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孟莲雾姬长珩(孟莲雾姬长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莲雾姬长珩)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

ningmeng 2023-12-09 13:33:04 12
ningmeng 2023-12-09 12
点击阅读全文

姬长珩也因为那件事而认为她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以至于那三年的婚姻回忆起来就是个错误。

“莫……”

“吱”的一声,病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打断了姬长珩的话。

一个护士满脸焦距地站在门口:“你们是昨天伤人那老太太的家属吗?”

孟莲雾心不禁跟她着急起来:“我是,她怎么了?”

护士喘了口气才道:“她现在坐在窗户边儿上,闹着要跳楼,已经报警了,你们家属快去劝劝吧。”

第三十八章 全都该死

孟莲雾听了,整个人都傻了。

她为什么要跳楼!?

姬长珩也是懵了一下,莫母的行为已经超出他能想象的范围了。

“我,我现在就去!”孟莲雾立刻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姬长珩扔开筷子,将她轻轻按了回去:“你不能去,你昨天才做了手术,不能乱动。”

他瞄了一眼孟莲雾被绷带缠绕的腿,心底因她刚刚的动作一顿慌。

孟莲雾哪里还顾得上腿,她抓着姬长珩的手腕,红着眼:“没关系,我没事的。”

姬长珩心一疼,却未放手:“她好几次差点杀了你。”

他少有的后怕语气没有让孟莲雾死心。

“我知道,但是她毕竟是我妈,我不能不管她。”孟莲雾哽咽了几下。

姬长珩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模样,心软了,但还是不想她去面对莫母。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看看。”说着,姬长珩就起身要走。

“夜辉!”LJ

孟莲雾姬长珩(孟莲雾姬长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孟莲雾姬长珩)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_笔趣阁

姬长珩眼眸一震,心跳都好像因为这声两年都没有听到过的称呼漏了一节拍,左手被一只温热的小手紧紧攥着,暖意直入心底。

孟莲雾拉着他,软着语气道:“带我去。”

姬长珩转过头,撞上她期盼的目光,下颚一紧:“好。”

他俯身,将孟莲雾轻轻地抱起,温柔地放在轮椅上,再把厚厚的毛毯盖在她身上才推着她往莫母的病房去。

莫母病房外本来宽阔的走廊都挤满了人,几个护士在前面嚷着让人让一让,姬长珩推着焦急的孟莲雾走到病房门口。

病房内一片凌乱,一地的玻璃碎片,床单被子也被扔到了地上。

莫母蓬头垢面的坐在敞开的窗户上,脚下踩着一把椅子,苍苍白发被风吹得像一把白色的枯草。

她眼神呆滞,却又带着防备警惕,每每扫过眼前人,都带着恨意。

孟莲雾看着离死亡只差一步的莫母,心猛地一缩。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姬长珩绷着脸,紧紧盯着莫母的动作,只要慢一秒,他都会抓不住她。

病房中的陈医生和一个护士缓缓退到门边。

“老太太现在情绪稍微好点了,你们赶紧劝劝吧。”陈医生压低了声音道。

没等姬长珩有动作,孟莲雾自己推着轮子进了病房,姬长珩一惊,连忙拉住把手。

“孟莲雾。”他蹙眉唤了一声。

他可承受不住孟莲雾再受什么伤害了。

孟莲雾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只是看着几米外的莫母,声音低哑:“妈,你先下来好不好,我是孟莲雾啊,你的女儿。”

莫母呆滞的眼神在听到孟莲雾的声音后,猛地一震,面目突然狰狞起来。

“你不是我女儿!”她声音比往常更要尖,“你,你这个野种……野种!你和莫建业都是没心肝的东西!”

孟莲雾眼眸一怔,微张的唇瓣轻颤着。

莫母骂她是……野种!

姬长珩听到莫母这样的辱骂也是愣了。

“妈……”孟莲雾潸然泪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从小到大,她真的就没有从莫母那儿感受过一丁点儿孩子该得到的母爱。

姬长珩站在一边,默默地握住她的手。

岂料莫母将手中攥着的玻璃药瓶朝孟莲雾砸去:“你们全都该死!”

第三十九章 身陷迷雾

孟莲雾只觉眼前光线一暗,一个身影挡在了身前。

“嘭”的一声响,姬长珩低低地闷哼一声,紧接着就是玻璃落在地上碎裂的声音。

“夜辉!”

孟莲雾抓住他的手臂,满眼焦急。

姬长珩抿抿唇,忍着头部的钝痛低声道:“没事。”

他直起身,却将孟莲雾半个身子都挡在身后,生怕莫母又扔出什么东西砸过来。

孟莲雾被他握着的手不断颤抖着,不知是因为姬长珩替她挡住了危险,还因为莫母的冷血。

她真的一点亲情都不念。

莫母突然疯疯癫癫地模样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可前一秒还狞着脸的莫母突然安静下来,眼泪从她红而有些浑浊的眼中留了出来。

她双手交叠放在胸口,声音刺耳:“我的孩子啊……她才十八啊,才十八啊!”

莫母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孟莲雾心底的颤动犹如天崩地裂,她呆滞地看着莫母,有种身陷迷雾的感觉。

若不是姬长珩握着她的手,她真觉没有什么可以支撑的了。

“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

莫母一边哭一边呢喃了几句,身子猛地往后一倾。

“妈——!”

千钧一发之际,姬长珩猛地抓住莫母的左手,可他半个身子都横在了窗外。

姬长珩咬着牙忍着痛。

右肩隐隐有脱臼的感觉,但他还是死死抓着莫母。

“夜辉!”孟莲雾心骤然一紧。

好在陈医生反应快,急忙叫人拉住姬长珩,将他的身子往回拖。

孟莲雾心急如焚地看着被人几人挡住的姬长珩。

差一点,差一点他们就掉下去了。

孟莲雾脸色发白,那一瞬间心脏都好像停止了跳动,脑子有一瞬间闪过姬长珩满身血的模样,刺的她悬着的心一阵慌乱。

莫母却用另一只手疯狂地抓挠姬长珩:“放手!放开!”

挤在窗户旁的人互相配合着,抓住莫母的手臂将她往回拉着。

终于,在三个人的合力下,将还在挣扎的莫母拉了上来,一旁的护士赶忙给莫母注射了镇定剂,病房里才消停了下来。

孟莲雾看着睡过去的莫母被推走,立刻扭过头查看姬长珩的状况。

“夜辉!”她将轮椅推到靠在墙边的姬长珩面前,声音哽咽:“你没事吧?”

姬长珩微微喘息着,抬眼看着孟莲雾。

见她满眼泪水,脸上湿润一片,心疼不已。

他想抬起右手替她把眼泪擦掉,却只觉一阵疼痛,动弹不了。

而眼前孟莲雾的脸也渐渐模糊起来。

他竭力控制呼吸:“没事,只是最近,可能抱不了你了。”

孟莲雾一怔:“你说什么?”

姬长珩有些苍白的嘴唇弯了弯,正准备起身,却觉天旋地转,身子猛地向前倒去,靠在了孟莲雾的膝盖上。

孟莲雾瞳眸骤缩:“夜辉?夜辉!”

覆在他头上的手有些湿粘,孟莲雾惨白着脸,木然地将微颤的手翻过来,手心一片殷红。

“夜辉,夜辉……来人啊!救人啊!”

孟莲雾撕声喊着,眼见姬长珩的血从发间流到下颚,她喉咙一紧,竟再难以出声。

第四十章 心疼

手术室的门终于在天彻底黑后两个小时又开了。

在门外悬心了两个小时的孟莲雾立刻推着轮椅上前,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放心,他没什么事,右臂脱臼了,只是脑后的伤需要注意一下。”

听了这话,孟莲雾的心才稍稍放下。

不一会儿,头部被缠着绷带的姬长珩被推了出来。

一边的护士也贴心地推着他跟上,也用关心的口吻提醒道:“你腿伤还没好,不能再乱动了,一会儿护工回来照顾你们的。”

孟莲雾点点头,目光中满是感激:“谢谢。”

而后她看这方向是往她的病房的,不由问道:“他和我一个病房?”

护士道:“是啊,刚刚还没打麻药的时候他突然醒了,说要和你一个病房,不然就不打麻药。”

孟莲雾真的被气笑了。

她想不到姬长珩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但是她总觉心中曾经残缺的一角正在慢慢恢复。

刚回到病房,护工和护士就小心翼翼地将孟莲雾抬上床,姬长珩就在她旁边。

孟莲雾偏过头看着还在昏睡的姬长珩,心中隐隐犯疼:“照顾我把自己照顾到病床上来了……”

她轻叹了口气,让护工帮忙把灯关了。

窗外微弱的光线透进来,将姬长珩的侧颜变得异常柔和。

孟莲雾就像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样,乐此不疲地盯着他看着。

越看心越软,越看眼眶越酸。

如果不是那一夜的误会,或许他们有正常发展的可能,又或者有各自的幸福

不论怎么样,一定远比今天这番局面好……

然而,当思绪飘到莫母身上时,她柔软的心又猛地一疼,差点又哭了出来。

从小到大,无论莫母怎么对她,她都从没讨厌从没恨过她。

因为她知道莫母不是故意要那么对她的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ningm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