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魏希文童觅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_魏希文童觅玥全文全本阅读目录_(魏希文童觅玥)全文阅读

小洁 2024-01-05 20:56:07 20
小洁 2024-01-05 20
点击阅读全文

童觅玥魏希文 全文内容写作,童觅玥魏希文是最近热书 魏希文童觅玥 中的主要人物。本书机构特别严谨,下笔成文,推荐推荐给大家。魏希文童觅玥完整版小说精彩概述:他看起来好像很不舍,我完全当无法看到,现在满脑子全是赚。“很好啊的。”“我会努力再努力让你的股份变得异常不值钱。”“就得太啊,谢谢啦。”我笑笑说:“你走的时候我就不送你了,结束后有机会有缘再见吧。”我马上没说再见,魏希文想再叫住她,但又忍着。他想问她先前是从谁的车上下去,但他现在就没资格。

《魏希文童觅玥》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他感觉起来很不舍,我已经当能看到,现在满脑子全是赚。

“挺好的的。”

“我会很努力让你的股份变的值钱。”

“的话太谢谢啊啦。”我笑笑说:“你走的时候我就不送你了,后有机会再见吧。”

我很快没说再见,魏希文想再叫住她,但又忍着。

他想问她先前是从谁的车上下来,但他现在还没有资格。

觅玥,你你不用担心,你想要的一切,我都能给你。

……

体检报告进去当天,我和韩倚梦同时已经结束了结果的课业。

确认韩倚梦是没有问题之前,我才松了一口气,交代韩倚梦一定要定期体检之前,两人也正式从宿舍搬出。

我返回到童家第一件事应该是清点母亲带走的遗物,好在这个时候童正鸿和周思韵都还没把主意打到这里来。

但很快地又他知道,这些个东西不再放进这里说不定会被截走,我要有不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把破坏母亲的遗物。

突然冒出这种想法然后我又禁不住骂,前世的自己简直是个大笨蛋。

只是没想到,想就搬了家母亲的东西,也并并非件简单的事。

“你走这个可以,你母亲的东西前提是留下来。”

第20章

童正鸿和周思韵同坐在,转眼就一副夫妻沆瀣一气的模样。

我只感觉讽刺。

我的母亲才估计是这些家的主人,现在这样的家却早都变成周思韵说了算。

“凭什么呀?”

前世我做了蠢事,让周思韵有随便地兰州快板自己的机会,但这一次,我不可能再给周思韵这样的机会了。

童正鸿腆着脸道:“才是伴侣,我才是她遗产的第一继承人。”

“伴侣?你也配说是我母亲的伴侣?我母亲尸骨未寒你就把周思韵领进门以后,那时候你怎莫且不说你是我母亲的伴侣?”

“童觅玥!”童正鸿拿起水杯朝我脚边砸上来,“谁容许你那样和我说话的的?别忘了你姓童!”

“这样的话多钱说花就花,也还不知道给你父亲图点便利,这么多年他费心费力挣钱养家才让你过得这么大好不是吗?”

周思韵那就擅长拱火,语气柔弱,听起来那是一片苦心,实则就是一肚皮坏水!

“真奇怪,我花我母亲的钱,和童正鸿有什么东西关系?”话落,我又看向童正鸿,警告过他。

“你好是是有远见一点,我挽救魏氏的危机,将来能从魏氏换取很多。你现在招惹我,对你是没有一丁点好处。”

童正鸿迅速就说不出话来。

他很清楚魏氏的窟窿是童觅玥自做主张补上的,他你生气的是童觅玥居然已经不顾及到他!

给魏氏送了那就多钱,也还不知道为他讨点好处!

我也明白了童正鸿闭上嘴巴的原因。

所有人都我相信魏氏也能东山再起,也我相信我的钱投得值,也就也要完全相信,将来的我能能赚更多。

这那就是有钱的感觉吗?

我觉得自己差点深爱这种感觉。

……

新年一过,我就重新购置了一套大平层。

一股脑把母亲的东西完全全部转移阵地然后,也临时冲出了童家。

则是是花钱,前世我把自己困死在了那场失败的婚姻里,这一世却占据了更大的自由。

坐在床边,我都如果能前世只是一场梦,仅仅一场噩梦。

这样我就这个可以手中掌握一个崭新就没缺陷的人生。

而又不是鲜血淋淋后的重新出发。

可现实我总是数尽如意,再一次做梦梦见前世场景后,我高声尖叫着从睡梦中醒来之后。

魏希文摁住我的肩膀,逼我给宁芙意下跪行礼的场景好像听说就在昨天,它反复不可能发生着,发热发冷剜着我的心。

我根本无法完全忘掉这些伤痛,那场战役噩梦,说不定要再伴随我的今生。

我最近钟情上了不喝酒。

每一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我都会大醉一场,直到此时天色大亮,才慢慢的睡去。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个月,停在了傅锦时再打进来的时候。

我从赔偿完衣服和手帕的费用之后,就再也没有给傅锦时发过消息,这通是他们之间第一条消息更新。

我不由得问:“你打错了吗?”

傅锦时很语气坚定:“我找你。”

“找我有事?”

“我是想问你,你有没有要工作的打算?”

我愣了一愣几秒:“什么意思?”

“我趁着有个助理自动离职,你不是想赚钱吗?我这个可以教你怎摸更赚。”

我沉默了了两秒,语气严肃而怒火。

“傅总,我不卖身为奴。”

傅锦时被她的误会弄到笑出声来,“你就这样冤枉人我。”

“那我想知道傅总,您倒底是什么呢意思?”

“我有个助理自动离职了,所以才我问你想不想来一段时间一下。”

“傅总,我特别贵的。”

“魏氏给你多少,锦悦科技也不会太吝啬你。”

“成交。”

第21章

四年后。

我没料到,自己那是当初只是因为接了一通,却赔出来四年光阴。

我从磕磕绊绊什么都懂的小助理,成为了是可以临时不用傅锦时的童特助。

总裁办公室里,傅锦时对我的最新成果只觉得十分感激不尽。

四年前傅锦时说我目光短视,如今也那就孤身前往海外被吞并更多的金钱。

两个小时前,他的飞机才落地深市。

“很比较好。”

“这是送你的。”

每一次傅锦时去出差,都会给我带礼物。

起初还是需要随从人员去外地出差的时候,我根本不没敢收傅锦时的礼物,又担心傅锦时误会结束后,他们都变成什么好诧异的关系。

然后可以独自去处理更多奇怪事务后,傅锦时短期出差时,都会把我带回总部,回来时再给我带礼物。

我望着桌上精致的盒子,突然间恍忽了一下。

注意一点到她的情况,傅锦时搁下手中的文件:“怎莫?感觉不舒服?”

“还没有。”我摇了摇摇头:“只不过很想说我收到的礼物实在太多了。”

傅锦时扬眉:“你在暗示我送得太顾左右而言他?”

我总觉得这几年傅锦时大的的变化就是,越加很有意思。

他真是奇怪具备极强的前瞻性和没有人匹敌的魄力,能够屡次三番在所有人都不先看看的逆境中拿下胜仗,是所有人眼中的商业帝王。

却一年比一年喜欢在我面前你别当真。

当初收到消息那通时,我确信过傅锦时的用意,可当我警觉惊骇不已的时候又才发现,傅锦时是真的只是因为教自己东西。

现在我又一次放下警惕了,傅锦时好象又变了。

这几年我自诩自己非常打听一下傅锦时,两个人非常默契得像是天生的的伙伴,但现在,我好像有点看不懂啊他。

“傅总,你不总觉得送得太多了吗?”

傅锦时却只是因为紧紧的盯着我,做了个手势我一直往下说。

“这些年我从你这里能得到的礼物,折算成金钱或许比我的年薪还高。”

“你说说看你想教我,我只不过你的徒弟,你对我这么大好什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