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热文林蔓贺靳言在线免费读-贺靳言林蔓的小说(林蔓贺靳言)完整版免费读全文

qingyu 2023-12-08 10:15:29 19
qingyu 2023-12-08 19
点击阅读全文

么晚来电必然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不必说抱歉。”大哥语声冷淡,态度疏离。

滕静一脸的欲诉还羞就这么被我和大哥几句话给堵在嗓子眼儿里,不上不下的,噎得她眼珠子发颤,嘴唇哆嗦。

可能是我不够厚道,每每见到她吃瘪,都高兴得不行,可为了给她留点薄面,只好不动声色的侧过脸,悄悄的笑。

大哥暗中捏了把我的手心,我抬起头用眼神问他有什么事,大哥浓眉舒展,用口型让我别太的瑟,好歹尊重一下人家的职位。

我不满的白他一眼,就的瑟,怎么了?明明是她老干招人恨的事,干嘛要我老实。我自动老实是一回事,他让我老实又是另一回事,这让我有种他向着滕静的错觉。

我的男朋友,怎么可以向着别的女人,为什么都不成,坚决不接受。

心里不痛快,便会有所行动,我开始往回抽自己被他握住的指尖。

不想看上去他只是轻轻握住,等我往回抽的时候,那只大手变得像钳子一样,努力了几次,也没抽动分毫。而大哥面不改色心不跳,一点也看不出来正在和我暗中较劲。

“放开我的手,我不想耽误你们工作。”

“就不放,我想让你耽误我的工作,越耽误越好,我乐意。”

无声的拉锯战僵持了足有十秒,以我的无能失败告北。

滕静终于被我和大哥的眉来眼去惹怒了,她一改之前的娇羞,换了副高高在上的严肃面孔,拿出甲方爸爸的气势,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卫老师,事发突然,你要和我出趟急差,一会儿就走,我打电话给你,是通知你有所准备。衣物和洗漱用品带不带均可,那边会有专人安排。”

“专人安排?”我忽略事情的主体,不可思议的问出声音。

第373章内裤

“专人安排?”我忽略事情的主体,不可思议的问出声音。

衣物的包括范围可广了,内裤袜子睡衣全都包括在内,滕静这意思是大哥可以连内裤都不用准备,她的人已经备好了。

是谁赋予她为别人家男朋友准备内裤的权力?

我就纳闷,她知道大哥的尺码?这么私密的东西,我都还没有给他买过呢。难道这给大哥买内裤的首秀要她滕静来做吗?

这已经不只是脸皮厚的问题,简直就是一张纸上画一个鼻子--她好大的脸。

岂有此理!

热文林蔓贺靳言在线免费读-贺靳言林蔓的小说(林蔓贺靳言)完整版免费读全文

我这小宇宙有要爆发的迹象。

滕静似乎并不理解我的意思,或者根本不在意我有什么意思,而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当然,滕氏的合作者是尊贵的,会有这种待遇也不稀奇。”

貌似有点牵强。

滕氏给每个有业务合作的人准备内裤?想想都挺诡异。

不知滕氏用这种方式破坏过多少合作者的家庭,有没有被人找上办公大楼骂街的前科。

大哥眸色下沉,语声清冷,“只有我和滕总同行吗?我并没有得到校方的通知。”

“是的,此次的出差涉及项目设计方面的问题,属于公司机密,并不适合带太多人。”

“如此机密的行动,校方对此知情吗?我虽是京大侧负责人,但重要行动还是要和校方报备的。”大哥不再看她,而是把我落下来的一绺头发掖到耳后,收手的时候,手背好死不死的擦过我的唇。

冬季风冷,大哥的手背有些凉,擦过唇角时,我潜意识的抖了一下,不由脸颊发热。他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抬起手背在自己的唇上蹭了又蹭。

这个动作实在太过油腻,我的脸登时发起高烧。

我的好大哥啊,当着仰慕者的面,做这么亲昵的动作,真的好吗?

答案是:不好。

因为,滕静正恶狠狠的瞪着我,像是要把我撕碎吃掉一样,一脸的怨毒。

然而,滕静再不计,再不被滕家承认,终究是从小在那样的人家长大,受到的教育与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截然不同,最起码在情绪管理这一块,还是要比我们有优势的。

恶毒和愤恨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很快恢复成之前的严肃,只不过脸部肌肉的抽动泄漏了她的真实情绪。

“严格来说,在双方的合作达成一致之后,乙方的人员要根据甲方的工作要求随时进行相关的动作调整。关于这一点,校方是持认可态度的,也是行业不成文的规矩。”

大哥还想要说什么,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来电等待提示有新号码呼入,他说了声抱歉,接起电话。

对方应该是校方的一位领导,因为大哥叫了声李主任。

那人说话的声音不高,以至于我就靠在在哥的肩膀上,也只能听到隐约的几个字,并串联不起来。

对端的人一直在说话,大哥认真的听着。

听着听着,两条浓眉便拧了起来,眸底一片深黑。

这是大哥郁躁时最明显的表相。

“好,李主任,我会尊重校方的安排,配合此次出差。”

电话挂断,大哥一身肃冷,锋利的眉眼带着戾气。

“怎么了?”我担心的问他。

大哥哼了一声,“李主任通知我即刻出差。”

“她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大哥冷哼一声,“滕静是想和我玩儿关门打狗,可惜她不是位好的猎人,我更不是任她宰割的无能之辈,不可能让她得逞。”

滕静前脚刚宣布出差的事实,李主任又亲自打来电话通知,可见学校对于此次出差是知情且同意的。

只是吧,出差就出差,做为一个知名企业,肯定会有周密的计划,打出提前量,不可能大半夜一个电话打过来就直接决定。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此次突然的出差,肯定又是滕静在捣鬼。不惜惊动校方,保不齐会有什么大的动作。

此时此刻,我感觉到万分无力。

大哥也是。因为无法拒绝甲方和校方的双向要求,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接下这趟急差。

腾静是甲方爸爸,再怎么愤怒不甘都好,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影响到双方的合作。

那样的话,不仅会令校方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还会将大哥推上风口浪尖,从而影响他京大行教的口碑和行业内的声誉。

电话回拨过去,“校方已经通知我关于紧急出差的事宜,我的行李会自行准备。但滕总身份尊贵,我建议滕总带上生活助理。”大哥重新发起视频通话,人还是那个人,就是周身的气质变得特别凉薄和疏冷。

大哥接到学校电话以后,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沉冷,唇齿之间向外溢着寒气,说出的每个字都带着冰碴子。

既无力改变事实,那就学着接受。

“多谢卫先生为我费心,我的事情自会有人安排。”滕静心愿达成,也不多做计较,并不在意大哥的态度,重新恢复之前的样子,声音嗲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以这种状态出差,孤男寡女的,着实令人担忧。

大哥受不了的一个激灵,然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我只是礼貌提示下,出差在外多有不便,滕总身体微恙,照顾的人还是要带几个贴心的,随时随地的跟在身边照应,也能避免影响工作的正常开展。”

也许滕静的意思就是二人单独出差,以她的身体情况,私人生活方面肯定需要人照顾。当身边没有别人时,这个重担自然要落在大哥的身上。

她想得挺美,可大哥怎么肯!

滕静可以独自挑起这么大一个项目的大梁,观察能力自然不一般,大哥那个激灵自然也逃不过她的眼睛。

做为一个男人,面对女人的撒娇打冷颤,无异于打女人的脸。

这让她脸上的甜腻笑容被定住,稍哽了一下,银牙紧咬,“这是我的私事,会有人专人打理,不必卫老师多费心了。”

面子被下了,里子还是要想办法保住的。

“如此最好。”大哥凉凉的说出四个字便要挂机,滕静连忙的追加了一句,“十点半的飞机,一小时后在校门口集合,一起过去机场。”

十点半?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八点一刻,一个小时能收拾出什么来?怪不得特地强调个人物品可带可不带,她是故意想让大哥穿她买的内裤吧。

滕家小姐可知脸为何物?

不行,不能让她得惩,回家就先给他装内裤,一定要多装几条。

我每年离家的行李都是爸妈帮忙弄的,我就是一废物点心,打点行装这类事情并没有什么经验,只能照葫芦画瓢。

一阵兵荒马乱,客厅中央的方毯上堆起座小山。

我按我自己理解的方式准备得超级全乎,大到西装皮鞋,小到香烟火机充电宝,内裤装了一打半。

上次和大哥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