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方远雪袁嘉辰滢雨珂》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方远雪袁嘉辰滢雨珂(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

小姗 2024-03-02 02:48:24 21
小姗 2024-03-02 21
点击阅读全文

方远雪袁嘉辰滢雨珂的主要出场人物是 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 ,是网络作家袁嘉辰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艺术感染力强,结尾画龙点睛,袁嘉辰方远雪滢雨珂的内容简要是: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几天之后,我收到一条添加好友申请,居然又是袁嘉辰。这次,他附加的验证消息是:“别再糟践自己了,离开方远。”我依旧没有通过他的申请。我也没有离开方远。直到一年“合同”到期,我才终于和方远说再见。此时,方远要出国了。他失败了,国内的生意被袁嘉辰抢得精光,只能出国发展。

封面

《方远雪袁嘉辰滢雨珂》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

几天之后,我收到一条添加好友申请,居然又是袁嘉辰。

这次,他附加的验证消息是:“别再糟践自己了,离开方远。”

我依旧没有通过他的申请。

我也没有离开方远。

直到一年“合同”到期,我才终于和方远说再见。

此时,方远要出国了。

他失败了,国内的生意被袁嘉辰抢得精光,只能出国发展。

分别前,方远问我:“如果袁嘉辰再来找你,你会回到他身边吗?”

我说:“您多虑了,他不会来找我,我也要回学校读书了。”

我想专升本,以后还想考研。

“真是个好学生。”他揉揉我的头发,“小美人儿,我可能会想你的,以后回来找你哦。”

“小方总,拜拜,祝海外生意兴隆。”他瞪我一眼,转身进了机场安检口。

几天之后,我接到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我弟弟战胜病魔,彻底痊愈,已经回学校备战高考了。

坏消息是,我因为超出了休学期限,被学校退学了。

校园,我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什么本科、研究生,这辈子也读不了了。

我回到紫晶馆上班。

我这才发现,一旦进了这种地方,就如同陷入泥淖。

再也爬不出来了,沉沦,只能继续沉沦。

拿我拥有的,换我想要的。

趁着尚有青春,挣得一些积蓄,余生不至于太过凄凉。

一年后的某天,某位故人大驾光临。

袁少,他点了我。

此时的我,已经相当职业化。

职业化的微笑,职业化的服务,不夹杂一丝情绪。

挣钱嘛,不寒碜。

袁少也成熟了很多,大大方方跟我喝酒聊天玩骰子,一晚上竟很是轻松快乐。

快结束时,他忽然说:“哎,给我唱首歌吧。”

我没问他想听啥歌,直接点了那首歌。

熟悉的伴奏响起,我悠悠唱道——

来日纵使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

唱到这里,我忽然发现,这是一首关于离别的歌。

临别在即,一切要讲的话也不知从哪里开始。

袁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面无表情地听着。

那个曾经躺在我腿上哭泣的男孩,到底一去不复返了。

一曲唱毕,他没有再让我单曲循环。

却突兀地说道:“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一愣,立马笑道:“哦!那恭喜你啊!”

他盯了我半晌,拿起手机,“加个微信吧,我给你转小费。”

“不用啦,小费从前台走酒水单就行。”

“你不希望我再找你?”他的眼眸晦暗下来。

我保持微笑,问他:“你希望你未来的妻子,再遭受和你妈妈一样的痛苦吗?”

他微微一震,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但很快,他就恢复常态。

迅速站起身,走出包厢。

他走后,我又点了那首歌。

自己唱给自己听。

一遍一遍,循环往复。

这夜之后,袁少再没来过紫晶馆。

我接了一茬又一茬的客人,喝了一夜又一夜的酒,唱了一首又一首的歌。

却再也没有唱过,那首关于离别的歌。

和老爸的情人“表白”时,袁嘉辰恶心透了。

那女人还一副清高模样:“我只陪酒,不卖身。”

他更觉得恶心到家。

他是亲眼目睹过,她和老爸在车里怎么震的。

11

好在,旁边那个女孩的歌声,缓解了他的心不适。

她的粤语不太标准,音色却是极好的,把他最喜欢的歌曲,唱出了天籁的感觉。

他让她一遍遍单曲循环,她一脸委屈的小模样,还是乖乖地、认真地唱。

他来紫晶馆,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撬他老爸的情人,恶心一下这对“ gou nan nü 。”

老爸身家高贵,口味却很低俗。

十几年来换了无数情人,无一例外都是夜场陪酒女。

袁嘉辰的妈妈,一个传统高知家庭的女子,生生被丈夫的背叛折磨到重度抑郁。

后来,是她自己放弃了一切。

她临走前对儿子说:“妈妈病了,照顾不了你了,你跟着爸爸,以后继承他的家业,你会过得很好。”

然后不顾儿子的哭泣挽留,妈妈登上飞机,从此杳无音讯。

这么多年过去,袁嘉辰想,她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重度抑郁症,自杀率高得吓人。

他回内地跟着老爸生活,老爸依然故我,包养情人,纵情玩乐。

他恨透了,恨透老爸,恨透那些夜场女。

从紫晶馆回到家,他彻夜难眠。

其实已经习惯了,离开妈妈以后,他就丧失了睡眠的能力。

极度焦躁之中,他打开微信,看到了雨珂的名字。

鬼使神差,他给她播去了语音电话。

三点钟了,她还没睡。

他不知该聊些啥,索性说:“唱歌给我听吧。”

千千阙歌,小时候妈妈哄他睡觉时唱的歌。

给她转了3000块钱,她就乖乖唱起来。

他想,夜场女就这点好,只要钱到位,让她们干啥都行。

听着听着,他竟就睡着了。

睡得很香,好久没那么香过了。

中途醒来,她的歌声还没断。

正唱到“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

他透过落地窗,看到窗外夜空如洗。

瞬间,心中星光点点,宁静恬淡。

他对她的歌声上瘾了。

每天凌晨三点,估摸着她下班回家收拾完毕,他就打来语音,付费点歌。

她很敬业,每次都一直单曲循环到天亮。

他的睡眠越来越好,噩梦都不来打扰他了。

有天晚上,他照例给她打电话,她却怎么都不接。

不应该不接的,她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他打电话到紫晶馆,领班说雨珂下班后就走了,不知去哪了。

他急疯了,不停地给她打电话。

他甚至联系了雪滢,旁敲侧击问雨珂是不是跟她在一起,雪滢说没有。

第二天,他准备报警了。

突然收到她的信息:“实在对不起!昨晚喝多了,断片了,不是故意放你鸽子的。”

他大大松了一口气,紧接着怒火中烧。

然后就开始教训她,简直是口不择言——

“客人给你多少钱,让你喝得这么尽兴?”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

“何止寒碜,简直是jin!”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