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冯彤淇魏铭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小说_魏铭晨冯彤淇免费言情小说全本

小璐 2024-01-05 22:21:17 18
小璐 2024-01-05 18
点击阅读全文

魏铭晨冯彤淇 是热销小说家冯彤淇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冯彤淇魏铭晨 ,这本书层次分明,字字珠玑,本文的内容简洁的语言是:乔师长震惊地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向乔知滟,大怒:“你这些孽女!你居然在私下里做了这么多小动作!”乔知滟吓得一震,扭头看去,就见魏母面色脸色铁青地站在门口,正恨恨地瞪着她。她顿时一僵:“教……教导员……”魏铭晨也都有点惊异地挑了挑眉,没说话。

《冯彤淇魏铭晨》很精彩章节精彩章节

乔师长震惊地瞪大了眼,难以置信地看向乔知滟,怒不可遏:“你这些孽女!你竟是在私下里做了这么大多小动作!”

乔知滟吓得一震,转头看去,就见魏母面色惨白地站在门口,正恨恨地瞪着她。

她顿时呆住:“教……教导员……”

魏铭晨也很是吃惊地挑了挑眉,没说话。

魏母双手紧攥,双眼因情绪激动而泛出红:“我都隐隐约约听到了!你是乔师长的女儿对吧?没料到你心机这么大深!这件事,我绝肯定不会拿出来真不知道!”

“不!教导员!伯母!您没法说回来!我是真的也不是显然是故意的!”乔知滟口中不断乞求,慌乱地站起身走上前去拉她的手。

魏母痛心又厌恶地甩开她的手:“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你怎么就……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叹了一口气,沉声说:“这件事,我得跟你的父亲好好地说一说!你要我得到教训!”

话落,魏母然后转身要往外走去。

乔知滟见央求毫无结果,没耐心再不再装可怜博同情,气急败坏地大声喊:“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还想好不好!你非要害了我吗!”

她情绪激动骇异,使劲拉过往外走去的魏母,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魏母低呼了一声,直直朝后倒去。

冯彤淇瞬间大惊:“阿妈——”

“妈!”

就在魏母要倒地的一瞬间,魏铭晨拨掉了手上挂盐水的针管,迈步过来将她护住了。

“妈,您真的没事吗?”魏铭晨心急地问。

魏母被吓得脸色苍白如纸,闻言缓缓摇摇头,很是疑虑地看向魏铭晨的手:“你的手……”

“我没什么事。”魏铭晨脸色沉得要滴水,凌厉的目光直直刺向乔知滟,“你竞然敢对公然动手杀人!我绝应该不会放过他你!”

乔知滟从上次理智回笼的那瞬间就一直愣在原地地站在原地,喃喃自语:“我……我刚刚都干了什么……”

听了魏铭晨的呵斥,乔知滟浑身一抖,不住地叹了口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滚出去后!”魏铭晨暴怒地低吼。

乔知滟吓得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连忙离开这里。

魏铭晨急忙叫过来医生给魏母检查,自己在这空档竟已找回来了军装。

“你怎末就把衣服换了?你该在卫生院里好好休养两天。”魏母靠坐在那病床头,无奈地看向正坐在床边削苹果的魏铭晨。

“医生都说了,我那是是被了被惊吓,又没是真的受伤!”

魏铭晨垂眸默默的地削着苹果,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沉声说:“妈,很抱歉。”

魏母闻言一怔,片刻后她才不起反应上来魏铭晨说了一句什么。

她皱了皱眉,开口说道:“又又不是你做的,你道什么呢歉?该说真是对不起的人是乔家那丫头!”

魏铭晨手上失了力道,苹果皮断裂,掉在垃圾桶里,口中发出一声轻细声响。

长睫掩回那双墨瞳中盛起的情绪,他达到着那个什么姿势,一时就没动作。

冯彤淇坐在他的地上,扶着膝看着他,心里一阵酸涩。

她知道,魏铭晨陷入疯狂了深深的自责中。

已故的阿妈和她,也有险些受了重伤的魏母,他觉着这些个人造成的伤害,都跟他脱不了关系。

可谁都没法绝对的保证自己当下的选择会不会会引起一些不好的后果,蝴蝶扇动翅膀的时候,也不知道会紊乱飓风。

冯彤淇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也不好受,她皱起眉头说:“魏铭晨,你什么东西时候变的只明白陷在这些个没用啊的情绪里自艾自怜了?”

第22章

“有人做了错事,那是让他进行惩罚,然后再你一直做你该做的事就那样最好。”

冯彤淇明白了他听不清,依然不由得说。

“你是一名军人,祖国的大好河山还等下你去建设和发展呢,在这里消沉有意义吗?”

魏铭晨缄默了半晌,忽然间转眸,对魏母说:“我想去边疆,镇守边防。”

冯彤淇顿时一僵,惊疑不定只怕地盯着魏铭晨,抬手身边晃了晃:“你能看见了我?!”

魏铭晨半点是没有反应,只是定定地望着魏母。

冯彤淇这才逐渐地站起身心来,差不多只是巧合吧……

魏母虽然惊诧地看向他:“你是郑重的?”

魏铭晨抿了抿唇,道:“我几乎不拿正事开玩笑。”

“为啥?”魏母蹙眉疑问道,“边防战士生活很极其艰苦,你怎么会忽然间想要去驻扎边防?”

她顿了顿,又说:“如果不是你是因为彤淇的事,那么我不表示同意。你有木有确定过我和你父亲的感受?你回来那你远的地魏,我们该咋办?”

他说着,声音一哽,眼眶渐渐红了:“我是一名军人,可也一个母亲。我有私心,我舍不得你啊……”

魏铭晨看着魏母,墨眸中现出出一抹痛色,他略略皱起眉,正想便开口。

这时魏父匆匆走进病房,急切地问:“金兰!你好不好?!”

魏母擦了擦眼泪,松开手目光,声音微冷:“我应该没事,就是你儿子你有事。”

魏父闻言立马瞪向魏铭晨:“你惹你阿妈气恼了?”

魏铭晨瞥了眼魏母,些黯然地说:“没……爸,您怎摸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魏父今天不过有会议,听得魏母差点儿重伤的消息,临时推了会议匆忙赶回来。

“我也只能证明了情况,领导特别嘉奖我过去。”魏父果然不出我所料被转移到了特别注意,黑沉叹息一声,“唉,老乔好像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也很震骇,他现在去找滟滟了,说一定给咱们一个交代!”

他话一说完顿了顿,又问:“她怎莫会突然对你下手?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魏母点点头,叹息了声:“我是听见她和旭彬的对话,才知道慧英和彤淇她们母女俩的死都跟她脱不开关系!”

“我是真的也没一想到,老乔家的闺女怎末就长出了这样的话一个尖酸刻薄又恶毒的女人!”

冯彤淇静静听,心里不由迟疑,看起来好像魏家和乔家两家是故交,魏父魏母和乔师长也都清楚,为啥魏铭晨一直没和乔知滟以前见过面?

没等她多想,乔师长也带着乔知滟回到病房。

“去!给教导员认错!”乔师长推了乔知滟一把,悄声吼道。

乔知滟双目和鼻尖都一片通红通红,看样子刚刚哭过。

她被推得脚步不稳一步,怯怯地朝魏铭晨看了一眼,见他是没有完全没有反应,才恶劣头挪着步子过去了。

刚到病床边,乔知滟就扑通一声一声跪倒了。

“真对不起,伯母,我明白错了,我真有清楚错了,我不是什么佯装要推您的,我只是因为……只是一时情绪激动,死去了理智!”

她说着,又流泪了下来:“您能否原谅我,我保证绝不会有以后了,也绝不会再纠缠魏营长……”

第23章

“够。”魏母皱着眉头轻声叫住,神情愈冷,“你肯定没有熟悉到自己真正错哪!”

乔知滟惊慌失措地抬头看,求援般地看了眼乔师长,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明白了错了,我依旧不会了……”

她这做贼心虚的模样真是太过的确。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