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金润勋郎嫣(金润勋郎嫣)免费小说-金润勋郎嫣(金润勋郎嫣)完结版在线阅读

liuliu 2023-12-03 20:51:19 21
liuliu 2023-12-03 21
点击阅读全文

金润勋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郎嫣!”

他丢掉所有体面自持,在凌晨的街头,一遍遍的喊着郎嫣的名字。

每一个字眼,都像是带着钩子,勾出他心底的血与肉,勾出他灵魂最深处对郎嫣的爱意。

金润勋找着,走着,眼眶赤红的走到了水边。

而后,他瞳孔一缩。

公园的水边,一个身影静静的坐在那里,跟他一样浑身湿透,却无动于衷。

她的小腿在水中慢慢荡漾,好像下一刻,她就能纵深一跃,坠入最深的黑暗。

金润勋一步步走到她身后,哑着嗓子喊她:“嫣嫣。”

郎嫣就回过了头,看见他,眼里闪过慌乱,正要往后退,就被金润勋眼疾手快的拉了回来。

而后,郎嫣撞入一个冰冷又温暖的怀抱,激烈的心跳声在她耳边如同重锤。

金润勋声音沙哑又带着痛苦,他紧紧的抱着郎嫣,一遍遍的安抚:“没事的,没事的,我带你回去,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郎嫣发出一声难以自制的呜咽:“可是你要结婚了,金润勋。”

金润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声音都是抖的:“我不结婚了,郎嫣,我不结婚了。”

第42章

雨水狠狠砸落,天逐渐亮起,街头的灯一嫣嫣熄灭下去,天地昏暗,只有他们两人紧紧相拥。

二十七岁的郎嫣如此娇小,整个人都被金润勋禁锢在怀里,细微的颤抖。

金润勋听到她细微的呜咽,想推他又无力的手,想挣扎却又逃不开的心,郎嫣在用她最后的力气表达自己的抗拒与厌恶。

可金润勋不顺着她,牢牢的扣住她的腰肢,狠狠的咬上了她的锁骨。

在牙齿没入细嫩肌肤的一瞬间,他又收了力,变成温热的舔舐与轻吻。

金润勋郎嫣(金润勋郎嫣)免费小说-金润勋郎嫣(金润勋郎嫣)完结版在线阅读

一下一下,带着金润勋无可言说的痛楚和挣扎。

他终于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劫难。

等他发泄了自己的怒意,才意识到,冰冷的雨水下,郎嫣的肌肤滚烫。

她发烧了。

金润勋将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这一次,不再是公寓了,而是金润勋曾经给他和郎嫣准备的房子。

只是那个时候还没有将郎嫣带来,就发生了夏莉安的事情。

但这个地方,除了他再没有别人来过。

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自己一样一样弄好的。

他们已经错过了太多年,金润勋不想再错过了。

他将郎嫣的衣服褪去,认认真真的给她收拾好,然后叫来了家庭医生,自己才去洗澡。

出来时,郎嫣昏沉的睡着,医生开口:“给她打了镇定剂,也吃了退烧药,等她醒来再看情况。”

金润勋应了一声,才发信息给朋友,让他们别找了,又顺带给赵曼发了地址,让她来照顾一下郎嫣。

赵曼接到电话后半个小时就出现在了这里,金润勋起身:“我出去一趟。”

他神色疲惫,眼里却带着前所未有的光亮,来到了一家疗养院门口。

这里是富人专门的养病处,一个月的治疗费用,低得过小康家庭一年的收入。

金润勋下意识整理了一下着装,才朝里面走去。

时间刚好八点,但疗养院的人年纪不算小,觉少。

金润勋走到一个病房门口,看着里面起身正在坐着瑜伽的女人,喊道:“妈。”

那人转过头来,看见金润勋,似乎有些不可置信,随即便是无措的起身,她说:“你……你怎么来了。”

金润勋眼里闪过一抹异色,他问:“您认得我了?”

她攥紧了拳,轻声喊他:“润勋。”

十五分钟后,金润勋和金母坐在了疗养院的长椅上。

金母看着远处,轻声道:“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才这么高。”

她比了比,又看向金润勋:“可现在,你长得这大了,润勋,你跟我想象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金润勋勾唇:“那是您想象力丰富。”

金母盯着他,半天才开口:“你父亲来看过我很多次,每次都会带来你的消息,他说你知进退,识大体,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

“我那时不相信很是不屑于他嘴里的优秀,可现在看来,是我的偏见了。”

金母抬手,小心翼翼的覆盖在金润勋的手背上,她有些难过:“润勋,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恨过我?”

第43章

金润勋突然觉得有些心酸,他反握住母亲的手,声音温柔:“我知道您也有难言的苦衷,我从没有一刻,忘记我还有个母亲。”

金母登时红了眼眶。

两人谈了许久,金润勋才说出自己来的目的:“我准备订婚了。”

他虽然自幼缺少母亲的陪伴,但金臣仁一直告诉他,母亲只是生病,并不是不爱他。

所以金润勋对母亲的感情也不淡薄。

金母看他一眼:“可你看上去并不开心。”

金润勋一僵,金母温柔的开口:“婚姻,是两个人共同携手共度一生,不应该掺杂任何利益与算计,你应该高高兴兴的踏入婚姻,而不是权衡利弊去做选择。”

她想起什么,神情有些痛苦:“润勋,我和你父亲的婚姻并不幸福,我在无数个夜里都在后悔嫁给他。”

金润勋怔怔的看着她,对她的痛苦不解困惑,却又觉得难过。

金母脸上浮现笑意:“不过,妈妈唯一不后悔的是,成为你的母亲,润勋,你需要自己好好想想。”

金母说完,站起身朝着远处的小姐妹走去。

金润勋坐在长椅上,很久之后,他心底的困惑散去,眼神里渐渐闪着跟平常全然不同的光亮。

他现在很想郎嫣。

金润勋跟金母告别后,快步走出疗养院。

刚坐上车,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怎么,事情有结果了?”

沈青岩语气有些沉重:“你如果有空的话,来我这里一趟吧。”

金润勋敏锐察觉到他话语中的欲言又止,他皱了皱眉,思索片刻才说:“好。”

而在另一边,郎嫣在床上醒来,意识有些低沉,身上也无力。

也是在这个时候,程向东的电话打了过来。

他语气里透着难言的欣喜:“郎嫣,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郎嫣迟钝的开口:“嗯。”

她拿着手机,慢慢的滑到程向东的名字,将定位发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程向东便出现在门外,看着这个再普通不过的房子,他眼里闪过复杂之色。

这时,金润勋留下的医生开口:“抱歉,金先生说了,她不能离开这里。”

郎嫣看向他:“可是我并不是金润勋的谁,你没有道理留下我。”

病中的郎嫣,前所未有的执拗,也带着害怕。

这段时间跟金润勋的接触已经太多,而他已经表明自己要结婚的事实,她怕继续相处下去,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成为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

郎嫣想到这,靠近程向东,轻声道:“带我走吧。”

医生拦不住,只能打金润勋的电话,却显示正在通话中……

沈青岩家。

金润勋看着桌上的东西,神色一片平静。

沈青岩不由开口:“这些东西,都是我这段时间查出来的,润勋,这些事,足够夏莉安进去了。”

金润勋嘴角扯起一抹讽刺的笑。

是啊,利用舆论让两个女生死亡,私下交金只为让施暴者毁了郎嫣。

他自认为明察一切,却不想最后,识人不清是他,盲目信任也是他。

沈青岩看着金润勋不说话,又说:“如果你想要保下她,这些东西我会……”

金润勋沉沉开口:“拷贝一份给我,剩下的事,依法从严。”

片刻后,金润勋带着东西出了沈青岩家,直接去了金氏。

金臣仁很少见他来公司,不由惊讶:“怎么了?”

金润勋将东西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跟夏家的联姻,不必了。”

他直起身,眼帘微垂,看上去很顺从,说的话却是:“我想娶的,另有其人。”

第44章

金臣仁和金润勋怎么谈的,谈了什么,旁人自然无从得知。

但金润勋走出公司时,脸上的轻松惬意,却再明显不过。

他这才拿出手机,却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静音,而医生,给他打了五个电话。

金润勋顿时心里一沉,回拨了过去:“什么事?”

“金先生,郎小姐跟着一个男人走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liuli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