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揭秘我替嫁给他,当了他十年的舔狗,后来我放弃了,他却进了火葬场!的小故事之谜:小故事最新完整版,现在阅读免费!

小霞 2024-06-11 09:20:49 8
小霞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靳清泽这个我爱了十年的男人居然恨我入骨!

为了他,我放弃了几百亿的家业;为了他,我忤逆了疼我入骨的外祖父,换来的却是无尽的伤害。

当十年前的谎言被揭穿,一年前的误会被消除,靳清泽再次站在了我的面前,可我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这个我爱了十年的男人居然想让我死!

“靳清泽,你疯了。”

我只能喘息着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因为这个我爱了十年的男人靳清泽正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

“程锦似,你去死吧!为什么你还活着,而我的月熙却……”

靳清泽周身伴着酒气,情绪有些激动,猩红的眼眸里居然渗出了一丝丝泪珠。

我呼吸开始有些困难,只能用力掰开他的手。

可是指甲都要嵌进靳清泽的肉里了,他还是死死地掐住我,毫不放松。

千钧一发之际,我手上摸到了一个花瓶,有气无力地扔向了他的脑袋。

忽然一股清新的空气吸入鼻腔,我立即贪婪地大口呼吸着。

“程锦似!”

“我说过了,程月熙的事情与我无关!”我急忙解释着。

“如果不是你冒充她嫁给我,月熙就不会心灰意冷,也就不会开车的时候失魂落魄,以至于……”

“不是这样的,是程月熙不想嫁给你,父亲无奈才让我替她嫁给你的!”

“屁话!你从初中就开始爱慕我,这是人尽皆知的!”靳清泽眼神中透出的是无尽的寒意,“所以你又在这里装什么白莲花!”

“这中间都是误会,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呵呵,同样都是程家人,月熙为何如此善良,而你怎么就生得如此狠毒!”说到此处,靳清泽的情绪又开始有些异样。

我心中警铃一震,立即悄悄地摸索着柜子里安放的镇静剂。

靳清泽自从程月熙死后,就患上了暴怒症,每次暴发,都需要用微量的镇静剂才能冷静下来。

可我的刚刚的动作明显是再次激怒了靳清泽,他一把抓住我,狠狠地把我摔在一旁。

镇静剂也掉落在手边不远处。

我拼命地伸手用力去拿,可事与愿违,反而把镇静剂推得更远了。

我的意识开始迷离,眼前有些发黑。

心中万念俱灰。

“我不……后悔嫁给你!”

正当这时,大门似乎响动了。

“少爷。”

靳家的老管家听到动静上来探情况,不承想居然是这般情形,立即跑过来拉住了靳清泽。

“少爷您快住手,少奶奶快不行了!”

老管家看到一旁的镇静剂,不由分说,立即给靳清泽扎了一针。

没几秒,我便感觉到他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身上,呼吸轻轻喷在我的脖子上,酒气十足。

暖暖的。

我跟老管家把靳清泽抱到了他的卧室里。

看着他床边程月熙的照片,我从心底深处感到无奈。

想当初,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程月熙并不想嫁给靳清泽,她看上的是比当时的靳清泽更有可能继承靳氏的靳海舟。所以,父亲想让我替嫁,一是为了安抚靳清泽,二是为了给程月熙今后在靳家铺路。

可是没成想,新婚之夜,靳海舟居然被靳老爷子驱逐出境。

而程月熙得知此事后,立即驱车试图阻止我与靳清泽的结婚,可是路上却出了车祸。

尸骨无存!

这些话,我与靳清泽解释了无数遍,他没有一句相信。

不知过去了多久,我居然在床边有些睡着。

“月熙”

忽然,靳清泽紧紧握住了我的手。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看着窗外华灯初上,便想着赶紧起来为靳清泽煮个粥,醒醒酒。

可是没等我站稳,靳清泽居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

靳清泽眼神十分迷离,大手开始在我身上探索。

但他嘴里喊得却是“月熙”的名字。

我心中万分委屈,便使劲推开靳清泽。

却万万没想到,他力气更甚。

我丝毫动弹不得。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我的身体似乎有一种被贯穿的疼痛。

结婚这么久,靳清泽从未碰过我。

哪怕是现在的亲热,也是他误把我当做了程月熙。

我看着床单上的一抹鲜红,顿时觉得自己可真是个笑话!

我收好衣服,准备离去。

可下一秒,靳清泽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臂,狠狠地把我摔到了床边。

揭晓我替嫁给他,当了他十年的舔狗,后来我放弃了,他却进了火葬场!的小故事之谜:小故事最新完整版,现在阅读免费!

“程锦似!”靳清泽的眼神中满满都是嫌弃。

“是啊,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也就只有你能用得出来!”

“我?这不是你霸王硬上弓吗?”

“打完镇静剂你为什么不离开!”靳清泽手上青筋暴起。

“我想照顾你。”

“不需要!”

“清泽。”

“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我看着靳清泽这个样子,欲言又止,心中难免悲凉。

这个我爱了十年、处处替他着想的男人居然恨我入骨!

靳清泽见我不动,眼中的嫌弃之色更甚,自顾拽着衣服走出了房间。

随着“轰隆”的关门声,我的心又凉了半截。

……

尽管靳清泽这般对我,可我还是记得他没吃早饭,便即刻亲手做了早餐打算给他送到公司。

可刚到靳氏集团楼下,我便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不可能!

我震惊地让司机赶紧停车,慌忙寻找刚才的身影。

这个身影没有找到,却看见了靳清泽慌张地上了一辆陌生的车辆。

我十分不解,犹豫过后,还是决定让司机紧跟其后。

前车很快来到了一栋别墅前。

从车上下来的人着实让我大吃一惊!

是程月熙!

紧接着靳清泽从车上下来。

只见他根本不顾这是哪里,直接把程月熙逼到车旁,两个人紧紧相拥。

我本来想立刻下车抱住程月熙,可看到这一幕,我放到车门上的手又收了回来。

直到他们亲热完毕,靳清泽离开,我才下车。

“月熙”我走上前去,急迫地拉起她的手,惊喜地问道,“你居然没事,父亲知道吗?”

程月熙看见我惊顿了一秒,立即换上了一副假意盈盈的笑脸。

“姐,出了事故以后好心人救了我,我失忆了,一直在国外养伤。”

“现在恢复记忆了,就赶紧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亲一定开心极了。”

“姐姐,你能把姐夫让给我吗?”

“!!!”我惊愕地抬头,对上了她那双清澈却深不见底的眼眸。

“当初不嫁的是你,现在想嫁得又是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哼,靳清泽要娶的本来就是我,这一年是你代替我享受的,也该还给我了。”

“不可能!”

“靳清泽,我势在必得!”

“那倒也是未必!”

“好啊,我们走着瞧!”

正说着,程月熙就忽然侧身倒在了一旁,泪眼蒙眬。

“姐姐,我死里逃生回来,不会跟你抢清泽的。”

“一年前,我不会,现在也不会的。”程月熙梨花带雨地编纂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我正诧异,想要将他扶起来时。

靳清泽忽然从我身后飞奔过来,直接横抱起了程月熙,根本没顾到他把我推搡倒了。

我脚踝磕到了旁边的景观石,鲜血直流。

“程锦似!我警告你,你要再敢伤害月熙,我定十倍百倍从你身上讨回来!”

“清泽,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不是这样的啊!”

可靳清泽自顾抱着程月熙就离开了。

留我一人狼狈地蹲在一旁。

……

之后一连将近一个月我都没有见到靳清泽的面儿。

打电话也没有接通。

我握着手上的妊娠报告有些犹豫。

最终无奈,我还是十分不情愿地拨通了那个尘封一年的号码——程月熙。

“喂,姐姐,什么事情吗?”

“靳清泽跟你在一起吗?”

“当然了,他在洗澡呢。”程月熙的声音透露着一丝得意。

“……”

“让他接个电话。”

“他没空啊。”程月熙的声音更加得意放肆。

“我怀孕了!”

“什么!”程月熙惊愕地大声呼喊。

然后就是电话那头长达三秒的停顿。

“我知道了,你等着吧。”程月熙语气冰冷。

“你告诉靳清泽,如果他不出现,我就去山上请靳老爷子了。”说完我就直接挂了电话。

我知道,程月熙也绝对不会想靳老爷子现在下山的。

我放下手机,几乎又等了将近一天的时间,靳清泽才回到了靳宅。

“你发什么疯了!你这个疯女人!”

一见面,靳清泽就把我按到了门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