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总裁豪门新宠崭露头角,《农门空间:田园小悍妻》可能被超越,关键在于沈惊语贺月牙的故事?

小婉 2024-01-07 19:21:41 10
小婉 2024-01-07 10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叫做《 农门空间:田园小悍妻 》是“豆腐炖鱼头”的小说。内容精选:“沈惊语,不过装了两天贤良淑德,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去九里坡的事情不必再想,我断不会容你将两个孩子卖给旁人。”贺宴城说罢一甩袖子起身大步离开,沈惊语傻了眼,合着他又觉得自己是要卖两个孩子?什么仇什么怨!她仔细搜索一下记忆,扼腕地发现,贺宴城不肯放自己去九里坡还真是有原因的!起初贺宴城对她并未设防...

总裁豪门新宠崭露头角,《农门空间:田园小悍妻》可能被超越,关键在于沈惊语贺月牙的故事?

第8章


沈惊语呼吸窒了窒,两个小的更是被贺宴城的表情吓得呆住。

杂粮馒头从贺月牙手里落下来,咕噜噜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了灰尘,沈惊语皱眉将馒头捡了起来。

“夫君,你吓到他们了。”

贺宴城闭了闭眼,再抬眸看向沈惊语的时候,眼里仍然有着冷厉。

“沈惊语,不过装了两天贤良淑德,你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去九里坡的事情不必再想,我断不会容你将两个孩子卖给旁人。”

贺宴城说罢一甩袖子起身大步离开,沈惊语傻了眼,合着他又觉得自己是要卖两个孩子?什么仇什么怨!

她仔细搜索一下记忆,扼腕地发现,贺宴城不肯放自己去九里坡还真是有原因的!

起初贺宴城对她并未设防,原身便将两个小的带到九里坡去想要发卖,要不是凑巧被村东头宋大婶子一家撞见、强行将原身和贺星月牙带了回来,如今两个孩子便已经不在了!

这个原身,她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娘,娘,你别难过。”

沈惊语正发愁,软软的童音忽然在身前响起。

沈惊语看向脚下,发现贺月牙正努力挪着两只小脚往她这边跑。

“哎,月牙,娘没事儿。”

沈惊语心一软,一把抱起了贺月牙。

贺月牙努力回抱住沈惊语的脖颈,咿咿呀呀地比划着,眼里全是对沈惊语的关切。

沈惊语笑笑,亲亲贺月牙的小脸蛋:“娘明白月牙是关心娘的,放心吧,大人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担心,我们月牙只要做个开开心心的好宝宝就够了。”

贺星脸色复杂地开口:“所以……你对我们下手还嫌不够,终于也要对爹出手了么?”

沈惊语,“……”

她叹了口气,无奈地看向贺星:“我不会对你们下手,也不会对你们的爹下手,等着吧,你很快就知道我到底想做什么了。”

贺星没说话,表情摆明就是不信。

沈惊语也没多说什么,亲了亲月牙便将她放下,转身出了门。

来到门外,沈惊语并不意外地看见一道高挺的身影站在茅草檐下。

她就知道贺宴城走归走,心里却是放不下两个孩子和自己独处的。

沈惊语冲贺宴城笑笑:“你都听见了?”

贺宴城冷淡地睨了沈惊语一眼,眼底全是厌恶:“我不聋。”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张嘴便是刺!

沈惊语也不指望扭转贺宴城的态度,不置可否耸了耸肩:“既然你不信我,我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九里坡这一趟我还是要去的。”

贺宴城身上戾气暴涨,低喝一声:“沈惊语——”

“你先等等再发脾气!”沈惊语压压手示意他安静下来,“这一趟我出门只带一个背篓,不带孩子也不带家中的细软,如此可好?”

不带孩子,就意味着没法当场发卖孩子。

只是贺宴城仍然拧眉,冷声道:“若你像先前那般,联合外人一起将月牙和星儿卖了,又当如何?”

“……”原身做什么样样不灵,唯独动歪主意的时候还是灵的。

沈惊语扶额:“夫君啊,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我刚闹了一通,你正防着我呢不是?我又不是脑子有坑,也不想拿休书,怎会轻易将外人带回来。”

贺宴城神色稍有松动,只仍是不信。

沈惊语又磨了半晌的嘴皮子,贺宴城终于松了口:“沈惊语,任你如何折腾我都可以不管,只是你若敢将歪主意动到星儿和月牙身上,我便和你鱼死网破。”

沈惊语已经说得麻木了,敷衍地点点头,嗯了一声:“自该如此,理所应当,你放心吧。”

这态度看上去十分诚恳,然而在诚恳中又透着几分敷衍。

贺宴城冷冷瞪了沈惊语一眼,大步离开进了自己房里。

沈惊语打个哈欠,伸了个懒腰便也回去了。

折腾半日她也着实是困了,今夜还是要好好休息休息,明日才能去镇上,也就是九里坡卖药呢。

翌日沈惊语起了个大早,在原身的记忆之中这座村子十分偏远,想去九里坡便只能坐马车。

马车在西北是个金贵物件,全村也只有宋大叔一家才有。

不过见识过沈惊语要发卖两个亲生儿女的事情,宋家人对她的态度怕是好不到哪儿去。

罢了,该去还是要去,大不了厚着脸皮便是了。

沈惊语心头安慰自己片刻,拿了个背篓,在背篓里放了些个不起眼的野菜。

蓦然间,一道冰寒刺骨的男声响起:“这便是你所说的桑黄?”他早该知道,这女人口中没有一句实话!

沈惊语吓了一跳,回过头看见贺宴城站在不远处。

他背对着朝阳的日光,沈惊语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也能猜到贺宴城这会子的脸色怕是不怎么好看。

“夫君啊!”沈惊语若无其事点点头,“你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就算现在青天白日,这也足够吓人的。”

说话间她不动声色伸手进空间薅了一把桑黄出来,借着整理背篓的动作塞在野菜底下。

贺宴城上前一步,脸色果然无比慑人:“你到底是想去做什么的?说!”

男人说到最后一个字时,语气如要吃人。

沈惊语默不作声地低头,在篓子里翻了两下,从底下拿出一把桑黄。

真是桑黄?

贺宴城瞬间怔住。

沈惊语若无其事将桑黄放回去,笑道:“夫君啊,财不露白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我要是光明正大对村里人说采了桑黄要去卖,村里人会不会嫉妒?再上山的时候,他们会不会将桑黄都挖个一干二净不给咱们留下?”

“所以夫君,我不能说自己是去卖桑黄的,用野菜做掩饰就是了,宁可让村里人笑话,也不能让他们吃心,毕竟咱们可是外来人,要欺负两个外来人还不简单么。”

这番话的确颇有道理。

贺宴城盯着沈惊语,眸光晦暗难明,她莫非是真的改了心思?

沈惊语虽是看见贺宴城变了脸色却也懒得多解释什么,笑问:“夫君,咱们的早饭在哪儿?我肚子饿了。”

一说起吃,沈惊语就变回了熟悉的样子,贺宴城嗤道:“哪有什么早饭?”

小说《农门空间:田园小悍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