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江恬贺柏舟(江恬贺柏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恬贺柏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江恬贺柏舟)最新章节(江恬贺柏舟)

tingyu 2023-12-05 16:18:47 16
tingyu 2023-12-05 16
点击阅读全文

但是邀请是教授亲自告诉我的,不去又恐怕闪了教授的脸面。这种场合,想必多少名门闺秀、窈窕淑女想去都没有机会,我不能不识抬举。金鑫可能就是考虑到这一层,才要教授亲自通知我。

这家伙还挺会算计的。

算了,不想了,到时候我和大哥一起去就是了。金鑫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当着大哥的面做什么的。

晚上,我躺在床上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回想大哥赤着上身在浴室门前回头看我时那棱角分明的腹肌和眸底跳动的无名之火,莫名觉得今晚可能不会太平静,应该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当大哥缠着浴巾出来,站在浴室门口似笑非笑、星眸闪烁的看着我的时候,我心脏的跳动频率上升为之前的二倍。

大哥的眼神太热了,在我被焚成灰之前,主动跳起来接过毛巾给他擦头发。

第302章受伤

大哥的眼神太热了,烤得我小心脏儿没出息的跳得慌张。在被焚成灰之前,主动跳起来接过毛巾给他擦头发。

没擦两下,大哥扔在床头的手机开始唱歌。

有时候我真讨厌手机这种如影随形、无处不在的高科技产品,多少关键时刻,都是它来煞风景。

当然,恨归恨,它带来的好处还是挺多的,谁都离不开。

手机扔在床头,距离我和大哥所在的位置一米多远,耐不住我这眼神好啊,轻轻一瞥便很轻易的看清楚硕大的手机屏幕上的十一位数字,只是号码并不熟悉,不知道那人是谁。

大哥同事我知道号码的没几个,主要是平时没什么接触,他们聚餐活动什么的,我不喜欢热闹,从没去过。

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我自动自发的以为是同事,而且是大哥帮助过的那个老师打来的。

懂事的拿过手机接起来,放在大哥耳朵边上,大哥的大手按在我手上,沾了我一手的湿意。

没说几句话,感觉大哥身上的肌肉一紧,突然把手机从我手里拿出来,换到另一边耳朵上,人也不自觉的站起来,双眉微拧,面色一片凝重,连浴巾松了都没发现。

“怎么样,伤得重吗?医生怎么说?”大哥的语速非常急促,脸上是少见的严肃。

显然,受伤的人是他非常重视的人。

情绪是会传染的,我也是心里一紧,连忙下床站在他身边,抱住大哥的手臂试图安慰他,把耳朵贴过去想要听一听究竟是谁受了伤。

那一刻,我脑子里掠过无数个此人受伤的版本。

江恬贺柏舟(江恬贺柏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江恬贺柏舟全文免费阅读(江恬贺柏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江恬贺柏舟)

可能是美娜阿姨,也或者是卫叔,再不就是那该挨千刀的贺柏舟。

可实际情况却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受伤,在我的意料之外,细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她的存在,就是为了给我们找堵的。

大哥挂了电话,我提着心问他发生什么事,大哥也顾不上擦头发,扔了浴巾,就往身上套衣服,“滕静刚刚做复建的时候摔伤了,有点严重,我得过去看看。”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扔在床上还没有灭掉的手机,夜里九点四十七分,做复建,这......

大哥神速换好衣服,打开卧室的门见我还在原地发愣,返回来推着我到衣柜边上,“还愣着干嘛,快穿衣服啊。”

啊?

“难不成深更半夜的,我一个人过去啊,那太不方便了。万一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情,我怎么说得清楚。快,动作快一点。”

“那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半夜三更的,睡觉不比看滕静香!

“对,救命之恩是我的,但我是你的。等量代换,你应该去,而且拥有全程参与和决策的权力和义务,快点吧小祖宗。”

大哥一边说话,一边给我眨眼睛,过分的是还嘟起唇,给我来了个空中飞吻。

又撩我!

好吧,看在他说得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去一次好了。

其实刚刚大哥穿衣服的时候我就在想要不要跟着过去,大哥没开口,我也没好意思说,好像多不放心似的。

其实吧,我是真的不太放心,主要是不放心滕静。

好在大哥上道儿。

穿好衣服出来,秦航在自己房间,和梁子傲交代一声,跟着大哥下楼、上车。

到达康复医院门口时,一个麻杆似的人立在台阶上,见到大哥的车,迎了上来。

“卫先生,你可算来了,快进去看看吧,小姐她......”高个男应该是想拉着大哥的手臂直接进去,不想大哥转过车头打开车门,把我从车上带下来。

他没说完的话就那么含在嘴里,欲言又止、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们,那种想说却说不出口的憋屈,看得我有点爽。

“进去吧。”大哥拉着我的手,点头和高个男致意后,带着我迈上台阶。

路过高个男时,我看到他眼底破碎的信念。

这么看的话,滕静的伤,应该是真的有点问题。

经过上次的事情,大哥学会防患于未然了,好聪明。

路过长长的走廊,护士站那里,小姑娘正在埋头写东西,桌边放着一袋没打开的宵夜,圆圆的盒子,应该是某种含汤的食物。看袋子上的LOGO,挺熟悉的。

大哥的个子高,身材威武,不笑的时候比较严肃,看上去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护士一见我们,有些发怯的看了眼大哥,放下手里的东西跟着我们一起去病房。

“卫先生,我们院里的复建是有时间规定的,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钟。滕小姐去康复教室时,并不是正常的复健时间,也没有通知我们,更没有获得院方的许可。”

言外之意,半夜去复健是滕静个人的行为,她是瞒着护士,自己偷偷去的,与院方治疗无关。

“康复教室是开放式的吗?患者为什么可以随意进入,这难道不是院方的疏忽?”大哥眉头稍皱,对护士的解释并不满意。

小姑娘想是也没预料到值个夜班还会出现这种意外。

在她值班的时候发生患者在康复教室内受到伤害,于她来说是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事情的结果,说轻了可能因此丢了工作,往重里说,属于工作失职,一旦有什么人叫针儿,她很可能在行业内混不下去。

如果这真的是滕静的有意为之,那她的心确实够毒的。

小姑娘急得眼睛都红了,说话带着哭音,“关于这一点,我也很疑惑。教室并不是开放式的,每天下午结束康复训练,会把门锁上。今天是我亲自锁的门,我确定是锁上了的。”

高个男在后边跟着,按理说这种时候,他应该解释一下他们是怎么陪着滕静进入教室的,为什么夜里去做复建,可他一直保持沉默。

大哥停下脚步等着高个男的解释,高个男眼观鼻、鼻观心,装作看不懂。

都这样还要说滕静受伤没有问题,打死都没人相信。

大哥歪头看了一眼高个男,表情讳莫如深。

“伤得怎么样?”

“滕小姐的右小腿外侧有青紫创面,左脚小脚趾有个小伤口,流了一滴血,额头的伤重一点,额角上出了一个将近一公分的伤,没有流血,所有伤口都处理过了。目前,滕小姐精神状态和伤口情况都很平稳。”

关于伤情,也和高个男表现给我们的有很大出入。

说着话,已经到了病房。

高个男抢先两步,推开房门,里面的景象一展无余。

滕静并没有穿病号服,而是穿着真丝材质的睡衣,长袖长裤,因真丝特有的丝柔,她身上的曲线展露无余,倒比单纯的露要勾人得多。

第303章又伤

滕静并没有穿病号服,而是穿着肉色真丝材质的睡衣,长袖长裤,因真丝特有的丝柔,她身上的曲线展露无余,倒比单纯的露要勾人得多。

她虚弱的躺着,应该是刚刚哭过,眼尾还有些发红。

矮个男站在病床左边,双手背后,满目担忧。

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正在给滕静按揉下肢,不时扭过头抹把脸上的泪,就像是一位心疼女儿的老母亲。她家里人不是都在国外吗,这是听说她受伤,特地赶回来的?

我疑惑抬头看向大哥,这位阿姨心疼得都流泪了,难道是滕静的母亲吗?不是什么大伤,一般的关系,不会流泪的吧。

大哥微不可见的摇头,用口型告诉我是看护。

这就有点奇怪了。

看护不是大哥现雇的吗,不可能几天的时间就和滕静处出深厚到心疼流泪的感情。

而且根据我对看护二字的理解,他们付出劳动、收获金钱,本着职业道德为雇主服务,基本不会对雇主付出个人感情。

难道是我的解读有问题,现在的看护都这么负责任,不仅付出劳动,还付出情感?

大哥还真给滕静找了个好看护呢。

见到大哥的刹那,滕静湿蒙蒙的眼里立刻闪起亮光,嘴唇嗫嚅着想要说什么,最终只是浮起一抹娇羞的笑。

我随后出现,滕静那两束光短暂的停滞后,熄灭成灰,笑容龟裂。

看来,今晚对于滕静来说,我还是多余的。

不,应该说,不论何时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