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阮橙江释宸免费小说 阮橙江释宸在线阅读

mangguo 2023-12-06 22:00:41 26
mangguo 2023-12-06 26
点击阅读全文

“要在这里放下你吗?”大哥开口问道。

江释宸的目光落在花蕊的身上,脸上露出一丝复杂,沉吟片刻说,“好。”

我们的车开走了,我看到花蕊扑到江释宸怀里,仰着头娇俏的说着什么,江释宸面无表情的倾听。

经过上次的事,江释宸和花蕊的位置似乎互换了。

我看着他们在后视镜中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

“都没影儿了还看,舍不得啊。”大哥捧着一坛老醋狂饮。

“嘻,大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哼,你说呢?”

“大哥真没风度,自己弟弟的醋都吃。”

“那是弟弟那么简单吗,那是一只潜伏着的狼。”

“哈哈哈。”乐死我了,有这么说自己弟弟的没。

“大哥,当年我曾经想过,错过这么优秀的江释宸,我会不会孤独终老。当我有了你,我才知道,若是当年没有错过江释宸,那才会真的孤独终老。”

“什么意思?”

“嗯,意思就是如果可以,我想和你一起终老。”

大哥阴沉沉的脸终于放晴,赏我个勾魂摄魄的笑脸。

车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停下,他把我按在怀里,然后喘着气开口,“宝贝,我有名分了,对不对?”

“以后会有的,现在嘛,还为时过早哦!”

“还早?再晚点,我都要土埋半截了。”大哥愿望落空,哀怨的抿着唇,委屈得双眸闪着水润的光泽。

哈哈哈,我又一次开怀大笑。

恋爱中的大哥可真可爱,我好喜欢。

阮橙江释宸免费小说 阮橙江释宸在线阅读

*

这天晚上,我接到来自江释宸的一条信息,很长。

小月,对不起,我为自己曾经对你的伤害再次给你道歉。你找到相伴一生的人,其实我很失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爱着花蕊,却总是想起你。那年你拼命忍住眼泪的脸,总是会出现在我梦里。我那样的想要靠近你,想给你抹去泪水,却总是不敢。我想我错过你了,永远也无法挽回。

大哥他从小就比我优秀,对你的好所有人都看得到。把你交给他,非我所愿,于你却是最好的选择,大哥一定会好好疼爱你,你一定会幸福的。小月,这一生我都没有机会回头,好遗憾。

你说得对,我该珍惜当下。以后,我会像个最好的哥哥,关心你,帮助你,然后把我的爱都交给花蕊。她做错过很多事,都是因为我。在这里,我代她给你郑重道歉,以后会好好约束她,希望你可以原谅她。不原谅也没关系,这是她应得的。

小月,再见了,一定要幸福。

读完信息,我的心情变得很轻松。

和大哥在一起的日子非常欢乐,转眼就到了跨年。

元旦学校串了三天假期,花蕊说家里有事,妈妈带她回北城,十二月三十一号早上先走了,江释宸把她送到机场。

大哥和爸妈说好了,很快放寒假,家里没什么事的话,元旦就先不回去,省得来回折腾,家里也麻烦。

三十一号晚上,没出去的同学们都兴奋的梳洗打扮,按照早已约定好的方式跨年。

我和大哥的安排是先吃饭,然后去游乐场,最后到广场迎接跨年的钟声。

出发前,江释宸来找我们,说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没意思,想和我们一起玩儿。

尽管我和大哥都不太乐意,二人世界谁也不愿意多个大灯泡。但怎么说也是亲兄弟,总不能扔下不管,所以只好带着这个拖油瓶一起。

到达游乐场时,已经快晚上九点。

平时这个时间冷冷清清的游乐场门前好多人,以年轻的学生居多,几乎每人都戴着发光的头饰,手里举着颜色鲜艳的荧光棒。

大哥也给我买了一对兔耳朵戴在头上,老板直接送了一只紫色荧光棒,我第一次这样跨年,乐得合不上嘴了都。

我拿着装备,让江释宸给我和大哥拍照留念。

江释宸拿着大哥的手机调焦距,只这么一小会的功夫,我眼角就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吓了一跳。

那是花蕊,陪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张双泽,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记得。

对面是家宾馆,他们正在朝着那个方向走,张双泽搂着花蕊的腰,十分亲密。

原来花蕊没回北城,她的那些说辞只是用来哄骗江释宸,实际上她是想借着元旦假期,和张双泽幽会。

不得不说,这两位野鸳鸯的胆子是真大。

想要干背着人的龌龊事,就不能走得远点吗,非要在这么多双眼睛之下?

而且花蕊写过认罪书没有几天,以为能消停一段时间呢,没想到又搞事情,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看来花蕊的恶劣是自心里往外的,早就烂透了。

或许,我就不该给她这次机会。

我转头找大哥,见他也盯着那两个人,目光沉郁又可怕。

“哥,有点逆光不清楚,咱们换个方向。”

一听说换方向,我立马兔子似的窜起来,围着他前后左右的围追堵截,不让他转身。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江释宸猛地僵住的身体告诉我,他看到了!

我立时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去看大哥,“完了,这可怎么办啊。”

“别急,静观其变。”大哥抱住我,在我耳边小声说。

第138章报应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江释宸猛地僵住的身体告诉我,他看到了!

我立时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去看大哥,“完了,这可怎么办啊。”

“别急,静观其变。”大哥抱住我,在我耳边小声说。

江释宸呆呆的看了那两人一会儿,猛的一声怒吼,人就冲了过去。

等我和大哥好容易挤到那边,已经鸡飞狗跳的打作一团。

胆子小的女孩子尖叫着四处奔逃,天生好战的男生则远远的围在边上,等着看最后的胜负。

江释宸个子不矮,可从小就是温室里的小草,只会读书和耍帅,战斗力不够强,哪里是从小就称王称霸的张双泽的对手!

我看到张天泽疯子一样抡起拳头朝着江释宸头上砸,穿着大皮鞋的脚一个劲的往他身上招呼,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话。

江释宸被打倒在地上,几次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反击,都被张天泽再次打倒。

满脸是血,一身狼狈。

而花蕊,那个当初江释宸宁可背弃全家也要喜欢的女孩子,双手插在衣袋里,好整以暇地站在安全地带全程观战,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她对待江释宸的冷漠,让我看了都心寒,真不知道此时的江释宸会是个什么心情。

我迷茫了。

曾经我以为她爱江释宸,可现在她的表现哪有一点点爱的意思。那她这么多年跟着江释宸图什么呢?图他长得好,还是图他能给她一个南城的身份?

或者都不是,她也许只是把江释宸当成一个填补,不然,也不会在去林大交换的那年,和张双泽乱得一塌糊涂。

怪花蕊吗?责任不是她一个人的。

是江释宸的原罪吗?不论什么事,一个巴掌都拍不响,他也确实活该。

花蕊花钱雇人对付我的事情他知道得一清二楚,那是明晃晃的挑衅法律,那种行为非常危险。胆敢那么做的花蕊其实就是颗不定时的炸弹,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给身边的人带来灭顶之灾,可他仍然纵容了她。

江释宸是非不分,花蕊没良心,这两个人真应该被锁死,免得放出去祸害别人。

有今天的下场,还不是他活该吗?

乱透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住手。”大哥几大步走过去,抓住张双泽正在施暴的手,愤怒的用力甩开,接着上去就是两脚,直接把人踹瘫了。

张双泽见来人是大哥,满是戾气的眼睛移向别处,硬生生挨了大哥那几脚。

他再怎么狠,也不是大哥的对手,从来不是。

关于这一点,当年在林大已经被证实。

“大哥别打,啊,双泽。”花蕊花容失色,哭喊着扑过去抱住被打倒的张双泽,痛哭流涕。

张双泽打江释宸时,花蕊一声不吭,跟没看到似的。张双泽挨打了,花蕊倒老母鸡护鸡崽儿似的冲出来,哭得要死。

爱与不爱,区别真的很大。

江释宸脸上全是伤,鼻孔里不断的朝外淌血,他木然的躺在地上,大睁的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暗黑的天空,仿佛没有了灵魂的木偶。

“清风,你怎么样。”大哥伸手去扶他。

他抬起胳膊抹了把脸上的血污,顺着大哥的力道起身,眼睛直直的盯着和张天泽抱在一起大哭的花蕊。

堂堂九尺男儿,挨打时没有哭,却在看到心爱的女孩为别人掉泪时,眼眶湿了。

他摇晃着站起来,漂亮的眼睛里星光寂灭。

看着这样痛苦绝望的江释宸,我想到了四个字--心如死灰。

他看着那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突地笑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manggu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