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够男人你没有原则(下)无删减小说_甜文全新篇阅读

小宇 2024-06-11 09:28:44 8
小宇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餐厅选得很好,静谧又有特色的小馆,处处透着优雅精致。小小的一个包间,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却布置得古香古色,很有意境。

“喝什么酒?”傅郡彦问我。

我摇摇头。

他挑眉,“我记得你酒量很好,初次见面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酒量好不等于喜欢喝酒,酒量有时候是被逼着练出来的。在饭局上对着陌生人可以千杯不醉,私下里放松惬意的时候却一滴都不想沾。”

他的眉眼舒展开来,我的话明显取悦了他。

“那就喝茶吧,碧螺春可以吗?”他笑眯眯地问。

清茶伴着精致可口的食物,我吃得很开心,恍惚间仿佛回到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三五个要好的同学在街边的大排档,咽下的不是食物,而是青春的快乐。

“知道吗?这个晚上你笑了很多次,而且今晚你的笑跟以前的不一样。”他修长的手拿起茶壶,替我续了一杯茶。

我眉眼弯弯,没有喝酒却觉得熏然欲醉,“是吗?哪点儿不一样?”

他目光中带着笑意,斟词酌句道:“就仿佛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你,温暖又鲜活。而以前的你即便笑着,目光也是冷的。”

我微微一怔,不想看穿我的竟然是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电话铃不合时宜地响了,我扫了一眼,是林国豪。

我拿起手机走出包间。林国豪的声音油腻刺耳,从手机里传出来。

“小顾,在哪儿呢?下班还想找你吃饭,结果一看你已经走了。”

“林总,我跟朋友吃饭呢。” 我踱步到走廊里,背靠着一扇雕花窗户,“您有什么事儿吗?”

“也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想跟你聊聊小秦的案子,我联系了一名业内最知名的律师,打过几十起刑事案子,经验特别丰富。”

“那太好了,我明天到公司后去您办公室找您。”

我声音激动,满怀感激,“我想早点跟律师见面。”

“办公室里不方便谈吧。”林国豪话里有话,“我为这事儿跑了一下午,老腰都快跑断了,顾大美女怎么也得请顿饭呀!”

“那是当然的。”我爽快地答应,“您不说我也得主动请您。明晚下班以后,您想吃什么随便点。”

“我想想……”林国豪故作沉吟,“外面没什么好吃的,早就吃腻了。”

“这不巧了吗?我也不爱吃外面的饭,我亲自下厨做给您吃,您别嫌弃我的手艺就好。”我的声音夸张又甜腻,自己听了都觉得腻得慌。

我挂断电话回到包间,刚才温暖轻松的气氛荡然无存。傅郡彦手里握着茶杯,垂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拿起茶壶给自己续茶,他伸出手挡住了茶壶,声音低沉晦涩,“茶凉了,我让服务员续些热水吧。”

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挣扎了一番艰难开口,“其实,如果你想找律师,我可以帮忙,博智的法务以前是政法大学的教授,他的很多学生都是业内的知名律师……”

我看向屋内的菱花窗,后知后觉地发现我刚才打电话时所在的位置就是这个包间背后的走廊,靠着的也正是这扇窗户。他竟然都听到了。

我并不觉得难堪,脸面对于我而言早就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只是为他语气中的那份失落和小心翼翼而产生了片刻的感动。

我握住了他放在茶壶上的手,他浑身一震,抬起头来看着我。

他的目光清澈,干净得让人心疼。

我看着他眼睛里自己的倒影,虽然穿着洁白的衣服,却遮不住满身的污秽。我一字一字向他说道:“我真希望遇到你的是八年前的我。”

我以外出采访为由向林国豪请了半天的假。林国豪爽快地答应了,兴奋不已地冲我挤了挤眼睛,他心领神会我是要回家为晚上的见面做准备。

回到家后我放下采买的食材,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我安装在各处的摄像头,门口、客厅、卧室、甚至洗手间。如果将来警察问起怎么素材这么齐全,我也可以说我是一个独居的单身女性,安装摄像头是为了安全起见。

七点钟,我准备好一桌饭菜,林国豪如约而至,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

我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林总,您看您也太客气了,怎么我求您办事儿您还带酒来呢。快请进!您说外面不方便谈,那咱们就家里谈吧,我做了几个菜,也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

林国豪被我弄得有点儿不自在,“小顾,怎么突然的这么客气了。”

那当然,我不但态度恭谨客气,十足的下属对领导的态度,没有一丝一毫的暧昧,还特意穿了一身正式的职业装。忽略我家的环境,我的形象跟上班时没什么两样。我就是要营造出这样一种公事公办的氛围,让接下来的计划顺理成章。

殷勤地请林国豪就坐后,我不停地给他夹菜,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林总,您尝尝这个龙井虾仁,还有这个清炒菜心。”

林国豪没想到我真的是请他吃饭,他努力地想打破这种僵硬的局面,嘴里不停地说着骚话,“小顾,我叫你安安吧,从你第一天进公司我就注意到你了,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咱俩不会以前就见过吧!”

我脸上挂着拘谨的假笑,“林总,您说笑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您。”

“那就是咱们的缘分喽!这就叫‘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

他附庸风雅地念着诗句,随后拿起带来的红酒,“别干吃菜,尝尝这个,法国玛高酒庄的Chateau Margux。”

我面露难色,“林总,我这酒量不敢跟您喝!”

“你的酒量我还不知道吗?”林国豪不由分说地给我倒上酒。

在我的一再推脱下,他有些不耐烦了,“再不喝就是看不起我了。干了啊!你不喝小秦的事儿我可不管了!”

够男人你没有原则(下)无删减小说_甜文全新篇阅读

我就等他这句话呢,对着摄像头愁眉苦脸地一仰头喝光了杯中酒,还假装咳嗽了两声。

席间我几次佯装焦急地询问秦宇凡的案子,都被林国豪打着哈哈把话题岔开了,他一个劲儿地灌我酒,杀手锏就是一句话,“不喝,小秦的事儿我可不管了!”

我一杯一杯地喝,喝得急了,呛得咳出了眼泪。

当然,林国豪自己也喝了不少,一瓶红酒很快见底。我以手撑额,“林总,不好意思,我喝不动了,咱们今天先聊到这儿吧。”

林国豪意犹未尽,诧异地看看酒瓶,“不会吧安安,才一瓶你就醉了?”

“喝得急了,头晕的厉害。”我摇晃着起身,踉跄着走向门口开门,“今天不好意思,回头我再请您和律师一起好好谈谈案子的事儿。”

林国豪来到我的身旁,伸手抵住屋门不让我打开,眼中是簇动的火苗,嗓音暗哑道:“安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