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主角我为惨死的邻居入殓的时候,看见了他的鬼魂,他说他是被我母亲杀死的的故事如何引爆《小故事》的追文狂潮?深度剖析他的独特魅力!

小沫 2024-06-11 11:09:47 7
小沫 2024-06-11 7
点击阅读全文

我是个在殡仪馆工作的入殓师,有一天殡仪馆送来了个头被割掉的中年男人,我认出来了,因为他是我的隔壁邻居刘叔。

他死的很惨,殡仪馆的同事看见他都说让我小心,因为好多见到了刘叔尸体的人,都说看到了刘叔的鬼魂,很可怕。

直到有一天我也看见了,我跟之前同样看见鬼魂的人说,他可能是想要找到杀害自己的真凶。

而且刘叔的鬼魂还告诉我,是我的母亲杀了他。

于是我协助警察一起调查,最后在我亲生母亲生活的房子后院,找到了刘叔身体的残肢体。

我笑了,你们看,真相大白了。

后来,很多人都觉得我的工作晦气,可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只有尸体,才不会害我。

我是一个入殓师,用通俗的话讲就是给死人化妆的。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怕鬼,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比人心还要可怕的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脖子上的肉被电锯锯出的齿痕有些狰狞,上面的血液干枯在上面甚至因为尸体储存不当有些腐烂。双手不知被什么东西割掉,只剩下干瘪的血管趴在胳膊上。

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对即将来临的死亡不甘心或者是恐惧,让整个人看起来无比凶残完全没有生前那般慈祥。

是的,我认识他,他就住在我家隔壁,小孩子们都喊他「刘叔。」

我的手拂过他的眼睛,死去的刘叔很听话没用多少力气就闭上了眼睛。

「这样看着就如生前一样了吧,死的也能甘心一点了。」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打破我的思绪。

「张小雅,尸体你没动吧。」李诚的语调有些发喘,看来应该是很是着急。

「没动,怎么了?」我看了一眼刘叔。

「那就好,这刘家可真是的要报警就早报警偏偏丧事都安排的差不多才报警。」

「报警?刘叔不是意外身亡吗?」我疑惑的看着李诚。

「谁说不是呢?但刘婶说昨天晚上看见刘叔站在窗户外面一直喊着有人害他,吓得刘婶昨天一晚都没睡。」

李诚说着说着就走到了刘叔面前,拍着刘叔的肩膀叹着气。

「你说你死都死了就不能安分点,这下好了,到手的钱没了一半。」

我上前推开李诚的手,带着半分玩笑开口,「你就不怕他晚上找你?毕竟刘婶昨天晚上可是看见刘叔了。」

李诚看着刘叔不在乎的笑了一下,「闹鬼?这世界上哪里来的鬼?无非就是那老娘们儿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自己吓唬自己玩,再说怕又能怎样?干咱们这一行的就算真有鬼,也得硬着头皮往上上啊。」

李诚怼了我一下胳膊,挑了挑眉毛,「难道你怕啊?」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冲着他笑了笑。我不知道怕不怕,之前可能怕吧,可是为了在这个社会生存,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看着李诚不在意的模样,我倒是真想看看如果刘叔晚上去见见李诚,他会是什么反应。

李诚带着我来到了刘婶的家中,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坐在刘婶的对面拿着一个本子勾勾画画。

男人做记录的时候十分认真,看起来不像个警察倒像是个作家,他的手很白,白到可以清晰的看见他手上青色的血管,一时间让我有些晃神。

可能我的目光太过于炽热,男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交接那一刻让我有些尴尬。我只好将目光放在刘婶的身上。

可能是因为一晚上没睡刘婶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一个厚厚的大被子裹在身上。目光飘忽不定左看看右看看。嘴里还碎碎念念,仔细听可以从她嘴中听到别杀我!别杀我!你快走吧!快走吧!

「刘女士,请你冷静一下接受配合不然我们也没办法帮你。」可是刘婶此时什么都听不进去一直左顾右盼。

男人他叹一口气合上本子,起身就要往外走。这时刘女士终于有了反应,扔下被子就抓向男人。

「陈警官你别走,不帮他找到凶手他还会来找我的。」

陈警官将刘婶的手从身上扯下来,「那就请你说说你丈夫在死之前的情况。」

刘婶这才冷静下来断断续续的回答陈警官的问题。因为涉及重要案件线索我和李诚被赶出门外,等了没多久突然听见刘婶在屋里大喊。

「不行,绝对不行,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门被刘婶撞开就往外面跑。

陈警官耐着性子阻挡住刘婶的道路,「若你不配合,这个案件我们是无法进行的。」

「可……可是。」看着陈警官无法拒绝的眼神,刘婶只能按下不安跟着陈警官来到刘叔的尸体旁。

本着接下来的事情跟我和李诚没有关系,我俩将灵房的钥匙交给陈警官就回去了。

可一口水还没喝上李诚就接到了陈警官的电话,刘叔的尸体不见了。需要我俩去警所一趟。电话那头还有刘婶哭哭啼啼的声音。

李诚挂下电话就骂骂咧咧的,「这该死的活早知道就不接了,看来这案子咱俩是必须要接受调查了,弄不好还要被关几天。」

我背上包,大摇大摆的往外走还不忘回头看李诚一眼「那又能怎么办,快走吧再不走说不定都要有警车来抓我俩。」

「张小姐请积极配合我做一下调查。」陈警官略有磁性的声音将我唤醒。

「张小姐你在看什么?」

许是在审讯室的灯光太过于明亮,陈警官根根分明的手指再一次让我晃神。在面对审问的时候我脱口而出。

「你的手很好看。」

「请注意言辞,这里是审讯室请严肃点。」陈警官眉头皱了起来。

我这才意思刚刚有多么荒唐,只好在接下来的审问下如实回答。

案发很突然,而我和李诚又是最后两个见到尸体的人无疑嫌疑十分大。但由于我们两个既无作案动机也没有作案时间只好将我们俩个先放出去。

我和李诚出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运气不好天空上打起了雷。

我看着天空让雷闪的十分透亮,嘴里诺诺的说了一句「这天还是跟那天一样亮啊。」

「什么?」声音太小,李诚有些听不清。

我看着他笑了一下「没什么。」

随即走开「赶紧走吧,再不走今天是睡不了了。」

李诚嬉皮笑脸的搂上我的肩膀「要不我跟你睡?」

我拍开李诚的咸猪手「赶紧给我死开。你这手是不想要了吧。」

只是开个玩笑,却没想到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叮叮叮~还没睡多久的我被手机的铃声吵醒。打开一看是李诚这小子的电话。

「李诚你小子是不是有病,大半夜……」

「别别别,姑奶奶我……我看见老刘头了。」电话那头的李诚声音有些颤抖,说话也支支吾吾。

主角我为惨死的邻居入殓的时候,看见了他的鬼魂,他说他是被我母亲杀死的的故事如何引爆《小故事》的追文狂潮?深度剖析他的独特魅力!

「你妈的,世界上哪里来的鬼。」我对李诚大半夜吵醒我的行为十分隔应。对他说的话也不相信。

「妈的,是真的,老子没开玩笑」电话那头的李诚声音开始带上了哭音。

嘟~电话被迫中断。

难道刘叔真的去找李诚了?可是刘叔跟李诚无冤无仇要找也要找杀的人啊。

由于电话突然中断,就算再不信鬼我也必须去李诚家看看。毕竟我也只有李诚这一个朋友。

「李诚!李诚!李诚!」我急切的敲着门,可是屋里却没有一丝反应,打李诚的电话也显示不在服务区。

李诚他再开玩笑也不能开到这个程度,我只好拿起电话拨打110。

刚拨完电话,屋内突然响起李诚尖叫的声音「别碰我,快滚开。」

「李诚,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给我开开门。」我再次敲响李诚的门可是还是没有回应。

再次见到李诚的时候已经是在陈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

开门便看到李诚一动不动地倒在沙发上手里还紧紧抓着菜刀。面色发青,我急忙跑到李诚身边探鼻息。还好还好,有气息。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医护人员将李诚抬上救护车。我看着救护车远去的方向,今夜到底还是没有睡上一个好觉。

「妈的,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呢。」一进病房李诚就给了我一个熊抱。

我嫌弃的把李诚满是鼻涕的脸从我身上拿下来,「今天阴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