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太太轻点虐,易总又被您气哭了(沈南锦易学之)火热新书无弹窗大结局_(太太轻点虐,易总又被您气哭了)沈南锦易学之最新章节

xiaot 2023-12-06 00:21:31 15
xiaot 2023-12-06 15
点击阅读全文

  路过刷卡闸门时,刚好有两个黑人擦肩而过,脸上意味不明的笑朝着阮凌打招呼,看似礼貌却有种窥视的感觉。

  江展瞬间将阮凌调换位置,自己站在了她原本的那一侧,用英文说了句什么,那两人悻悻然走了。

  阮凌英文不好,但也能听得出来江展纯正的英式发音。

  “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江展瞬间恢复了痛苦面具:“没什么,他们问路的。”

  说完见阮凌信了,嘴角不经意地微微上扬。

  上了车,阮凌要给他系上安全带,却不小心碰到了旁边放着的保温杯,她自己没发现,江展怕砸到了她的脚立刻伸手去接。

  江展将保温杯放在了杯子格里面才放心,这女人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保温杯这么放着多危险。

  阮凌却死死盯着他的手,江展浑身僵硬,完了。

  下一秒他仗着人身高腿长死死将阮凌抱住,肚子上的软肉被她几个肘击疼得龇牙咧嘴。

  “老泰迪,你居然骗我!你不仅是个色批人品还差!”

  阮凌要气死了,在车里又伸展不开,被他先发制人双手双脚抱住,就跟只被人捆了的羊似的,气得要拿头去撞他。

  “好了好了,别打了小祖宗,你这以后不得家暴啊!?”

  江展使劲使劲躲闪,他快要撑不住了,为了易学之他可真是拼了老命了。

  突然脑子灵光一闪:“你不是开公司正在找文化供应链吗?我带你去见董太子!”

  阮凌挣扎的动作一顿,将信将疑地看着他的眼睛,怀疑这老泰迪又在骗人。

  “董太子?你能带我去见他?”阮凌是听说过这个人的,艺术家出身,是现在网上风头正盛的文化公司创始人。

  江展得意点头,慢慢将她松开,阮凌正要撑着坐起来,不小心晃了一下被江展稳稳抱住,可不巧的是他的手正放在她的胸口处。

  “我认识他,跟我打球输给我了,欠我个人情,哥哥带你去宰他一次,你乖乖的,不要回去打扰人家夫妻小两口,多关心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手上不自觉摩挲了一下,下一秒。

太太轻点虐,易总又被您气哭了(沈南锦易学之)火热新书无弹窗大结局_(太太轻点虐,易总又被您气哭了)沈南锦易学之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啪!”江展的脸上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

  阮凌将他双手反剪,又要一巴掌抽下去。

  “妈的你个老泰迪,现在胆子这么大连老娘的便宜你都敢占了?是不是上次肋骨长好了?记吃不记打是不是?!”

  一边说一边打,江展赶紧躲,被打在了脑袋上。

  “我错了小祖宗,你打人别打脸,待会我们还要去见董太子呢!你打身上行吧?”

  他一说阮凌更气了:“什么董太子,西太子的,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能让那狗男人染指我学姐一点!你最好祈祷他没那个胆子,不然我让你们两个都一起丢到牛郎店去!”

  江展眼睛瞪大,牛郎店这小妞都知道,该不会是去过了吧?!

  “小祖宗,人家夫妻两个的事情你瞎参和什么啊?床头吵架床位和懂不懂啊?你跟我去见董太子,我保证你能在他那拿到人和订单!”

  江展半个身子都被她压到了空中,露在车外面,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看好戏,八成是没见过一个人高马大的男子这么被一个小女生给压制的不能动弹的情况。

  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哎!哥们,你家这小母老虎老婆是东北的还是川妹子啊?够辣的!”

  江展一点都没有反抗的意思,旁人一看就是他故意让着阮凌的,他确实是不想反抗,因为反抗也没用啊!

  他也打不过这丫头。

  阮凌也听到了那人的话,脸上突然蹭的红了,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

  “谁是他老婆了?!你哪只眼睛看到的?老娘大学还没毕业呢!”

  江展笑得更加灿烂,冲那人喊:“听见没有,赶紧走吧,别惹恼了我们家小老虎。”

  说着看了看阮凌因为生气红扑扑的脸蛋,果然比美颜更打动人的是生命力,鬼使神差的,他不要命的把腰抬起,轻轻在她柔软殷红的小嘴唇上亲了一口。

  很轻,像是蝴蝶的翅膀不小心略过。

  阮凌感觉全身酥麻,过了电一般,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他。

  “死泰迪!!!”

  “好了好了,快放开我,已经有人拍照了,我倒是无所谓,你的名节可不能在这里交代了!”

  那小嘴唇,软软的,温热的,还有一丝丝甜味,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也感觉手脚有些发软。

  阮凌恨恨的用力放开了他:“你们男人倒是无所谓了,我学姐一个人面对那个狗男人,要是被他碰了一根手指头我跟你没完!”

  江展松了口气:“不会有事的,他除非是想一辈子无妻徒刑,人家之间还有感情谁都看得出来,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应该是他们自己去决定,外人掺和太多不好。”

  阮凌如有所思,不情不愿地说了句好吧。

  她必须要快点成长起来,不要总让学姐冲在前面,就是她能帮到她为数不多的地方了。

  “不是说要去见那董太子吗?走啊!”

  江展嘴角抽了抽,这丫头难怪母胎单身到现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是一脑子的搞事业。

  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略显学生气的休闲装,车上还放着一个登山背包,就是她平时出门的行头了。

  有些嫌弃道。

  “走,哥今天心情好,带你体验一下什么是成人的快乐!”

第217章你是在担心我吗?

  江展脸上顶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开着车,心情很好地放起了阮凌经常听的那首《十年人间》。

  楼上,易学之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的卫生间镜子前面整了整衣服和发型,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朝着沈南锦办公室走去。

  门铃响起的时候沈南锦正在泡泡面,早上她和阮凌两人起得晚了,刚好就接到了赵玉泽的电话,有个合作方介绍过来,两人匆匆忙忙连饭都还没吃。

  端着刚倒入开水的泡面过来开门:“车子没事儿吧?”

  热气腾腾的泡面遮挡住了视线,散去的时候才看到站在门口西装笔挺的易学之,他脸色有些紧绷,像是有事。

  沈南锦却只反应了0.1秒,就按上了关门键,可公司的门都是自动门,易学之轻易就迈了一步进来,大长腿卡住了门缝之间。

  沈南锦想去推开他,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捧着泡面,结果一下子滚烫的水溅了出来倒在易学之的手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油污甩在洁白的衬衫胸口。

  “嘶!”易学之疼的瞬间皱起了眉头,冷汗顿出。

  沈南锦极力稳住了泡面桶,转眼去看他,易学之的脚上挂着一片火腿肠,左手紧紧握住自己右手的手腕,原本洁白的手背上现在是红彤彤的一片,还有一大两小的燎泡、

  她咬咬牙:“易学之你是鬼吗?怎么整天阴魂不散的!”

  易学之从最疼的一瞬间缓了过来,神色复杂地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