶晚晚这样,那个姓董的主持人也一样……哎哟!”

楚程在许杰的椅子腿上狠踢了一脚,椅子翻了,许杰摔的屁股生疼,酒醒了一大半。

“不让提就不提,干吗动粗啊!”

摇摇晃晃的才爬起来,许杰手扶露台铁栅栏,突然目光定格:“卧槽!程哥,快看!”

而楚程也已经注意到楼下那个鹅黄色,纤瘦,甜美如一束百合似的女孩儿。

血混着酒精倏的往上一涌,他双手撑在栏杆上,小臂的肌肉因为太过用力而紧绷。

“程,程哥……叶……叶晚晚回来了?”

许杰的酒彻底醒了,他几乎是飞奔着下楼,那种感觉不亚于中了五百万的彩票失而复得。

夜风徐来,空气中总算有了些许凉意,楚程抱臂,看着楼下那个窈窕的身影,落拓的笑了。

突然发现,今晚月圆星灿,夜色还挺美。

没一会儿,许杰和叶晚晚说说笑笑的从外面进来。

当然,全程都是许杰在那里跪舔。

“晚晚,不说明天才回来?我和程哥还商量着明天去接你呢。”

“哎,你的行李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城里好玩吗?你怎么还给我们带吃的啊?这多破费啊。”

楚程听着外面的动静,在叶晚晚来到露台之前,把那些空掉的易拉罐统统藏起来,又把乱七八糟的桌椅悄悄摆整齐。

“诶,你们俩个居然背着我在露台赏月,这么有闲情逸致,是不是有奸情?”

叶晚晚又累又渴,脚下还疼,她才坐下,随手抓起一罐啤酒,就喝了一口。

“好苦啊,这居然是酒!”

涩苦的味道在舌尖蔓延,叶晚晚这才看清,她喝的居然是啤酒,大概还是楚程喝过的。

可她太渴了,一仰头,又咚咚喝了几口。

她的脖子又白又细,微微仰起时,脖颈到锁骨的皮肤露出来,衬着月光,有种很高雅的性感。

楚程有些恍神,怕她喝呛了,不由提醒她:“你慢点。”

叶晚晚总算放下啤酒罐,还苦的她直咋舌,“好苦,好苦,真不知道这酒有什么好喝的。”

“那你不也没少喝?”

楚程转身,去里面给她拿了瓶水,这时,许杰已经拆开了食物的包装。

叶晚晚居然在S市给他们打包了吃的,有披萨,烤鸡翅,饮料,和各种小吃……

许杰已经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楚程见他那个没出息的样子,不由呛他:“你倒是脸皮厚,嘴里骂着人家,吃的却比谁都香。”

许杰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殷勤的给叶晚晚拿披萨。

她却没接,只审视着许杰:“你背后说我坏话了?”

“天地良心,没有!”

“小气鬼,还你钱!”

叶晚晚将两百块现金放到许杰面前,许杰脸红了,没等收,就被楚程的大手拿过来,又丢给叶晚晚。

“吃人家嘴软,你要敢收,我就瞧不起你!”

许杰讪讪的,大概也觉得今天自己做的过了,随便吃了些东西就找个借口溜了。

走之前,还不忘告诉叶晚晚,她的项链在楚程身上。

偌大的露台,只剩下她和楚程两个人。

桌子上的食物都要凉透了,叶晚晚发现楚程没有吃,不由没话找话:“你怎么不吃?”

“为什么买这么多吃的,你发财了?”

楚程听许杰说,她是拿着行李箱走的,可她却一个人空空荡荡回来的,他知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