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贺芙枝侍君临》小说免费赏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贺芙枝侍君临)小说免费全文阅读_(贺芙枝侍君临)全文阅读

小燕 2024-04-02 23:17:33 26
小燕 2024-04-02 26
点击阅读全文

贺芙枝侍君临 书中的两位主角是贺芙枝侍君临,由网络大神贺芙枝编写而成,这本书才思敏捷,思路开阔,本文的精彩概述是:“却不想,被诊断出是不治之症,仅剩半年不到。”侍君临的心脏重重一颤!直到雪花飘扬,落在他脸上,冰冷才刺激他回过神来。他看向春桃,嗓音森寒,带着迫人至极的杀意。“贺芙枝让你陪她演戏?你可知欺瞒本王,会有什么下场?”春桃脸色惨白不已,却仍抱紧怀中灵位,重重磕下头去。

封面

《贺芙枝侍君临》精彩章节试读

“却不想,被诊断出是不治之症,仅剩半年不到。”

侍君临的心脏重重一颤!

直到雪花飘扬,落在他脸上,冰冷才刺激他回过神来。

他看向春桃,嗓音森寒,带着迫人至极的杀意。

“贺芙枝让你陪她演戏?你可知欺瞒本王,会有什么下场?”

春桃脸色惨白不已,却仍抱紧怀中灵位,重重磕下头去。

她带着哭腔道:“奴婢怎敢欺瞒王爷,王妃她……真的去了!”

侍君临咬紧牙关,大步冲到棺木旁。

那拿着锤子的下人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敲下去。

可侍君临却狠声道:“来人,开棺!”

院中众人皆是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身穿玄色蟒袍的男人,一时死寂无声。

侍君临带来的侍卫对视一眼,终究是狠下心来,走上前去。

侍君临站在那里,看着被敲下去的钉子一点点被拔出来,只觉得心脏直直下沉。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不可能的,明明昨日贺芙枝还在跟自己说话,怎会今日就天人永隔?这太荒谬了!

可他又不受控制的想起昨日,贺芙枝那副苍白羸弱的模样,一时间眼里唯余复杂。

终于,八颗铁钉齐齐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响。0

侍君临看着那死气沉沉的棺木,走上前去。

他的手搭在棺盖上,却罕见的迟疑一瞬,但最后,他还是将之推开,视线朝里看去。

下一刻,贺芙枝那张熟悉的脸,骤然映入眼帘!

她眉眼安宁,嘴角却残留一点黑色的血迹!

侍君临只觉得呼吸在这一刻都困难起来。

他心中有惊颤,有怒火,更有一瞬浓郁到化不开的哀痛!

贺芙枝,竟是服毒自尽?

侍君临下意识扫视一圈,却根本看不到能给他答案的半个人。

是啊,贺家一脉,尽皆死绝!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春桃身上,死死从喉间挤出一句话。

“回王府,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老老实实说给本王听!”

春桃抖如筛糠,她伏在那里,上下牙关都在打颤:“还请王爷,准奴婢办完这场丧事。”

“不必!”

侍君临眼中狠厉陡生,他想起春桃怀里抱着的那块灵位,声音冰冷。

“贺芙枝上了皇家玉牒便是侍家人,本王自会为她刻碑下葬。”

他手指紧紧扣住棺木,心里涌起一股狠意。

贺芙枝,你想做回贺氏女,跟本王撇清关系?绝无可能!

他大手一挥:“抬棺,回府。”

侍卫齐齐上前将棺材抬起。

侍君临率先朝外走去,这时,春桃猛地扑上去拦住了他的脚步!

“王爷,王妃临走前说过,想要跟大小姐合葬,还请王爷成全她的遗愿!”

侍君临脸色沉寂,他薄唇开合:“她还说了什么?”

春桃身子一颤,那些大逆不道的话,却是说不出口。

侍君临停下脚步等了她许久,看着春桃垂眸不语的样子,竟是没有发火。

他看向身后的棺木,发出一声让人觉得心寒的笑。

“本王可以允许她与贺清央一同合葬,但她若想以贺家人的身份入土为安……”

“痴心妄想!”

第12章

长街两侧,人头攒动。

侍君临骑在马上,缓步前行,在他身后,六个侍卫抬着一口棺木,再无其他。

这样的场景,在旁人看来,简直怪异至极。

可侍君临积威已久,一时间除了马蹄声踢踏,竟再无其他声音。

一行人缓缓朝王府走去。

这时,人群中有人眼中闪动异色,悄无声息的离开,将此事回报给背后的人去了。

林雪舞看着眼前逐渐冷却的饭菜,看向屋外,她喊来侍女:“去前门看看,王爷怎的还没回来。”

那侍女应声转身,却听到门外有下人的声音:“林夫人,王爷回来了。”

林雪舞连忙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刚到门口,却是一愣。

她看着那口黑漆漆的棺材,心里惊惧不已,下意识后退一步。

好半天,她才朝侍君临出声:“王爷,这是……”

侍君临眉心一皱:“你出来做什么?”

林雪舞几乎是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侍君临不同往常的冷淡,她心脏猛地一沉。2

她努力扯开一抹带着温柔的笑:“王爷别生气,我见你迟迟未归,心里担忧,我这就回去。”

说完,她便转身,往自己的院子里走。

侍君临扫了一眼她离去的背影,眼神冷淡,他对赶来的管家开口:“准备灵堂,迎接王妃。”

管家被他这句话砸的一懵,灵堂?王妃?他看向那口棺材,险些一口气没吸上来晕厥过去。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准备依照侍君临的话去做。

棺木被放进侍君临放进他的院子里后,他便让侍卫都退了出去。

侍君临坐在院内的石桌旁,看着那口棺木,恍惚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就像一场梦。

他不懂,一个人的离开怎会那么快,更让他害怕的是,贺芙枝似乎瞒了他很多事情。

这时,他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他朝下人吩咐道:“去将春桃带过来。”

不过一刻钟,春桃就跪在了他面前。

侍君临看着她,声音凌然:“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春桃几乎要将头埋进胸口,她声如蚊蝇:“王爷,奴婢……奴婢不知道您想知道什么。”

更重要的是,她完全不知道从何说起。

侍君临手臂搁在冰冷的石桌上,寒意慢慢渗入他的身体。

他慢慢开口:“从她的病开始说。”

春桃一愣,她仔细回忆了一下,才开口。

“王妃的咳疾是从去年入夏有征兆的,请了大夫,却看不出什么,只开了药,那时……奴婢只以为是因为林夫人进府,王妃忧思成疾。”

“可不想,这咳疾越发严重,王妃不愿让您担心,便一直没请大夫。”

“直到有一日咳血,王妃才让奴婢去外面请了顾大夫来。”

贺芙枝侍君临&贺芙枝这本的开头可以说真的是虐到不行,看到后面发展还是挺不错的,值得一看!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