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我死后,全都还给他们最新更新全文免费_(何昭月何淮安)全本免费完结小说

小璐 2024-03-24 20:52:58 17
小璐 2024-03-24 17
点击阅读全文

我死后全都还给他们 是畅销小说家何昭月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何昭月何淮安 ,这本书艺术感染力强,结尾画龙点睛,何昭月何淮安的内容简要是:爸妈将我的病房安排在哥哥旁边。我搬了张椅子靠在高高的窗台边向外张望。小时候只觉得那个窗台好高,高到望不到外面,望不到未来。回头间,发现花瓶旁的玻璃杯里还有半杯牛奶,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我如获至宝,摸着椅子下去,捧起玻璃杯三两口便将牛奶全都灌进肚子里。饥饿让我完全无视了牛奶里悬浮着预示变质的絮状物。

封面

《我死后,全都还给他们》精彩章节试读

爸妈将我的病房安排在哥哥旁边。

我搬了张椅子靠在高高的窗台边向外张望。

小时候只觉得那个窗台好高,高到望不到外面,望不到未来。

回头间,发现花瓶旁的玻璃杯里还有半杯牛奶,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

我如获至宝,摸着椅子下去,捧起玻璃杯三两口便将牛奶全都灌进肚子里。

饥饿让我完全无视了牛奶里悬浮着预示变质的絮状物。

一晚上,我上吐下泻,头晕目眩。

等妈妈推开门的时候,客厅里都是我吐的烂洋葱味儿,东一滩西一滩。

而我虚弱地歪倒在沙发上,肚子里翻江倒海。

她嫌恶地捂住鼻子,跺着脚大发雷霆。

“何昭月!你就不能省点心啊!吐得哪里都是,你去马桶里吐能死吗?真是恶心!”

“在医院累的像只狗,回来还不得安生。”

她谨慎地避开我的呕吐物,急着给姑奶打电话,问她去哪儿了,赶紧来收拾。

电话那头的姑奶声音谄媚,骗她说自己去买菜去了。

我耷拉着身体,来到妈妈卧室门口的时候,发现她正拿着卷发棒自己一丝不苟的发型,完全无视我的窘态。

“妈妈,姑奶走了,她不给我吃的。”

妈妈手上动作一顿,她明明听到了,却又继续若无其事地卷着头发。

还是这样,其实不止一次跟她说过姑奶对我不好。

她都是这样无视。

我扯着因失水而紧绷的嘴唇。

“妈妈,我要找哥哥。”

这句话好像莫名触碰了她某根紧绷的弦,她粗暴地拽起卷发棒就朝我砸过来。

我根本无力躲避,卷发棒砸在我的额头,“呲啦”一声。

高温之下,我额头的皮肉瞬间焦了。

她一瞬地紧张,好像意识到自己过了。

半晌又恢复了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找你哥做什么?你还想告状吗?何昭月,我们哪点亏待你了?”

“你不知道你已经很拖累你哥了吗?你怎么那么自私!”

“你就是不想让你哥好受是吧,我看你就是故意膈应我们。”

我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干脆往床上摊成一张,硬生生靠命扛过去,人都瘦了一大圈。

10

哥哥出院时,一眼就注意到我头上已经结痂的烫伤,和我瘦削的身体。

他坐在轮椅上明明虚弱地都快撑不住,细长的指节却认真在我额头摩挲着。

“怎么回事?”

瞥到妈妈威胁的眼神,我低下头,有些心虚。

“我自己不小心烫的。”

性格使然,哥哥虽然没说话,却总是一副什么都知道的眼神。

那天做完饭的妈妈推开门刚准备喊哥哥,就看见哥哥正拿着卷发棒按在他光洁的手臂上,嘴角带着嘲弄的笑。

皮肉滋啦作响,哥哥苍白的嘴唇紧咬,渗出血丝,硬是一声都没吭。

然而更恐怖的是,他卷起的裤腿下,大大小小已经烫了好几处。

妈妈几乎要疯了,拽住他的手臂,顿时哭出了声。

“你在干什么啊!你疯了吗?”

哥哥眼神有些疲惫地瞥向妈妈,笑容癫狂。

“以后昭月身上但凡有一处伤痕,我就在自己身上还十倍,反正我这条命也是她给的。”

“她是你亲女儿,你的罪,我来还。”

他挣开妈妈的束缚,卷发棒正要再落下去,妈妈就差跪地求他。

“妈错了,妈错了,妈再也不会了。”

那天,妈妈跟姑奶吵了好大一架,最后发展到两个人互扯头发。

妈妈花了上百万保养的脸蛋被姑奶挠破了好几处,气得爸爸直接将姑奶踢出了家,再物色新保姆照顾我。

妈妈跟我讲起这个事的时候,满脸都是不解。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祖宗折腾我儿子。”

她当然想不通,但她也不敢再对我动一分钱的手。

可她也因此更恨我造成她和哥哥的生疏。

哥哥的爱总是这样简单又粗暴。

他总是说,物质是守恒的,爱也是守恒的,他身体里造出来的每粒血细胞,都是我对他的爱,所以我不用做什么,他一辈子都还不完。

一切美好都在他的病情再次复发时戛然而止。

爸妈没问我一句意见,我就像一个移动血包,直接被他们拽进了医院。

麻药注入身体,昏迷之际我只看见爸妈狰狞可怖的脸庞。

“你哥需要你,又不会死人,你别那么矫情。”

11

我尽力告诉自己要坚强,然而出了手术室,他们全都奔向哥哥,只留下我一个人。

对于哥哥是新生,我依旧是悲剧的延续。

整个病房安静地没有一个人,我抬头数着冰冷的药液滴进身体里的频率。

止吐药,止疼药,安眠药,小小年纪的我大把大把的吃。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哥哥醒来后得知我又给他捐了骨髓,在病房大发雷霆,打翻了所有的药。

他说宁愿 qu si ,也不想再让我受罪,任凭爸妈嘴皮子磨破也要出院。

爸妈急匆匆推开我病房的门,手指着我的鼻子,带着威胁的语气。

“现在去告诉你哥,都是你自愿的。”

“警告你,你哥要是因为耽误治疗出什么事,我和你爸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他们不来,我也要去的。

我一句“哥哥”,狂躁地哥哥顿时被安抚下来。

我死后,全都还给他们何昭月何淮安章节小说精彩阅读,看完结好文,就上本网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