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霍砚辞乔时念精彩章节小说-霍砚辞乔时念最新更新阅读

xiaor 2023-12-03 11:48:04 11
xiaor 2023-12-03 11
点击阅读全文

如今网上已开始有退货单。

“我们把检测报告和食品安全合格证等发布了出去,虽然有一些效果,但网络上人大多听风是雨。事情如果再恶化下去,或是有更多人造谣说中毒,后果不堪设想。”助理道。

这个道理乔时念自然也懂。

“涂姐,查出来了么,这事是谁在背后操纵?”

酒她也喝了,根本就没有问题。

而且茗茅才起死回生,在这种关键时刻,质量方面肯定是检查又检查,不敢出一点纰漏。

所以,这起事件定是人为的。

涂雅丽的单凤眼里全是冷意,“不用查,谢立熊干的。”

“他本来就对我说分就分的行为不满,以为带走技术会让我一蹶不振,他等着看我撑不下去,他重新买回茗茅,却不想我把茗茅盘活了,所以不甘心。”

“我在出品,质量,销售方面都仔细把着关,留下来的都是以前我爸爸的一些部下,他没法从内部下手,就制造这种虚假的新闻了。”

“中毒那人派人去看过了吗,情况怎样?”乔时念问。

涂雅丽告知说,她派了亲信去医院,但人家家属拒绝让他们见到人,还狮子张大口,要求赔偿一百万,否则他们将会继续把事情闹大。

乔时念说:“千万不能赔偿,只要我们给了钱,不管多少,就会坐实茗茅的酒有问题。”

“是啊,”涂雅丽道,“我也断然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只是这事僵持下去,或是闹上法庭,对茗茅的声誉都会有影响。”

谢立熊就是抓住这点,才敢这样大肆做文章。

即便今天这“酒精中毒”的人想尽办法做通工作,但谢立熊还是可以故计重施,甚至让一堆人出来说酒精中毒。

所以,必须想出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来。

“莫总,不知道你有什么高见?”乔时念问一直没出声的莫修远。

“如今你跟茗茅达成了投资意向,也算是一条船上的战友了,你有没有办法?”

莫修远露出了商人的精明嘴脸,“乔小姐,你也说了,我们只是达成了投资意向。”

霍砚辞乔时念精彩章节小说-霍砚辞乔时念最新更新阅读

“如果茗茅连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那以后上市面临的事会更多,让我怎么放心投资?”

“……”莫修远这话虽直白,但也不无道理。

在场的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涂雅丽保证道:“莫总放心,我们一定会解决好这次的事,让我们的合作顺利进行。”

莫修远笑了一声,“行,我就在这儿等你们出解决方案。”

这种事确实不能拖,越拖影响越坏。

乔时念仔细地想了一下,突然灵光一闪,“涂姐,我有个提议。”

涂雅丽及办公室的人都看向了她。

乔时念说:“既然茗茅这次是在网上火出的圈,谢立熊也是抓住我们不敢曝光这点,才使出的这招。咱们索性不藏着掖着,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地直播吧!”

“去医院也好,跟对方沟通也好,包括所有的证据,哪怕走司法程度,咱们都直播下来给网友们看。”

“直播?”有高管显然担心,“那不是会被更多人知道这次的事?”

“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乔时念说:“我们反正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管怎么查怎么判都不会是我们的错。网友们只是爱跟风,但也不是没思想,只要把直相摆在他们面前,他们自然会有定断。”

闻言,莫修远的桃花眼里露了一分兴味与赞许。

涂雅丽非常高兴,“时念,你这个主意很好!直播不仅能满足网友们的好奇心,也能让谢立熊绝了诬陷的心思,说不定还能让茗茅再火一把!”

“时念,你可真是茗茅的福星,帮了我们一次又一次!要不然你就来茗茅上班吧,我们一起把它做大做强!”

乔时念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没那么大本事,就是突然想到。”

其实茗茅的人也能想到,不过事发突然,趋利避害的本性让大家的思维一下被固住了。

“倒是难得看你不好意思。”莫修远吊儿郎当地评论道。

乔时念忍不住给了他个白眼,“莫总满意了?”

“还行吧!”莫修远起了身,“既然这边的事忙完了,你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儿?”

“出去说。”

莫修远整理了下外套,走去了办公室外边。

乔时念跟涂姐招呼了声,跟到了外边。

心里到底对莫修远方才的商人嘴脸还有些记仇,乔时念高冷道:“神神秘秘的,到底去哪儿?我跟你可没私人交情,与工作无关的事别找我。”

“谁想跟你有私人交情,”莫修远极为嫌弃地瞅了乔时念一眼,“我看上了个新项目,你跟我一起去考察。”

她都没正式入职远征,莫修远居然就要劳伇她,带她考察项目了,真是个周扒皮。

“在心里骂我?”莫修远挑了下眉头,“追着找我谈合作的时候,你可不是这副嘴脸。”

乔时念:“……”

“考察项目算绩效么?”乔时念问。

“啧,乔小姐,你好歹也是霍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别一副斤斤计较的嘴脸。”莫修远讥道。

乔时念反唇相讥,“我不过碰了下你的车,你还找我赔偿百亿呢。跟你比,我这是小巫见大巫了。”

莫修远倒是不生气,他还往乔时念痛处踩,“你被霍砚辞不喜抛弃,一定是因为你嘴太利了吧?”

乔时念也不生气,“照你这么说,你被未婚妻缠,是因为嘴贱得招人爱?”

“……”提到未婚妻,莫修远变了脸,他把车钥匙甩给乔时念,“你开车!”

估计等下会有酒局什么的,所以让她当司机吧。

作为未来的合作者加老板,乔时念接下了这个任务。

启动车后,莫修远告知要去的地方是个名气不大的私家饭店。

乔时念觉得奇怪,“你莫少爷不是很讲究排场和享乐么,怎么不约客户去非会员都进不了的高级酒楼?”

莫修远俊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类似玩味的笑意,“估计是人家喜欢吧。”

乔时念:?

“估计?不是你请客么?”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莫修远不悦道,“不该问的少问。”

乔时念:“……”

乔时念开着车驶出了停车场,正准备汇入主道时,“嘭”一声,车屁股被人给撞了。

乔时念看着后视镜的莫修远,“与我无关,我没踩急刹没占道,对方全责。”

莫修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不耐与厌烦之色。

乔时念还没想明白他这是烦她还是烦车被撞,就见一个打扮得妖艳的女人在敲车窗。

乔时念降下车窗,女人却将目光看向了后排。

“莫少,真是你在车上呀,真对不起,我刚踩猛了油门,我会负全责的~”

女人声音妖媚无比,香水味也颇为浓郁,整个人都快贴进乔时念的驾驶位了。

乔时念忍不住出声道:“美女,你的胸压到我胳膊了。”

第67章目标是霍砚辞

乔时念的话让黑着脸的莫修远噗笑出了声。

女人面带恼色地瞪着乔时念,“你一个开车的,怎么这么爱找存在感!”

“哦,我知道了,你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想以司机身份近水楼台吧,手段倒不少!”

乔时念无语地问向后排的莫修远:“你怎么能招惹到这种脑子不好的人?”

“你!”

女人气得还想说话,莫修远对乔时念不耐道:“窗户升上来,直接开车走。”

乔时念听言立即就升窗,并且踩下了油门。

妖媚女人差点被带得摔倒,随后在后边大声喊叫:“莫少,车子还没赔,留个联系方式啊……”

见着身后锲而不舍还想追赶的女人,乔时念感慨道:“莫少,你这桃花可真旺。”

莫修远神情不善地白了她一眼,“你不也撞过我的车,也是桃花?”

“……谢谢,那是真意外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