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姜沉鱼傅临渊完结的小说_姜沉鱼傅临渊全章节在线看

小珍 2024-07-10 07:33:04 14
小珍 2024-07-10 14
点击阅读全文

姜沉鱼傅临渊 的主要出场人物是姜沉鱼傅临渊,是网络作家姜沉鱼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精妙绝伦,让人爱不释手,姜沉鱼傅临渊主要描写的是:柳沉鱼收拾原主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原主的衣服真是少得可怜,两件不知道穿了多少个年头的碎花衬衣,领子袖子已经磨破了,正颤颤巍巍地飞着布线,裤子是柳沉鱼打死也不会穿的“丐帮帮服”。这会儿破破烂烂的衣裳简直让柳沉鱼心塞,怎么可能再带上。最后收拾了半天,也就带上了一身原主刚来京城时贺世昌让警卫员买的成衣,白衬衫藏蓝色裤子。

封面

穿到七零最帅糙汉 》精彩章节试读

柳沉鱼收拾原主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原主的衣服真是少得可怜,两件不知道穿了多少个年头的碎花衬衣,领子袖子已经磨破了,正颤颤巍巍地飞着布线,裤子是柳沉鱼打死也不会穿的“丐帮帮服”。

这会儿破破烂烂的衣裳简直让柳沉鱼心塞,怎么可能再带上。

最后收拾了半天,也就带上了一身原主刚来京城时贺世昌让警卫员买的成衣,白衬衫藏蓝色裤子。

白衬衫像是新的一样,一看就知道原主保存得很好。

再加上身上穿的一身贺白梅的旧衣裳,柳沉鱼带着一身衣裳,一叠贺世昌和贺雪庭给的钱票离开了贺家。

贺白梅的旧衣裳让柳沉鱼膈应,要不是火车上不干净,她高低地换上那身仅有的衣裳。

到了供销社,她转了一圈也没看得上眼的衣裳,只是一身衣裳也确实太少,冬天衣裳不好干,她咬咬牙还是买了两套成衣,外加一件棉猴。

两套衣裳也就是两件外套加两条裤子,毛衣这类衣裳供销社是没有的,想买要去百货大楼。

又买了几团黑色毛线,一把毛衣针,一条白色牛皮腰带,一双白色小牛皮高跟鞋,一双黑色绑带皮鞋。

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自己买个白色布袋子。

柳沉鱼倒是想买手提包,可是时代限制,供销社里根本就没有,她还是从秦淮瑾嘴里知道要买手提袋的话要去友谊商店。

他们距离友谊商店有段距离,来回的时间根本就不够,柳沉鱼只得放弃。

距离火车开车还有二十分钟,两人不急不缓地上了火车,相对于刚到火车站时秦淮瑾手里轻飘飘的行李袋现在两人是大包小包,跟来往的乘客也没甚区别。

秦淮瑾在前边开路,柳沉鱼拎着她刚买的棉布袋子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不是她不想拉开距离,实在是火车上人太多了,已经不是摩肩接踵这种形容词能表达的了。

她真怕一眨眼跟丢了秦淮瑾,最后还伸出手抓着秦淮瑾的军大衣。

秦淮瑾在柳沉鱼拽着自己的时候一顿,紧跟着放慢了些脚步。

好不容易到了他们的车厢,柳沉鱼才松了口气。

上车之前秦淮瑾告诉她,这次定的是一张中铺一张下铺,为了柳沉鱼的安全,让她睡中铺。

柳沉鱼和秦淮瑾一进车厢,车厢里原本还在侃大山的几人瞬间一静。

两个人都穿着军大衣,前边的男人高大挺拔,长相儒雅,但气质一看就是当兵的,而他们震惊的是他身后跟着的女同志。

车厢里的小女孩抱着妈妈的胳膊,小声说:“妈妈,这个姐姐可真漂亮,小花以后也要跟姐姐一样,也要长得这么漂亮。”

2

小女孩的妈妈尴尬地摸了摸孩子枯黄的头发,眼神却没有从柳沉鱼的脸上挪开。

无他,这小姑娘真的太好看了。

一双潋滟的桃花多情眼,小小的瓜子脸,菱唇红润,鼻头圆润还有轻微肉感,少女的娇憨感十足,这种柔媚的长相要是眼神不正很容易让人觉得轻浮。

可眼前的姑娘不一样,她眼神干净,眉眼弯弯,笑起来更是楚楚动人。

女人觉得别说是男人看了心动,就是她一个女人看了心里都痒痒。

女人不知道,柳沉鱼的这种气质长相在现代有个形容词,又纯又欲。

柳沉鱼上辈子就习惯了出门被众人打量注视,进了车厢她就紧皱眉头。

秦淮瑾进门看了下环境,然后扭头看了眼柳沉鱼。

见她皱着眉头,张口说道:“一会儿我上去给你收拾床铺,行李就放在你头顶。”也就是靠窗的那边。

柳沉鱼也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她出门带着五个保姆的时候了,只能捏着鼻子接受。

“那你快点儿,我快累死了。”

柳沉鱼这会儿的声音跟在贺家完全不一样了,软糯中带着点娇憨。

秦淮瑾挑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放下手里的行李直接上了中铺给她收拾。

抱着小女孩的女人看着秦淮瑾利索的动作,眼中闪过羡慕,笑着摸了摸闺女的辫子,“妹子真是好福气,男人这么心疼你,一点儿活儿都舍不得你做。”

也是,她要是有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也跟那个男人一样,什么都亲力亲为不让她干。

柳沉鱼早起就脑袋疼,浑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块舒服的地方,这会儿也懒得跟人寒暄,只是对着女人扯了扯嘴角,僵硬地笑笑。

这要是放在之前,她好歹也要去社交一下。

只是这一路走过来,火车上的各种味道,还有挤来挤去的人把她的好脾气磨得一丝不剩。

能忍着没发脾气已经是她的修养好了。

女人见柳沉鱼没跟她说话,也没往心里去,低着头继续逗怀里的小女孩。

因为两人的进入,车厢里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不少。

秦淮瑾手脚麻利,快速地收拾好床铺,歪头朝下边懒洋洋靠着门边的柳沉鱼伸手,“把东西递给我。”

柳沉鱼把手里的行李袋递过去,小声嘟囔,“里边有点心,别压坏了。”

秦淮瑾接行李的手一顿,“好。”

把东西一件件地放好,秦淮瑾轻松地跳下来,柳沉鱼已经坐在下铺了,“上去休息会儿?”

“嗯。”

柳沉鱼轻哼,脚下的动作不停,快速地脱下脚上的布鞋,抬头看了眼秦淮瑾。

“我怎么上去?”

她不想撅着屁股费劲地爬上去。

秦淮瑾指了指一边儿的脚蹬子,“踩着这个上去。”

柳沉鱼不动,就这么看着秦淮瑾。

秦淮瑾自然不会退让半步,也这么看着她。

到底是秦淮瑾低估了柳沉鱼,只见她檀口轻启,声音娇气不已。

“秦淮瑾,你托着我上去。”

秦淮瑾气笑了,要不是上边的行李都堆在头顶,他上去根本施展不开,他早就上去了,哪儿还用得着跟柳沉鱼这个活祖宗较劲儿。

对,秦淮瑾现在万分确定,柳沉鱼不仅泼辣还娇气,就是个活祖宗。

他十分后悔之前的决定,还是草率了。

不过他的性格也做不出不负责任的事儿,思来想去这事儿都是无解。

他叹了口气,伸出手,“你一脚踩脚蹬子一脚踩我的手。”这么多人看着呢,他怎么可能把她抱上去。

索性还是他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的手贡献出来。

“好。”

柳沉鱼答应得飞快,怕秦淮瑾后悔,麻溜起身,爬在中铺上,一脚踩在脚蹬子上,另一只脚在半空中,在秦淮瑾眼前晃啊晃啊。

秦淮瑾抹了把脸:“……”

还能后悔么……

柳沉鱼的脚丫子还在那晃荡,车厢里似有若无的视线扫过来,秦淮瑾叹了口气,认命地把手伸了过去。

有了秦淮瑾的帮忙,柳沉鱼顺利的上了中铺,看了眼环境之后,深吸一口气躺了下去。

两个呼吸下来,她就陷入了沉睡。

他们上车没一会儿,火车匡嗤匡嗤地出发了。

秦淮瑾这会儿却睡不着,马上要六点,他们两个还没吃饭,柳沉鱼买了一斤酱牛肉,没有主食,只能等列车员推车过来卖饭了。

他端坐在窗边,看着后退的站台,思考接下来的安排。

结婚报告已经递上去了,房子也申请了,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几个孩子,之前柳沉鱼的话虽然没说完,但还是进了他的心里。

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孩子的成长他没参与过,当前妻要跟他离婚的时候,他同意了,她当月离婚又结婚,秦淮瑾也从来没有责怪过前妻。

离婚时前妻也没给他机会让他选择,当然也跟他之前的想法一样,孩子跟着父亲不如跟着细心的母亲。

他没想到的是离婚两年又要再婚了,再婚的女同志居然还不到二十岁。

柳沉鱼想要把孩子接到身边他不知道是什么目的,他不相信只是因为她不想生育,所以才要抚养他的孩子。

只是柳沉鱼要是真心待三个孩子好,他也不会辜负她的。

得亏柳沉鱼不知道秦淮瑾在想什么,要不非得喷他一顿不成,真是想得美。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面的母女拿出自带的口粮已经开始吃饭了,对面中铺的男人也下来拿着饭盒出去打水,上铺的小年轻没下来,趴在护栏上望着下边,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不过青年没愣一会儿,身轻如燕地从上铺一跃而下,哼着歌儿出了车厢,朝餐车的方向走去。

秦淮瑾看着小桌板上的两份盒饭,静静地等着柳沉鱼。

柳沉鱼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车厢里嘈杂的声音就像被屏蔽了,一点儿也没打扰她。

闻着饭菜的味道,柳沉鱼微微睁眼,揉了揉迷蒙的眼睛,起身趴在护栏上向下望。

秦淮瑾察觉到她的呼吸变化,知道人醒了,抬头向上望去,与向下望的柳沉鱼看了个正着。

柳沉鱼刚睡醒,声音软软的,“要吃饭了吗?”

中午柳沉鱼就没吃几口饭,贺白梅送走刘芳无法接受,躲在屋里哭,根本不出来做饭,贺世昌还有工作,等贺雪庭回来之后,坐上车去了 jun qu 。

保姆知道贺家发生大事儿,早就躲起来,等事情结束出来做饭的时候已经晚了。

贺雪庭回来之后便让保姆去食堂打了两个菜回来。

其中就有道红烧茄子,那是柳沉鱼最讨厌吃的菜,就着炖土豆吃了没几口,她就不想吃了。

一个下午过去,她早就饿了。

“我想吃酱牛肉。”

今天在副食店的时候就想吃了,一直忍到现在。

“那你下来洗漱一下,我去餐车找厨师切。”

在柳沉鱼睡觉的时候,秦淮瑾就想明白了,柳沉鱼脾气是个暴躁的,性子还娇气,几个孩子就算跟着他生活,她也不见得能照顾好,他决定就算两人相处不好,看在老领导的份上,他也会好好待她,最起码不会短了她吃喝。

然后看柳沉鱼对孩子的态度,再决定孩子要不要交到她手里。

“好。”

柳沉鱼起身直接扎了个马尾辫,见秦淮瑾还在原地不动,不解地看向他。

秦淮瑾伸了伸手,“下来吧。”

哦,原来是等着接她,柳沉鱼明白过来之后,看秦淮瑾的神色好了不少。

秦淮瑾把人接下来之后,拿着酱牛肉出了车厢。

柳沉鱼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八点了,她居然在这么嘈杂的环境里睡了两个小时。

这要放在以前是万万不可能的,果然环境改变一切。

10

秦淮瑾越说他的声音越小,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只是他的工作性质不允许他时常离队。

柳沉鱼闭了闭眼,“那电话,”又想到现在电话不是谁家都有的,又换了个说法,“通信,你家老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已经九岁了吧,也应该上学了,写点儿基础字也没问题了,你们多长时间通信一次?”

秦淮瑾:“……”

姜沉鱼傅临渊姜沉鱼傅临渊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