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萧砚瑾薛琬宁:萧砚瑾薛琬宁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砚瑾薛琬宁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萧砚瑾薛琬宁)

xiaoy 2023-12-06 11:51:33 19
xiaoy 2023-12-06 19
点击阅读全文

他忽然觉得自己输了,因为刚才的他想的居然是,如果她得了这个病,那自己的家族要怎么接受,事业又该如何。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颇为叹息的开口:“脑萎缩这个病,虽然不是百分之百的致死率,但是它对于人的折磨确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记忆障碍,性格行为的改变,痴呆等等。”

“最痛苦的是,这个病病至后期会让病人终日卧床,生活不能自理,不别亲疏,大小便失禁,终至完全痴呆……”

那一刻,程铮默默往后退了退,他不敢相信,那个倔强明媚的女人,最后变成这样的话,该是如何的。

最重要一点,他的家族,是不可能接受的,他要怎么做……

萧砚瑾听完后,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件事不要告诉病人,一切问题我负责。”

程铮蒙了,然后吼道:“你疯了!”

萧砚瑾深吸口气:“程铮,回去吧,程家不会接受这样的儿媳,我不愿意在让她受到任何委屈了,就这么说吧,如果让你一辈子这么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你能做到吗?好好思考在回答。”

程铮卡壳,所有话语都卡在喉咙里无法吐出,他想说可以,但是现实的很多问题又让他无法反驳。

萧砚瑾接下来说道:“还有一点,你既然早就调查了薛琬宁的问题,也知道楚家的事情,那么民政局那天你为什么会没有做好防范,你其实也是希望他如果事情真的发生,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薛琬宁就会偏向你这边了,对吗?”

“……”程铮脚步发软地往后退了退,表情说明了一切。

萧砚瑾没有说什么,只是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对她恐怕也只有欣赏和喜欢,如果是爱,你早就出手了,回家吧,这滩浑水你别搅和了。”

“我……”程铮话还未说完,就被萧砚瑾堵住,“别想着现在走就等于背信弃义,我会对她说是我撵你走的,而且与她而言,豪门应该也是噩梦,外面的风言风语我不想她在听见,程铮,你还没资本护住他,回去吧。”

程铮将他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臂甩开,质问道:“那你又可以?你们洛家……”

“两老已经被我送出国,洛家的下面已经整顿了一番,我架空了所有人!”

短短一句话,就直接戳破了程铮此刻和萧砚瑾的距离。

良久后,他自嘲一笑:“终究啊,我还是没你有本事能护住她,那我能来看她吗?”

萧砚瑾沉默了以后,点头道:“我不会再强迫她任何,你来,我欢迎,这一次换我好好追她。”

离去前,程铮深深看了他一眼,随风说道:“很抱歉,我还是想去争取一把。”

萧砚瑾看着这小子的背影,许久才吐出一句他几乎不说的脏话:“狗东西。”

萧砚瑾薛琬宁:萧砚瑾薛琬宁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萧砚瑾薛琬宁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萧砚瑾薛琬宁)

第十八章 我妻子的事情

三天后。

楚家宣布破产,别墅也被封存。

简母多次来医院大闹都被萧砚瑾的保镖赶走,简父去找媒体曝光,也被全部封锁。

两老来到看守所,看着已然憔悴的儿子,简母眼底全是泪:“我的儿啊,你真是受苦了啊……”

简成哲在里面被欺负的非常狠,他看着父母,大哭道:“妈,你快和爸救救我啊,那些家伙是洛家的人,天天打我,都在看不见的地方,我太疼了,我真的太疼了!”

简母此刻心都要碎了,都想抱着儿子一起哭,反倒是简父,此刻早已万念俱灰:“都是你们造的孽啊!如果好好对女儿,哪能到这个地步,那萧砚瑾明显就是爱着依依的!”

简母当场大吼:“你还好意思说,当初你也同意的不是吗!现在你还怪儿子,你还要不要脸了!”

简父冷哼:“我可没让我自己的儿子杀自己女儿,老子起码还知道虎毒不食子!不像你教出来的儿子,都不像个人了!”

简成哲没料到自己老爹会这么说,当场拍桌大吼:“你还是我爸吗?小时候就只会听奶奶的话,她老人家一句话你连屁都不敢吭一个,老人走了你才敢扬武扬威,当初我做这事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沉默不就代表认同了吗?我的好父亲啊,你别逼我把你也拉下水!”

简父没料到自己儿子居然敢威胁自己,当场气的眼红脖子粗:“反了你了,没有我们帮你,你以为这里面你出得去?老子看你就在这里面被人打死的好!”

简母看着两人,突然大哭出声:“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真是最福薄的人啊,作孽哦——!”

简成哲看着老妈那犹如泼妇骂街的模样,眼底全是嫌弃:“够了,那丫头不是还没死吗?总之只要她醒过来以后翻口供,我就还能出来,妈,赶紧去劝劝那死丫头,要这次没我,能知道洛家对她这么好吗?她醒过来要感谢老子啊!”

简父看着自己儿子那一副不知悔改,媳妇那毫无底线的宠溺,无奈的起身摇了摇头,心底也是很明白,依依那孩子怕是再也不会原谅他们了。

医院里。

薛琬宁已经醒了过来,但因为割伤了喉管,现在都是插管流食,痛苦不言而喻。

因为不能说话,所以很多时候只能通过眼神和手势来比划心底要说的东西,但是每当萧砚瑾进来后,她都会选择沉默,慢慢闭上了眼。

萧砚瑾看着一旁坐着的程铮,眼底的冷意毫不掩盖:“你怎么又来了?”

程铮冷笑:“我来追求我喜欢的女人,不可以吗?”

萧砚瑾拉开一旁的椅子,慢慢坐下:“听说你们学校的女老师针对过依依,怎么没见你处理。”

程铮面色一僵,自然之道他说的是谁:“这个问题我会交给校长处理,那些帖子我已经让人删了,至于其他的……肖总,这么调查别人身家背景,恐怕不妥吧?”

萧砚瑾温和一笑:“抱歉,毕竟是我妻子的事情,难免会上心了一些,见谅。”

他话音刚落,就感受到一抹探究的视线,转头过去正好与薛琬宁四目相对,他笑了笑轻声问道:“今天好点了吗?”

薛琬宁就这么看着他,良久后,慢慢闭上了眼,明确了拒绝。

程铮双肩抖了抖,然后起身替她盖上了被子:“有些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非要过来给自己找罪受,难受吗?我去给你接点温水擦擦脸。”

萧砚瑾听见这话,立马自告奋勇起身去卫生间。

程铮哪能让别人抢了自己的先,连忙跟了上去。

并创立,薛琬宁听到动静缓缓睁开眼,看着两个男人的背影,眼底全是诧异和无奈。

忽然,房门被人从外大力推开,一道女声喊道:“薛琬宁,你赶紧把你哥哥救出来!”

第十九章 一命偿一命

薛琬宁转过头去,发现此刻的简母早没了当初的贵妇模样,反而有些狼狈,一旁的简父也是眼神躲闪

对于简氏集团的问题,她这几天在电视上多多少少看到了一些,也明白楚家破产了,而伤害自己的人,就是她大哥,那个她唯一的亲哥哥。

心脏抽扯般的疼痛,她多么想转头避开这幅家人的嘴脸。

简母却像看不见自己女儿的抵触一般,径直走上前说道:“既然醒来,那你就赶紧去跟警察说,你没事,一切都是误会,赶紧把你大哥放出来,我告诉你,如果我们楚家要是断了后,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薛琬宁此刻还插着管子,根本不能说话,但眼底的死寂还是代表了她对父母的绝望。

简母见她没有反应,抬手就要去打,结果扬起的手臂被人从后抓住,她连忙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萧砚瑾,连忙笑脸盈盈地喊道:“女婿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