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贺淮钟琳月最新完结言情文-贺淮钟琳月小说讲述的是什么贺淮钟琳月

xiaor 2023-12-06 09:24:17 25
xiaor 2023-12-06 25
点击阅读全文

巨大的冲击力,沉枫的手不小心扭了下,倒也没什么大碍。

王赴伤的不清,额角流了血…

奥迪车里,白玉书坐在副驾驶,手里抱着巨大的粉色小熊玩偶,说:“战大哥,你看前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车我好像在哪见过…”

第89章诗涵,听话

等车开近,白玉书惊诧地发现,竟然是诗涵,还有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但似乎她又在哪里见过。

“战大哥,我们快把车停下,是诗涵。”

钟琳月看着有辆车,注意到熟悉的车牌号,她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刚刚车头冒烟,钟琳月赶忙的下车,可是脚一踩在地上,整个身子全都软了下去。

沉枫很快拿出备用灭火器,将烟熄灭。

江裕树走过去,担心过去查看钟琳月的状况,“是不是哪里受伤了?还能起来吗?”

她没有受伤,刚刚出事,江裕树将她保护得很好,钟琳月不想说,她是因为害怕所以才腿软摔倒。

想到幕后操纵者,钟琳月的心始终不能平静下来,悬在半空,不上不下。

王赴处理了下额头的血迹,“诗涵小姐,想必是吓着了。”

江裕树眼底闪过一片冷冷的杀意,又轻声地安抚着她:“没事了,不用怕,这件事我会来解决,我扶你起来好不好?”

钟琳月声音很轻地说:“你没有受伤对嘛?”

江裕树嘴角扬起了弧度,“我很好。”

那就好了。

他没事就好。

钟琳月被她扶了起来,双腿还是有点发软,她站起来,发现江裕树的脸色有些不对劲,“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你的腿受伤了?”

贺淮钟琳月最新完结言情文-贺淮钟琳月小说讲述的是什么贺淮钟琳月

“撩起来,让我看看…”

江裕树抓着她的手,“我没事的,不要担心。”

沉枫:“我已经联系了别墅那边,他们很快就会派车过来。总裁,你再忍耐下。”

他跟王赴知道内幕,江裕树的双腿并没有完全痊愈,若不是总裁坚持,沉枫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下床。

今天是诗涵小姐的生日,对总裁而言,她很特别。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刚刚在车速急速转弯,撞向护栏的时候,总裁磕到了双腿。

白玉书匆匆忙忙地赶过来,脸上都是着急的担心,“真的是你,诗涵,发生什么事了?你没有受伤吧。”

钟琳月注意到白玉书手上抱着的是粉色小熊,是江裕树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钟琳月正想要的那只小熊,没想到白玉书也喜欢这个。

“战大哥,你快过来。”

钟琳月见到而来的男人,眼神震怒,很快的她又撇开眼不想去看他。

他来的可真及时,是来看他们有没有死的吗?

真抱歉,让你失望了贺淮。

贺淮走来眸光锋利,“江总出了车祸?可有大碍?”

钟琳月注意到,贺淮再跟江裕树对视间,好像有股无形的威压,围绕着四周,有几分压迫。

江裕树未回,洛家背景,他全都调查过,没有一个干净,诗涵不同,她善良美好,偏偏生在了这种脏污之地。

若不是诗涵,洛家的人,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江裕树并没把贺淮放在眼里。

江裕树侧身问向沉枫:“人还有多久到?”

沉枫:“还需要十五分钟左右时间。”

“刚刚冲过来的车,看清楚了吗?”

沉枫低下头:“抱歉,总裁,并未看清。”

江裕树声音一下就冷了下来,“那就去查,三天给我抓到肇事凶手。”

沉枫:“是,总裁。”

白玉书过来上前抓着钟琳月的手,嘘寒问暖地关心,“诗涵,你还好吧?我跟战大哥准备在家给你过生日的,要不是吴妈,我跟战大哥都还不知道。上次你的生日我没有参加,这次…我给你准备了礼物。可是这次没有等到你,下次我想再给你举办一次。”

钟琳月面色冷然,抽回了手,“不用麻烦了。你跟战…哥,先回去吧!我们会处理好的。”

她能够感觉到贺淮的目光,从未离开她身上,钟琳月不想看他一眼。

“自家的事,怎么能够随便麻烦别人,诗涵…你忘了义父说的话?在外面惹了麻烦出了事,就告诉哥哥。你跟玉书先上车,等我跟江总说几句话,就送你回去。”贺淮的声音就像是暴风雨后压抑的平静。

他警告过一次,要是她私自跟江裕树见面,不会放过她。

江裕树将她拉到身后,“诗涵我自会送回,战总无须担心。”

贺淮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并不理会,而是将那道目光落在了,钟琳月身上,“诗涵,听话,嗯?”

钟琳月从江裕树身后迈出一步,“裕树…我想先跟哥哥回家了。”

在洛家一日,她就逃不了,贺淮的控制。

江裕树眸中闪过一丝黯然,那只手附上她的头,话语中带着些宠溺的语气,“到家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钟琳月很快应了声,点头,离开,坐上了贺淮那辆车。

她很识相的坐在了后副驾驶的位置。

白玉书:“战大哥,我在车里等你…”

钟琳月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白玉书转过头,探过身问了她:“诗涵,刚刚那个人好像对你不一般,你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吗?”

“这是我的私事…”钟琳月闭着眼睛,她后怕,等回去后,贺淮又会怎么对付她?

现在她没有任何能够跟他抗衡的力量,她斗不过贺淮的。

白玉书脸上笑了声,有些尴尬的撩了下耳边的头发,“对不起啊!我只是想关心你。”

钟琳月没有回话,听到驾驶座位上的门,打开又被关上,白玉书跟贺淮轻声说着什么。

她没有去在意。

直到车子慢慢开动,很快就到了南苑别墅。

贺淮:“下车!”

钟琳月睁开眼睛,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贺淮问了什么,她也没有听清。

进到别墅里,客厅亮着灯,汪梅手撑着头昏昏欲睡,桌上全都是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才,中间还有个快要花掉的蛋糕。

汪梅听见动静,很快就被吓醒了过来,西索了声,擦了下下巴的口水,“艾玛,大小姐,这都几点了?咋才回来。这么大桌菜,我给你热热吃,准备老久了。”

钟琳月面无表情:“不用,我吃过了,我先上楼休息。”

“站住!”

贺淮像是这个家的主人般,将车钥匙丢在玄关处,直接走了进来,身上散发着一股凛冽危险的气息。

第90章现在连求饶都不会了?

“小玉,你先上楼休息。”

白玉书看了看贺淮,又看了眼钟琳月,“战大哥,诗涵刚受过惊吓,你别欺负她。”

白玉书不喜欢贺淮跟钟琳月独处,有时候,她都在想,战大哥真的喜欢她吗?

如果不喜欢,那他对自己说的话,又算什么?

他也从未真正听到过贺淮,说喜欢她,这几个字。

这样让她没有任何安全感。

白玉书上了楼,汪梅见到这种气氛,磕磕巴巴的开口:“那我也走了?”

贺淮一道锋利冷冽的眼神看过去,汪梅吓得直接转身一溜烟就跑了。

直到大厅里,只剩下两个人。

一股冰冷压抑的气氛,压得让钟琳月透不过气来。

“我的话,你都当成了耳旁风?”贺淮一步步地朝她走近,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寒意,哪怕不看他,钟琳月都知道他此刻现在的脸色。

与刚刚在江裕树关心她时,简直判若两人,情绪收放自如,他就像是地狱走来的恶魔。

“我没有忘记。”钟琳月紧张的擦去手心的冷汗,不安的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又解释的说:“今天是王叔过来接我,我没有办法拒绝,正好借此机会,我都已经跟他说清楚。”

“贺淮,什么话,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了,你到底还想让我怎么样?”

“头抬起来。”他的声音是强制的在发号施令。

钟琳月抬起头,盯着他阴鸷锋利的眸子,他身上有股摄人的戾气。

贺淮轻笑了声,“你知不知道你最大的破绽在哪?诗涵…我不喜欢你对我说谎!”

跟她相处这么多年,一朝一夕过了十几年,她爱吃什么,喜欢什么,他都心知肚明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