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付芮安齐司丞全文阅读完结_付芮安齐司丞全文小说

小媛 2024-01-04 12:33:35 50
小媛 2024-01-04 50
点击阅读全文

主角是 付芮安齐司丞 的小说名叫《付芮安齐司丞》,是作者付芮安倾力创作出来的一部在现代言情小说,很受书粉喜爱。付芮安退无可退,心里后悔当初为么太少带几个保镖过来。季琛的神情很诚恳,他也没你别当真。付芮安敛起笑,抬眸看着他:“季琛,和你有婚约的是沈若晚,又不是付芮安。”季琛一愣,突然反应过来道:“那沈若晚她——”付芮安语气沉重到:“她死了,我才直接进入那个身体。”季琛不回话了,看样子确实是为沈若晚突然感到伤心,虽说两人不认识很久了。

《付芮安齐司丞》不精彩章节王妃眼神不太好王爷要抱抱

付芮安山穷水尽,心里后悔当初为啥不是太多带几个保镖进来。

季琛的神情很严肃,他就没你别当真。

付芮安敛起笑,抬眼又看了看他:“季琛,和你有婚约的是沈若晚,不是什么付芮安。”

季琛一愣,回过味来道:“那沈若晚她——”

付芮安语气沉重到:“她死了,我才进入这些身体。”

季琛不说话了,看样子也为沈若晚感到很伤心,不过两人不认识很久了。

付芮安轻声道:“我明白你和沈若晚的事,现在解除婚约非常容易,等下处理完我的事,我就和沈家父母说知道这件事,然后我就远远离开……”

季琛突然打断她:“我不同意。”

付芮安诧异地看向他:“季琛?”

季琛眉头蹙起,低哑:“你也很清楚我的心意,我想知道为什么肯定不能和我试一下呢?”

付芮安怕万一季琛真有有这个心思,语气也不禁冷了几分:“现在是中国古代,我也不会毕竟一个婚约把自己余生搭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身上。”

闻言季琛心中一痛,他艰涩道:“你难道不记得我们之后的事了吗?”

付芮安一脸郁闷,什么前的事?她以前你以为干了什么霸王硬上弓就跑的事吗?

见付芮安真不知情,季琛更难过伤心了。

他急得再俯身撑起轮椅,和付芮安相视:“之前在国外,雪山,你难道说是真的一点都不记的吗?”

那一瞬间,季琛身上的冷松香飘荡在她鼻尖,让她心跳漏跳了一拍。

付芮安当即陈规脑中的胡思乱想,很努力研读自己的回忆。

国外的雪山?

她陡然张开眼睛转眼向季琛,她想出声了。

那是齐司丞刚接任总裁,急要业绩来相关证明自己。

她一眼便看中了国外一家外贸公司的项目,二话不说直接飞去人家公司楼下谈合作。

但那个负责人很难一切搞定,又是要带她去随便参观风土人情,又是旅游。

结果她被背着走进雪山,说要冬季滑雪。

最终意外就在这次冬季滑雪上,谁都没意料之外到竟然会会突然发生雪崩。

当时那个什么场面说不吓人啊是假的,付芮安到现在都你记得那种大自然的压迫感。

她饶幸可以找到了一个坑躲了出来,这才没有被雪压死。

那个坑不小,她躲进来才突然发现另外一个男人在里面。

付芮安震骇地盯着季琛:“当时坑里的是你?”

季琛见她想过来,脸上脸上露出了一个笑:“那时候假如又不是你陪他,我很有可能就死了吧。”

付芮安摇了摇头。

一开始只是因避难迎面相遇的,两人最正在连话都没说一句。

直到付芮安发现自己季琛浑身发抖地一把抱住自己,看起来很不好,付芮安看不出去就快步上前去一栏。

看症状很可能会是幽闭恐惧症。

但当时的情况很残酷,付芮安不能紧紧地搂住他,至少让他知道他也不是一个人。

结果他们等自己了救援队,两人都发着高烧被送往医院。

等她醒转后,得到消息另一个人早被家人接走了就没多观察了。

思绪兑付。

付芮安越发总觉得季琛的感情有问题,她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有一种心理症状叫吊桥效应,当时情况情况紧急你只是因为产生错觉你喜欢我,但其实都是有假。”

季琛此时眼眶微红,声音轻颤:

“并非的,我早就喜欢你五年了。”

28

付芮安对上那双微润的眼睛,知道看见了了自己的神情。

惊愕。

付芮安都不敢也许季琛竟然会持续了五年的单恋。

她小声地忍不住问道:“明知道我们五年前就见了那一面……”

季琛急声制止她:“不!我很早就知道你了,我很清楚你是齐氏的员工,我也明白了你那时候和齐司丞在一起。”

付芮安一瞬间脸色都有点十分古怪:“那你为什么不还很喜欢我?”

季琛哑然,轻声喃喃念道:“我没办法,我就是想离你近一点。”

付芮安不自在地偏过身。

这下她再一次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季琛这种季家继承人会扯起学的名号来齐氏当一个经理了。

合着是来单恋她的。

付芮安见他依旧认死理地抵住轮椅,完全恢复目无表情的模样道:“请你放开,我要走了。”

季琛见她漠然的神情,悲凉地垂下眼。

付芮安仿佛自己面前好象一个被遗弃的小狗无家可归,心里感觉都说不出的感觉。

半饷她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还没什么事要办,我们的事……然后再说吧。”

说罢,付芮安控制轮椅赶回。

此时她想真接让季琛彻底死心的,可是那几句话挂在嘴边却咋都说不出口方向。

她没有办法将原因归罪于于这具身体的主人上。

付芮安现在没时间在那些情爱上了浪费时间。

不单凭是只不过当初被齐司丞伤了心,现在莫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了。

要知道她现在也清楚容氏的情况,就是为了给自己的这十年一个吩咐,她想救回齐氏。

看着远处付芮安离开的背影,季琛十分沮丧。

但他心里肯定感到庆幸,暗自庆幸付芮安以这样的出去了。

他确实是人,他我也不想让付芮安和齐司丞在一起。

现在付芮安应该是沈若晚,齐司丞根本不没有机会接近她了。

这是老天给他的机会,他一定不能让它从眼皮子边沿悄悄溜走。

隔日,沈氏公馆。

付芮安脸色不是什么很绝对好看,她昨晚一直在做梦。

做的还全是和季琛有关的。

付芮安觉得自己一张老脸在季琛身前都丢尽了。

餐厅里。

沈家父母见付芮安的脸色不怎么好,还还以为她腿伤,好一阵不在乎。

等一家人再次动筷后,沈巍突然之间突然开口道:

“好像听说你最近在收购齐氏的股票。”

付芮安喝汤的手一顿,赶忙根据情况好脸上的笑容:“是啊,想玩一玩。”

沈巍看了她半晌,接着不再喝了口咖啡道:“不错,你练练手学习积累些经验。”

付芮安表面笑脸笑盈盈地应下,心里却有些发寒。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觉着齐氏垮台是板上钉钉的事,她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自己的情报是不是我出了错。

按理说齐衍管理呀齐氏,收拾好烂摊子重拾信心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并不算难。

楚铮的本事不小,这个对他来说不算难事。

但现在为什么容氏的情况却越加差了?

付芮安心中暗自思量着,做出决定去找还在齐氏的老同学找人问情况。

赵岐虽然帮她看着股市,但周氏真要倒了那也就是一眨眼的事。

琢磨,她喝完饭返回到房间,想给谢景泽打个去问问。

很快地被接通了,但里是一个眼生的男声:

“付芮安,好久不见啦啊。”

付芮安一怔,不可置信道:“齐衍?”

齐衍的声音听上了心情比较不错,他笑道:

“见一面吧。”

29

上午十点,齐氏。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