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桑奚陆迟年无弹窗免费阅读_霍聿珩安心免费看全本

小花 2024-04-03 05:45:30 10
小花 2024-04-03 10
点击阅读全文

《桑奚陆迟年》完结版在线精彩阅读,此书的主要人物有 霍聿珩安心 ,是由安心倾力编写。本书语言朴实,十全十美,文风幽默,实力推荐。霍聿珩安心小说的主要内容是:  我体验过,那可太疼了。  我不想一路都跟他扯皮,快速上了何思夜的车,我到底是怎么觉得他变成熟了的啊,跟小时候明明没什么两样!  “艺颖有带你参观一下律所吗?”  刚系上安全带,领导的关怀如约而至。  想到我跟何思夜也是完全不熟的样子,我摇了摇头有些拘谨地应对着领导突如其来的关心。

封面

继妹进了医院 》精彩章节试读

我体验过,那可太疼了。

我不想一路都跟他扯皮,快速上了何思夜的车,我到底是怎么觉得他变成熟了的啊,跟小时候明明没什么两样!

“艺颖有带你参观一下律所吗?”

刚系上安全带,领导的关怀如约而至。

想到我跟何思夜也是完全不熟的样子,我摇了摇头有些拘谨地应对着领导突如其来的关心。

“没关系,下午我可以领你转转。”

我忍不住向他打听,“何律师,你的团队目前哪个板块还缺人手?”

何思夜笑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感觉你很聪明,很适合做我们这行,你应该看得出来,沈少还是很在乎你的,你要相信他帮你做的选择是不会错的,安心,你需要先历练。”

我礼貌笑笑,在乎个头,在乎会让我干两瓶茅台?

“这算是婉拒了是吗?”

他口风很严,“你等平安和你说。”

但我听得出来是拒绝。

我没了心情,一直到餐厅兴致都不高。

我没坐沈平安的车他就不爽,现在更是摇晃着红酒杯挤兑我,“安心,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和人吃饭的话,你干什么事都成不了。”

他无所顾忌的打击我,已经刻进了他的DNA。

我叹了口气,刚要说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霍聿珩语速那么快,透着明显的紧张,“安心,你到底对烟烟说什么了?她出事了,你赶紧去她学校看看!”

第21章谁敢打你!

我右眼皮也十分应景地跳了起来。

“我没对她说什么!”我直接反驳。

“别废话,你先过去,我要是看见烟烟受到一点伤,我们之间这笔账就得好好算算了!”

霍聿珩冰冷的话语穿过我耳膜,比电话挂断的忙音更让我烦躁。

我抬眸看了眼对面的两个男人,立即对霍聿珩的话有了权衡。

“那个,我......”

我犹豫着怎么开口,沈平安已经拿起桌上的车钥匙站了起来,“我妹妹的事我自然得去看看。”

如果按照沈家和霍家是世交的说法来说,沈平安叫曲云烟一声妹妹也不为过。

只是我笑得有些惨淡,怎么全世界都是曲云烟的哥哥。

如果她真的在学校出了什么事,到时候他们两个人会不会一起指责我?

何思夜微笑中透着和善,很亲切地说道,“安心,你搭沈少的车正好。”

事出紧急,我没有拒绝。

“谢谢何律师,改天再请你吃饭。”

“喂,现在要送你去学校的人是我!”沈平安不爽。

我没理他,报了曲云烟学校的地址,沈平安食指点在方向盘上,斟酌着开口,“那个曲云烟怎么回事,怎么一直住你家?”

沈平安对这种事感兴趣我实属意外,但是这种混乱的家事,不适合让外人知道,“你妹妹的事你问我?”

我对他没有好奇,让我白喝两瓶茅台的事我还记在心里呢!

“嘶!”沈平安猛吸一口气,“你非跟我较劲是吧!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在这让你跑去学校?”

“你停车!”我直接开口。

“安心你是不是不以为我不敢停!”

“停车,我没心情陪你吵架!”

沈平安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前,我不知道这是哪,但是小区门口停了一排出租车。

我打车走掉的时候,还能听见沈平安气地在原地拍方向盘。

导员是顶着一个黑紫的熊猫眼接待我的。

曲云烟和同学发生了口角,大打出手,导员去拉架的时候,被波及到了。

她说同学现在鼻梁受伤躺在医务室里,对方家长也来了,情绪很激动。

曲云烟双手紧张地扣在一起,看见我的时候立即挽住我的胳膊,“安心,哥哥呢?”

“哥哥一会就到。”

我的注意力全落在她的脸上,她细嫩的脸颊有上一道鲜红的口子,明显是被女生挠了,这霍聿珩要是看见了,不知道要不要怪在我的身上。

我捏住她的下颚,对着她的脸拍照留证,然后拉着曲云烟的手带着她去了医务室。

一进门对方的家长就提出要求,“赔我们五万块钱,这事就算了!”

我把曲云烟护在身后和对方对峙,“先报警吧,我需要先了解一下事情原委,也需要鉴定一下两个孩子的伤情,如果是因为我们的原因,那我们走程序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但是如果是她先欺负了曲云烟,那......”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激动的女人打断,“你是谁啊,我女儿都躺在病床上了你是瞎吗!你看你年纪也不大,是她小妈吧,果然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看着都不怎么正经,你要是不想赔钱就直说!”

“没有原因,她就是欠打。”

曲云烟突然开了口,她指着床上的女孩,脸上是我从来没见过的阴沉,“我下次看见你还打。”

场面就是这样乱起来的。

霍聿珩进来的时候,他一把捞过被我护在身后的曲云烟,而我后背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挨了那个女人一巴掌。

我大脑空白了一瞬,被打得右耳嗡嗡作响。

我摸到我的脸颊迅速肿了起来。

我看见霍聿珩生怕曲云烟受伤把她揽进怀里的时候,时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我听见我心脏被捏的声音。

曲云烟把头埋在霍聿珩怀里,哭得很伤心,“哥哥,那个女生占了我的床铺,我说我要搬回寝室住,她也不让开。”

曲云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哥哥,家我回不去,寝室也不留我,我是不是没有家了?”

霍聿珩带来的人很快处理了局面,送同学去医院,带着家长谈赔偿。

“你愿意打就打,又不是赔不起。”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对错,只有等价交换。

而为了曲云烟,他坚定得好像可以做到倾家荡产。

这一刻我仿佛满身是嘴,却说不出来一个字。

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像是才看见我,他的眼神异常阴沉,完全把这次事故算在我的头上,“晚点再找你算账。”

“哥哥,你带安心回家好不好?我不想我们一家人分开。”

曲云烟向我伸出手,小手却被霍聿珩攥进掌心里,他凉凉地看了我一眼,对曲云烟说,“别管她,哥哥带你回家。”

我喉间抑制不住发出一声冷笑,我着急赶过来,被扇了一巴掌不说,心也被一同挖空了。

一家人?他们才是一家人!

霍聿珩真的有够狠的,他看着我被人打,只为了让我得到教训,他的这番操作比我被扇还让我疼啊。

出校门的时候,我没想到沈平安已经赶到了校门口,他向我大步跑过来,我看向他的时候,眼前忽然有点模糊。

“你要是去找你妹妹,应该在那个方向。”我抬手指向对面。

沈平安皱了皱眉头,“我哪来的妹妹,你这一个妹妹我都管不过来,我怎么那么有闲心我去管别的妹妹!”

“你也就比我大三个月,别装老大哥。”

“哟,还知道顶嘴,看样子脑子没被打坏。”他戏谑地看着我,眼神却很阴沉。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我的脸问我,“到底怎么弄的?霍聿珩打的?还是曲云烟打的!谁敢打你!”

我一愣,对他的关心感到十分意外,下意识排斥,“谁打的都跟你没关系!”

“安心,你小子油盐不进是吧!我现在要给你出气去,你用不用?从小打到我都没往你脸上扇过巴掌吧,别人凭什么打!”

他声音沉下来,很认真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第22章他生气挡在我门前

我本以为沈平安看见我这狼狈的样子,会幸灾乐祸到拍手叫好,或者出声讽刺。

这毕竟是他干了二十多年,最擅长的事。

没想到他对我还有那么一丁点关心吗?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

“不用了。”我还是拒绝。

我绕过他就走,被他拦下扯住了手腕。

今天几次三番被人针对,我心情不算好,和沈平安说话的时候控制不住音量放大了几分,“沈平安,你要找人陪你玩也看看时候好不好,我现在没心情当你的玩具!”

沈平安眸色暗了暗,眼中是我看不懂的深意,他认真道,“我没把你当玩具。”

他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抬手撩开我耳侧的头发,脑袋探过来的时候我能闻到他身上清新的剃须水味道。

我反应过来下意识要躲,他却霸道地拉住我的手,“我先带你去医院擦点药。”

我眼睛瞪得老大,此时此刻被霍聿珩欺负的难过情绪都往后退了退。

我用手背探上他额头,“不管你是谁,从沈平安身上下来!”

他一巴掌拍掉我的手,嫌弃地道,“我只是身边没有过这么丑的东西,看得我闹心。”

看着他因为嫌弃而抽动的嘴角,我很想对他嫌弃地笑回去,顺带嘲讽几句,但是扯动嘴角脸颊生疼,我也不擅长对他笑,就不再勉强自己了。

我甚至没点头也没摇头,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反应,只知道拒绝,“不用你管。”

“小心!”

他突然扑到我身上,把我向后撞开几步,他身后一辆黑色商务,几乎是擦着他后背过去的。

急速的风掀起我脸颊边的发丝,刮得我钝钝的疼。

是霍聿珩的车。

“妈的!”他显然也认得出来,“呸!什么东西!”

太子爷耍起横来以我的力量肯定抵挡不了,我任由他拉着,坐在沈平安车上的时候,气氛静谧得吓人。

他没开口,我也没说话。

我在重新拼凑我七零八落的心脏,不知道沈平安在想什么。

快到医院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你的遭遇如果发生在其他当事人的身上,你要怎么做?”

他在了解到原委后这样问我......

身份转变得太快,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但想到他确实是嘉诚律所的幕后老板,这样考察员工倒也无可厚非。

这一刻“沈平安长大了”这句话才算有了实质的感觉。

“答出来能进何律师的团队吗?”我见缝插针地问他。

“不能。”

“哦,那我不答了。”

“但是可以加薪。”

“你早说啊!”我坐直身体把自己从事件中摘除出来,认真地回答了他。

他没有点评我的做法对或不对,反倒问我,“是不是没有那么伤心了?”

没那么伤心的主要原因是他答应给我加薪,不过我没说出来,如果让他知道我心里因为霍聿珩对我的态度好难过,少不了又是一顿讥讽。

我勉为其难地道,“下次我请何律师吃饭的时候,也顺带请你。”

“切,我像是差你一顿饭的人?请我吃饭的妹妹从京市排到法国!”

......

他陪我去医院上完药,又送我回了家,“你晚几天再上班,律所不收丑东西。”

“行行行。”

看在他陪我去了医院的份上,我没跟他呛声,赶紧送走了这尊大佛,回头进了电梯。

我无所事事地摆弄着手机,没想到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原本南北通透的走廊窗,有一扇被挡得死死的。

一个颀长的身影正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向下望,像一块尽职尽责的遮阳布,把我心里挡得密不透光。

我家住在37层,我明明知道他什么都看不清,可他沉静的背影却给我一种他什么都知道的错觉,她知道沈平安陪我去了学校,还知道沈平安带我去了医院。

那人听见电梯的声音也回头,我想转身走回电梯已经来不及了。

电梯早就在我怔愣的时候关闭向下走。

看见霍聿珩转身的那一瞬,仿佛波涛汹涌的海面,被一只巨手抚平,我的心跳瞬间被拉成一条直线。

霍聿珩总是有本事影响我的心情,我不想在他面前失态,强忍着和他对视。

他走了两步高大的身躯挡在我家门前,比石狮子更像守门神,一双黑眸冷冷地看着我,“怎么不请沈小公子上来坐坐?”

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霍聿珩还真的挺忙的,照顾曲云烟的同时也没忘了监视我。

“我这就去请!”

我转身手指快速点在电梯向下的按钮上,速度快得堪比我想要逃离这里的心情。

身后响起脚步声。

我把对霍聿珩的不满全都发泄在那小小的按钮上,不停不停地按!

手腕突然被他捉住。

他稍用力气我就被他压在了电梯冰冷的边框上,冰冷的材质把身后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倒映地扭曲,我闭上眼,身子略微发抖。

“安心。”他把我翻转过来面对他。

我被他这声克制又压抑的喊声搞得有些迷茫,直到他手指抚摸上我的脸颊,热辣疼痛的触感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睫毛颤了颤,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正好看见他收回去的手指。

他眼中的情绪也慢慢淡去,他嘴里咀嚼着一个名字,“沈平安。”

他眼神晦暗,我读不懂他眸中的意思,想等他继续说,他就不开口了。

他从兜里掏出一张方形手帕,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上慢条斯理地擦拭,那些粘腻的透明药渍被裹进手帕里,动作优雅得像个王子。

我别开脸,很快被他捏着下巴摆正,我被他困在墙壁与他臂弯之间,距离近的能听到他压抑的呼吸。

一声一声充满压迫。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举到我面前,又毫不留恋地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看见里面装了几支管装的红蓝药膏,一起丢进去的还有那只擦手的帕子。

我心口微动,很快又垂下眸子,即便是给我开的药,也是领着曲云烟去医院的时候顺便开的。

第23章霍聿珩的感情连二十块都不值

“霍总出手真是寒酸,几支药刚值多少钱!有二十吗?”

我浅浅抿唇,直视他的眼睛问他,我心里有气,气他对曲云烟那么好,却拿二十块的药膏羞辱我。

“呵。”

霍聿珩整个人都隐匿在昏暗的阴影里,唯独露出邪肆的唇角,微微勾起。

“什么值钱?”他问我,“沈平安给你擦的药是金子吗,他的就值钱,我的就只配丢进垃圾桶里。”

他脑袋越压越低,我觉得压迫推了他一把,他抓住我的手质问我,“沈平安给你一个月两万一的薪水值钱,我养了你四年,不值钱。”

我心里一惊,他连最开始何思夜跟我签的合同都知道了吗?

可那又能怎样,他能给曲云烟赔付别人上万的医疗费,也没说领我去医院检查一下,只拿二十块钱的药膏糊弄我。

我侧过头,留给他了一个寡淡的侧脸,觉得不堪,“你不用挖苦我,四年又怎么样?我以为我嫁给了爱情,可你从来不爱我,你霍聿珩的感情,连二十块地都不值。还有,我们之间的事,不要扯外人!”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