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婚谋已久:战少诱妻入局完结版阅读_顾朝慕战云骁完整版阅读

小花 2024-01-05 17:52:02 11
小花 2024-01-05 11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 婚谋已久:战少诱妻入局 》,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 顾朝慕战云骁 ,故事精彩剧情为:”战云归说着发动车子开进地下车库。“叫嫂子。”战云归:“……”话说这八字还没一撇,你是不是太心急了点?……因为战云骁是从车库上楼的,所以反而比步行的顾朝慕母女先回公寓。母女俩回到家,顾朝慕让顾星辰在客厅看电视,然后自己提着今天买的大包小包放回房间...

婚谋已久:战少诱妻入局完结版阅读_顾朝慕战云骁完整版阅读

第22章

谢子安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朝慕,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忘记了反应。
他是了解顾朝慕嘴下不饶人的性子的,可是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成了被她怼的对象。
顾星辰难得见一次自家妈咪怼人,桃花眼笑的弯成月牙,一脸同情的看着谢子安道:“叔叔,说真的,你这条件连当我妈咪的备胎都不配呢,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们喽,拜拜~”说完,顾星辰拉着顾朝慕扬长而去。
不远处的宾利轿车中,战云归差点没笑死,顾朝慕那张嘴真是太毒了,一开口就把人怼的体无完肤。
“我算是知道小星星的口才是遗传的谁了。”
后座,战云骁脸上一扫之前的阴云,嘴角也微微上扬着,明显心情不错。
不过随即,又冷冷道:“你打算在这里过夜?”
“得嘞,知道你急着回去见心肝宝贝,这就走。”
战云归说着发动车子开进地下车库。
“叫嫂子。”
战云归:“……”话说这八字还没一撇,你是不是太心急了点?
……因为战云骁是从车库上楼的,所以反而比步行的顾朝慕母女先回公寓。
母女俩回到家,顾朝慕让顾星辰在客厅看电视,然后自己提着今天买的大包小包放回房间。
结果刚推开门,还没腾的出手去开灯,就被一只手臂揽进了怀里。
房门碰的关上,顾朝慕轻呼了一声,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中提着的袋子掉了一地。
她自然认出这人是谁,挣扎了两下,“你干什么?
放我下来!”
战云骁没有理会她,抱着她径直走到床边坐下,一手扣着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沉声问道:“刚才楼下那个男人是谁?”
因为已经是傍晚,房间里光线微暗,顾朝慕看到男人脸上戴着一张银色面具,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张绯色的薄唇和线条刚毅的下巴。
他的唇形很好看,分明的唇线颜色偏白,让人有种想要吻上去的冲动。
他果然遵守约定,戴上了面具。
顾朝慕收回心神,淡淡道:“只是一个以前认识的人而已。”
这回答未免太敷衍,战云骁有些不悦的捏紧她的下巴:“只是认识,却愿意照顾你们母女?”
顾朝慕没想到他连他们之间的对话都一清二楚,顿时怒瞪向他:“你监视我?”
“你们大庭广众的站在那叙旧情,还需要我监视?”
战云骁冷笑。
顾朝慕一想也是,如果有人监视自己,她肯定早就发现了,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警告道:“你不许派人监视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战云骁闻言低低一笑,拇指摩挲着她柔软的下巴,“好啊,我求之不得。”
顾朝慕很不习惯这样的亲昵,别开头想躲开,结果又被强行掰了回来。
男人像是上瘾了一般,捏着她下巴上的软肉把玩个不停。
顾朝慕无可奈何,只能放任。
“你跟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半晌,战云骁再次发问。
顾朝慕被他捏的不耐烦,没好气道:“你不是早就把我的一切查的一清二楚了吗?
还需要问我?”
“我要听你亲口说。”
什么毛病!
顾朝慕气结,只能咬牙切齿的道:“他叫谢子安,是我十六岁以前名义上的未婚夫。”
下巴上突然被捏的一痛,顾朝慕吃疼,就听到男人霸道的道:“以后不准再单独见他。”
一想到那个人曾经霸占过她未婚夫的名头,即便没有正式订过婚,战云骁也还是有种让谢子安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冲动。
她是独属于他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沾染。
“你答应过我,不会干涉我的正常生活和自由!”
顾朝慕不满道。
虽然她没想再见谢子安,但她不想见,和不准她见,完全是两码事。
“宝贝,我当时说的是看心情。”
战云骁说着,突然低头凑到顾朝慕耳边,咬住她的耳尖,低沉道:“还是你觉得我会放任我的女人跟一个肖想她的男人接触?
嗯?”
同时,扣在顾朝慕腰间的手臂蓦地收紧,两人身体零距离贴合在一起,顾朝慕清晰的感觉到了属于他的威胁。
顾朝慕心想识时务者为俊杰,没必要继续刺激他,索性解释道:“我跟他没什么。”
“那就最好。”
战云骁牙齿松开顾朝慕的耳朵,细碎的吻在她侧脸流连,缠绵缱绻,低柔耳语:“宝贝,记住,若是有一天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用最温柔的语调,说出最狠绝的话语。
顾朝慕心头漫过一股寒意,但她不想就此示弱,于是反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挺起身凑近他。
两人之间距离瞬间再次拉近,唇近的几乎只差一分就能贴在一起。
战云骁没料到顾朝慕会突然主动,眉梢微微一挑,有些意外。
两人面面相对,顾朝慕与男人面具后的曜黑的瞳眸对视,吐气如兰:“先生,需要我提醒你,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一个契约吗?
而且有效期只有半年的时间,哪有什么忠诚背叛可言?”
听闻此言,战云骁的眸光蓦地一沉,怒火如狂风平地席卷而上。
可下一秒,却又生生凝滞在半空。
因为,他感觉到一根纤细的手指正若有若无的在他心口画着圈。
那触感像是被羽毛轻轻拂过心尖一般,微痒,又带着说不出的诱惑。
女人含笑的声音再次响起,魅惑勾人:“先生,你该不会已经爱上我了吧?”
如水滴入滚油之中,瞬间沸腾翻滚,战云骁的眸光也一下变的极具侵略性,“你说呢?”
“最好不要。”
顾朝慕声音苦恼,“不然,我怕到时候契约结束,你离不开我可怎么办?”
离不开她?
战云骁有一瞬间的失神。
而趁着这个机会,顾朝慕突然用力推了他一下,像一条游鱼一般灵活的脱离他的掌控。
裙摆随着她的动作划出一个翩然的弧度,宛若神秘的妖精即将消失于他的世界。
战云骁的心突然空了一下。
顾朝慕正庆幸自己成功脱离魔爪,可以逃去客厅,结果手才碰到门把,身子就再次腾空,男人独特的冷冽气息强势将她包围。
耳边响起他低哑又危险的嗓音:“那就只能趁现在先睡够本了。”
于是,顾朝慕在精疲力尽之余,还不忘反省自己,为什么明知道这男人性格强势不容冒犯,还要作死的去挑衅他?
在累的昏睡过去之前,她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
战云骁抱着睡着顾朝慕去浴室洗完澡,刚将她放回床上,房门突然被敲响,顾星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妈咪,你在干什么?
怎么还不出来?
我想睡觉了。”

小说《婚谋已久:战少诱妻入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