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傅言姜岁乔心傅言姜岁哪里可以免费观看_傅言姜岁乔心免费阅读全文_(傅言姜岁乔心)全文阅读

小梅 2024-02-28 01:48:36 21
小梅 2024-02-28 21
点击阅读全文

傅言姜岁 乔心》由著名作者傅言精心创造,小说主角是傅言姜岁,这本书的作者情感丰富,艺术感染力强,实力推荐。傅言姜岁小说章节内容介绍:我更是被他年轻,俊美的五官,深深惊艳。只需要站在他的身边,坚持完一场商宴,我就得到了,一笔惊人的报酬。「你在听吗?」我握紧了 shou ji :「抱歉,我来不了。」听筒里一片寂静。「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对方一直未回应。直到,我要挂断。对方轻声道。「姜岁,对不起。

封面

《孤梦寒言》精彩章节试读

我更是被他年轻,俊美的五官,深深惊艳。

只需要站在他的身边,坚持完一场商宴,我就得到了,一笔惊人的报酬。

「你在听吗?」

我握紧了 shou ji :「抱歉,我来不了。」

听筒里一片寂静。

「还有事吗?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对方一直未回应。

直到,我要挂断。

对方轻声道。

「姜岁,对不起。」

我甚至能感觉到,听筒那边,他低下了头颅。

是一句极度真诚的对不起。

「什么?」

「婚礼那日,承诺照顾好你的,是我食言了。」

「傅言,我早就猜到了,我们不会有结局的,既然结束了,以后还是不要 lian xi 了。」

那头就像没人了一般。

没有出声。

隔了一会儿。

我按断了 dian hua 。

放下 shou ji 后。

又拿起来。

把他的 dian hua 从 shou ji 里删掉。

最终才放下,出去买菜。

时间就这么静静地走着。

以为癌晚了。

会很快死去。

但我发现,我的状态,好像还不错。

除了偶尔短暂性失明,看不清东西。

其他的还好。

脑子里,也静静的,不用去想很多复杂的东西。

关于傅言,突然来的一通 dian hua 。

本是有点惊讶外。

不过也懒得去追究其原因。

直到圣诞夜的一场国际音乐会。

让我动了念头,再返锦州一次。

著名的钢琴家温姆,会在锦州举办个人音乐会。

他一直是我,最喜欢的钢琴家。

那几日,我状态也很好。

我没犹豫,买了票,飞到了锦州。

看了卡上的一串余额。

我毫不犹豫,再给自己订了一间总统套房。

我说过,不要分手费。

傅言曾给过我的。

也足够了。

锦州的入夜有些冷。

我披着毛茸茸的白色外套。

只是,返回锦州入住的第一晚。

在酒店的走廊上。

就巧合地遇到了故人。

傅言。

我正要刷开门。

他便抬步往斜对面的房间走去。

我只是不确定,抬头过去再看了一眼。

侧脸扫过。

还真的是他。

他也侧过头来。

半年后。

我们就这么,不期然撞见了。

宽阔的走廊上,空气静默了一瞬。

他还是那么精致。

一丝不苟的深蓝色西装。

7

笔直的西裤包裹着一双大长腿。

我下意识地怔忡,抬了一下下巴。

而他,也只是平静的看过来。

随后,他的秘书抱着笔电赶来。

「傅总。」

两人谈论起来。

我扭头,开门进了屋。

滴的关上门。

我才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卡片。

怎么会这么巧?

要不要更换一下房间。

我只是,订了一个离音乐馆最近的大酒店。

他?

别墅住腻了?

我回想了一下。

楼下好像有个什么招商会,即将举办。

「一间房都没了吗?」

「抱歉,没有了。」

我放下客房的 dian hua ,抿了一抿嘴角。

起身伸了一个酸痛的懒腰。

罢了。

都离婚了。

现在不过是曾经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也累了一天了。

我拿上衣服,去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我躺上温软的大床。

酒店温软的大床,以及吃的一把药里面,也有助眠的成分。

我很快睡了过去。

次日。

咖啡厅里。

傅言再次出现。

他也端了一杯咖啡,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随即开始办公。

偌大的咖啡厅里,并没有几个人。

我抿了一口苦涩的咖啡。

这东西,确实提神。

明明睡了那么高级的床。

白天还是很难打起精神来。

我之前还觉得,自己的病情没什么变化。

但现在看,精神状态明显一天不如一天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早上要靠咖啡提神了。

我默默地饮完咖啡。

他在我的左前方。

阳光洒在他的背脊上。

他大多专注地操作笔电,时而端起轻抿一口咖啡。

我轻轻皱眉。

昨晚到今早,他都是一个人出现的,没带着乔心?

可能是有会不方便吧。

我抿下最后一口咖啡,起身轻声离开。

夕阳染红了边。

巨大的演奏会,座无虚席。

我花了高价,给自己买了第一排的位置。

一首狂想曲,如演奏大师本人,身上透出的那种,高大又悲昂的气质。

一曲完毕。

会场沉寂无声。

没人不沉浸在悲壮的曲终,久久不能出来。

直到数分钟后。

演奏师本人起身,鞠躬。

雷鸣般的掌声响起。

我闭了闭眼。

以为此生,无法亲身感受这样一场激动的演奏会了。

8

没想到,圆了这场遗憾。

我起身离开时。

会场已经空了。

走到会场门口。

我又回头,看向舞台的那束光芒。

明明光照射的地方,那么明亮。

可透出的却是无声的孤寂。

我扭头。

离开。

出了会场,城市已经黑了。

我步行回了酒店。

在休息区坐了一会儿。

我不知不觉,竟然累得睡了过去。

再醒来。

靠在沙发里。

身上多了一件男士外套。

我拿起外套,上面有淡淡的云松味道。

我侧头。

不远处,傅言和几人,背对落坐正在轻声讨论。

而他身上,只着了一件白色衬衫。

男士外套身上的香水味,也是他用过的一款香水。

我怔了怔。

他侧头正好看过来。

眼眸越发地深邃。

目光相对片刻。

我怔忡后,移开。

折平了身上的衣服,放在一旁,起身回房。

明日下午的机票,回程。

晚上。

躺在软绵的床垫上。

梦中,还沉浸在白日演唱会的余音里。

天微亮。

我爬起来。

四周,还是静悄悄的。

我换了白色的连衣裙出来。

走到了无边泳池边。

太早了,还没有人来光顾。

我脱下拖鞋,坐到了泳池上方的秋千上。

轻轻一踮脚。

秋千就晃动了起来。

微光落下,伴着清风,让人分不清,这是白天,还是即将进入晚上了。

轻轻晃动了一会儿。

我侧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