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宠她入骨》未删减版全文阅读_宠她入骨(岑溪萧御墨)最新免费阅读全文(宠她入骨)

小瑞 2024-03-02 20:17:38 17
小瑞 2024-03-02 17
点击阅读全文

岑溪萧御墨 为主角的现代言情《 宠她入骨 》,是由网文大神“福星照”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你是萧家的主人怎么让一个外人拿捏住了?”“可是我们还没领证,我算哪门子萧家的主人?”岑溪没好气地应道。要不是林妮娅提起,她都忘了,除了举行婚礼外还要登记注册的事。“你是我萧御墨明媒正娶的媳妇,有谁不知道?再说我们也不是一直不领证,一年后就领了。”“一年后,你还在吗?”岑溪脱口而出问道...

第6章


“那不可能!

虽然已经娶进门,但在法律上什么都不是。

谁不知道林舒占着自己是萧家二老夫人在打什么主意,说好听点是为了给继子萧御墨冲喜!

说白了,还不是担心萧御墨死了,遗产没来得及继承,庞大的萧家财产跟她没关系。”

“那等萧御墨继承了财产,是不是也跟我们没关系了?”

“怎么可能!我们现在是御墨最亲的人,萧御墨不将财产留给我们,难道留给外人?

林舒也就是个后妈,再说属于林舒那份遗产,堂哥不早就安排好了,

其他就跟她没有关系了,她惦记也是白惦记!

我们现在只要等御墨继承了财产,他一死,萧家的财产就都属于我们。”

“太好了,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萧御墨死了,坐收萧家的全部财产,成为超级大富翁!”

……

那些远房亲戚,各自打着算盘,兴奋得只差敲锣打鼓,无不盼着萧御墨早点死,好瓜分萧家财产。

好不容易学完家规,岑溪有气无力地回到墨韵楼。

“少夫人,你怎么了?”荷香忙问道。

“太欺负人了!”岑溪控诉道。

她严重怀疑林妮亚后面说的那些所谓家规根本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不然谁家会有这么奇葩的家规啊!

“谁欺负你了?”萧御墨的声音响起。

岑溪一抬起头就看到萧御墨,快步走到他对面坐下并问道,

“你家的家规怎么那么多?还那么过分啊?”

“什么家规,说来听听?”萧御墨微笑着看着岑溪。

此刻的她,气得脸颊鼓鼓的,就像一只受了刺激的河豚一样,很可爱!

岑溪就将林妮亚后面念给她听的那些家规,复述给萧御墨听后,苦恼地劝道,

“臣妾真做不到啊!

不然你还是趁早将我休了,再娶一个,彩礼我会想办法尽快还回萧家。

反正你表姐说了,我们还没领证,我做不到的话,你随时可以将我赶出萧家的,

不如趁早赶,不然我怕我是竖的进门,横的出去!”

“胡说八道的!”萧御墨温和地看着岑溪,笑骂了一句。 “你是萧家的主人怎么让一个外人拿捏住了?”

“可是我们还没领证,我算哪门子萧家的主人?”岑溪没好气地应道。

要不是林妮娅提起,她都忘了,除了举行婚礼外还要登记注册的事。

“你是我萧御墨明媒正娶的媳妇,有谁不知道?再说我们也不是一直不领证,一年后就领了。”

“一年后,你还在吗?”岑溪脱口而出问道。

此话一出,气氛就变得尴尬了,岑溪反应过来,连忙摆着手说道,

“那个……这句话你当我没说。”

“放心,你没那么容易当寡妇!

再说萧家家规,最早可以追溯到两百年前,有个别家规不适用现代,也很正常。

不过家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不相信这么聪明的你,不知道怎么变通!”萧御墨看着岑溪,语气笃定地说道。

岑溪愣愣地迎视着萧御墨的视线,过了好一会儿才迟疑地问道,

“变通?怎么变通啊?”

“你自己能解释得通就行。实在没有头绪,就先照做两天,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萧御墨微笑着提议道。

岑溪还是一脸狐疑地看着萧御墨,最后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现在的她跟上了贼船似的,想下都下不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荷香端来茶点,造型漂亮,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岑溪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洗了手,重新落座后,拿起叉子轻轻地叉了一块,放进嘴里,带着桂花的清香,口感冰凉爽口,甜而不腻,实在太好吃了!

岑溪吃了两块后,发现萧御墨自己不吃,只是看着她吃,顿时囧了,

“你不吃吗?”

“你吃吧,我不喜欢吃甜食!”萧御墨摇了摇头应道。

“甜食会分泌多巴胺,而多巴胺是大脑分泌的一种神经传导物质,它可以通过血液流至全身,传递幸福及开心感的信息,最后刺激神经,使人产生亢奋的感觉。所以适当吃点甜食,会让人心情更好!你尝一块——”岑溪振振有词地怂恿着,叉起一块,送到萧御墨的嘴边。

萧御墨本能反应地往后回避了一下。

岑溪愣住,下一秒反应过来,正要收回手,

“我忘了这叉子我用过,给你换——”

萧御墨此时却若无其事地握着她的手,吃了那块糕点。

岑溪顿时瞪大双眼,然后兴奋地看着他,并问道,

“是不是很好吃?”

“很甜!”萧御墨吞下糕点后,直视着岑溪应道。

“甜是一种幸福的味道,你多吃几次,就会发现享用美食真是人生一大幸事,而甜食就是美食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岑溪笑着应道。

又吃了一块,已经饱了,毕竟她之前喝了一肚子的水,

岑溪放下叉子,抬起头看向萧御墨并问道,

“对了,你到底生的是什么病啊?怎么连出个门都不行?”

这是她今天推着萧御墨出门,被林妮亚训了一顿后,她就想问萧御墨的问题。

“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他们说的,说我不能风吹日晒就不能风吹日晒,说我不能出门就不能出门。”萧御墨自嘲一笑应道。

“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啊?”岑溪不解地追问道,“你到底有没有病啊?”

今天小妈还说萧御墨即将油尽灯枯,时日不多,听得她心惊肉跳的。

“你说呢?”萧御墨迎视着岑溪的视线,似笑非笑地反问道,

“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会懂!”岑溪讪讪地应道。

“我从小就身体不好,一直靠中药调理,但也没达到连门都出不了的地步。”

“那凭什么这样管着你?连出个门都不行!还有你不能出门,是你表姐说的,还是医生说的?”岑溪错愕地问道。

“何浩没说过。”

“何浩又是谁 ?”

“我的私人医生。”

“不是医生说的,那就是你表姐自己说的咯!她说你就听?你干嘛要那么听她的话? ”岑溪不敢相信地看着萧御墨。

萧御墨笑着看着岑溪,没有回应,觉得眼前的她,就好像一只小炮仗,一点就能炸的那种。

【全文阅读】《宠她入骨》未删减版全文阅读_宠她入骨(岑溪萧御墨)最新免费阅读全文(宠她入骨)

小说《宠她入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