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好书推荐)谢时逸顾潇潇最新章节小说_谢时逸顾潇潇全文阅读

xiaobei 2023-12-08 10:36:16 15
xiaobei 2023-12-08 15
点击阅读全文

谢时逸眼眸一凝,这说的是……谢时逸?

他蓦地看向暗影,眼里碎冰浮动:“他还说了什么?”

暗影面瘫脸上出现一丝疑惑:“说是,陛下的药方。”

谢时逸闭上眼,手上宣纸被他攥成一团。

他低声呢喃道:“谢时逸,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他不是没怀疑过那具骸骨是别人,可仵作检查过后,年纪身形就连骨头上的伤都别无二致。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一直郁结于心。

暗影眼眸一戾:“既是如此,南宫无望为何不早点告诉陛下?我这就去将他拦下。”

谢时逸阻止:“不可无礼。”

他该庆幸他及时准备了重礼恭恭敬敬地将南宫无望送出去了,若非如此,他还不知何时才能得知谢时逸还活着的真相。

若是谢时逸还活着,她现在会在哪里呢?

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地方——幽州。

如果那具尸体是伪造的,另一具也肯定不会是烟雨了。

看来,他的暗卫叛变了。

不过谢时逸却并不生气,反而有些隐隐的高兴。

他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谢时逸,你可一定得好好活着!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他原本幽暗无光的眼睛再次灼亮起来。

“暗影,传韩立安进宫。”

(好书推荐)谢时逸顾潇潇最新章节小说_谢时逸顾潇潇全文阅读

暗影离开后,太监赵河过来询问:“陛下,姚皇后的丧仪还未举行,继续秘而不发吗!”

谢时逸蹙了蹙眉,若是姚文淑死了的消息传出,不知道多少人又要盯上这位置。

各大世家必定会想方设法送人入宫,惹人心烦。

这位置,唯有他心上那人能坐。

他冷森森道:“什么丧仪,皇后失德,现如今不是幽禁于冷宫吗?”

赵河一凛:“是。”

随即又小心翼翼问:“陛下,那未央宫走水丧生的那几个宫女的尸体,如何处理?”

谢时逸瞥他一眼:“这点小事也要问朕,乱葬岗埋了吧!”

赵河应声后退出,心内悄然叹了口气。

做了几个月皇后的姚文淑怕是至死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死无葬身之地。

她心心念念谋划的一切,在陛下一句话轻描淡写的话中尽皆灰飞烟灭。

正如当初予卿公主在大典上所说,她依旧还是那个卑贱的宫女,那个有姓无名的姚娘。

刚从云州出来的谢时逸并不知晓王城此刻发生的一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半分波澜。

对于她来说,人死债消。

她现在的仇人,只有谢时逸以及那些还活着的叛徒。

出城后,随身带着一只护卫队保护她的大表哥林清臣仍在感慨:“帝姬,你是如何说服王指挥使这老顽固的?”

他们刚来时,这老头还称病不见,谢时逸与他见面之后,他不仅答应合作,还毕恭毕敬将他们送到城门口,留下一句:“老臣静待帝姬的好消息。”

谢时逸笑了笑:“只要是人,便会有所求。”

有人求世间清明,天下太平,有人求荣华富贵,醉卧美人膝。

求世间清明者,必定与谢时逸的暴虐不仁背道而驰。

求荣华富贵者,那更加容易。

谢时逸手中还有一张父皇留给她的,最后的底牌。

那便是许氏皇族留下的宝藏,唯有她一人知晓在哪里。

所以她才敢接下这帝姬之名。

她看了看天色,淡淡道:“我们走吧,去蓟州,时间不多了。”

蓟州,是大嫂崔莲生的家乡

第27章

来到蓟州,谢时逸便以晚辈之礼去拜见崔将军。

见到崔将军,谢时逸便深深一礼。

崔将军早已得到消息,忙将人扶起:“受不起帝姬如此大礼。”

谢时逸看着明明跟舅舅差不多年纪,却华发早生的男人,心中涩然无比。

“对不起,崔将军,是我没保护好大嫂。”

驰骋沙场多年,流血不流泪的崔将军因为这一句话,眼中立时泛出水光。

“怎能怪帝姬,我儿的性子我又如何不知晓。”崔将军咬牙泣血唾骂,“只恨那君家贼子,行为有如牲畜,竟然……”

说到这里,他有几分哽咽。

谢时逸没有辩解说崔莲生是姚文淑所杀。

若非谢时逸的纵容,姚文淑又如何敢这般肆意妄为。

他就是一切罪魁祸首。

寒暄完,谢时逸道:“将军,我此次来,便是想……”

话未说完,崔将军便打断她的话:“帝姬不必多说,我已知晓你的来意。”

谢时逸一愣,便见崔将军神色决然道:“蓟州愿助帝姬一臂之力。”

当初听闻谢时逸那般暴虐行径,他几乎恨不得立时杀上王城,可他手中兵马不多,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用兄弟们的性命去冒险。

所以幽州军传话将取道蓟州入王城时,他没有半分犹豫便答应,还打算助他们一臂之力。

崔将军为人忠直,这结果在谢时逸的预料之中。

离开蓟州,林清臣兴致勃勃问:“帝姬,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该去筠州了。”

谢时逸看向性急的大表哥,她已经说过自家人不需如此多礼,然林家所有人都固执地称呼她为帝姬。

她看向不远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不急,我们上一趟苍月山。”

苍月山,位于中原南北交界之处。

“苍月山?”林清臣听见这名字便是一惊,“你莫不是想去见麒麟子苍旻?”

谢时逸没说话,嘴角勾起似是默认。

林清臣有些敬畏地看了一眼那山,声音低下来:“帝姬,你想请他出山?”

谢时逸眉梢一挑,扬起一抹笑:“有何不可?”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若不请高人相助,她一个深宫里娇养长大的公主凭什么打败谢时逸?

凭那满腔毫无用处的恨意吗?

麒麟子苍旻,十岁便凭一篇治国策论惊天下,十六岁游历诸国,将南诏一个贫弱小国扶起,那国家至今屹立于大陆,十八岁北国皇帝邀他入朝为相,他婉拒,隐世于苍月山,不问世事至今已有近八年。

然而无数人仍为他趋之若鹜,只求见他一面而不得。

林清臣眉头拧起,提醒道:“我就怕我们连人都见不到。”

谢时逸眼里闪过异样华彩:“不试试怎么知道。”

林清臣看一眼寡言的烟雨,使了个眼神——劝劝你主子。

烟雨视而不见:“帝姬,我们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bei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