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俞斐南泠月无广告小说免费在线阅读,俞斐南泠月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baobao 2023-12-04 12:12:24 18
baobao 2023-12-04 18
点击阅读全文

次日

雪未化尽,细雨又至。

南泠月坐在榻上,用手帕细细擦拭着剑。

剑身上有一行小字,乃晏父当年亲手铭刻。

——军歌应唱大刀环,誓灭胡奴出玉关。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晏父毕生所憾,就是作为一个将士,未能替国家彻底驱除倭寇。

南泠月看了眼正拢火盆的紫兰,下意识问了句:“哥哥呢?”

“听小厮说,将军去了顺天府。”

紫兰说完,欲言又止。

她自幼服侍南泠月,怎会不知主子心事。

可主子对少将军的感情,这世道又如何能容得下?

这时,一个玄色身影踏了进来。

“将军。”

俞斐缓步走进,气势孤高冷桀。

见南泠月在擦剑,他沉着脸拿过:“怎么又摆弄起这剑?有时间倒不如学学琴棋书画和女红。”

掌心的空荡让南泠月一怔。

她点点头,默默放下剑帕。

看着南泠月眼底的失落,俞斐将剑放回剑匣:“方才我从顺天府回来,碰见府尹的大公子谢景玉,他确实如众人传言那般俊秀潇洒。”

听着这话,南泠月顿时有种股不详的预感。

俞斐接着说:“你及笄数年,是该议婚了。”

俞斐南泠月无广告小说免费阅读,俞斐南泠月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南泠月心骤然收紧:“不,哥哥,我……”

不等她说完,俞斐不容拒绝的语气便像刺骨的寒风迎面扑来。

“长兄如父,我已选了良辰吉日,让你同谢景玉成婚。”

======第2章======

俞斐的话犹如雷鸣在南泠月耳畔轰响。

她怔看着俞斐眼里的坚决,心如刀绞。

“我不想嫁。”南泠月攥紧手,目光切切:“哥哥,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主,好不好?”

让她再在他身边多待些日子,让她再好好看看他……好不好?

沙哑的恳求让俞斐心底划过丝说不出的沉闷。

但想起昨天自己的失态……

“砰”的一声,剑匣被重重合上。

俞斐声音冷冽:“成亲的日子已定在四月初三,正好是你生辰。”

他站起身,也不再看南泠月。

“爹离世前一直盼你有个好归宿,如今也算了了他的心愿。”

言罢,俞斐迈步而去。

掠过的风如刀灌进南泠月喉咙,刺的她剧烈咳嗽起来。

紫兰慌忙上前扶住,心疼地红了眼:“小姐,我去告诉将军您的病!”

“不行!”南泠月立即抓紧紫兰的手摇头,“沿海局势不定,我不能让哥哥再为我的事操心。”

紫兰心一颤,眼眶泛红:“小姐,你这是何苦……”

纵然千般为了将军好,可若不说,他又怎会放在心上?

过了几日,南泠月受邀参加裙幄宴。

青柳浮水,湖畔是银铃般的嬉闹声。

南泠月向来没什么闺中之友,便独自坐在亭中。

不多时,却见一众贵小姐们簇拥着一身着华贵衣裙的女子朝她走来。

南泠月忙起身见礼,看清那女子后却是一愣。

因为她的眉眼,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一个贵女适时开口:“晏小姐,这位是林太傅独女,林婉蓉。”

她竟然就是林婉蓉!

她是何时从江南回的京城?

南泠月一恍惚,林婉蓉已笑意盈盈朝她一礼:“晏小姐,你是平澜的妹妹,不见外的话,我便叫你一声姐姐可好?”

南泠月回过神,心口一涩,却只应道:“林小姐。”

闻言,林婉蓉眼中划过一丝光亮。

宴会中,南泠月便见林婉蓉与贵女们谈笑风生。

长袖善舞,与只会舞刀弄剑的自己截然不同。

终于等到宴会结束,南泠月连忙回到马车,林婉蓉却叫住了她。

“麻烦姐姐将此物转交给平澜。”

说着,林婉蓉将一绣着红豆的荷包塞给南泠月。

红豆之意,最是相思。

南泠月心一颤,正要回绝,一道记忆中无比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婉蓉。”

“娘亲!”林婉蓉笑着就往后投入来人怀中。

南泠月下意识跟着她的身影转头,下一刻,瞳孔骤然收紧。

林婉蓉依靠的,那衣着华贵的妇人,分明是十二年前将自己遗弃在街头的母亲

“好了,这么大人了还撒娇。”

林母嗔念一句,但任谁也听得出她的怜爱。

似是感受到了什么,她转眸间就撞上南泠月的视线。

瞬间,林母面色僵了僵,随即却无事般带着林婉蓉上了马车。

一旁的人纷纷议论:“太傅夫人真是心疼女儿,还亲自来接。”

“是啊,听说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南泠月愣住原地,面色无比苍白。

回到将军府。

南泠月魂不守舍的去寻俞斐。

书房内,烛火明灭。

俞斐半敞衣袍,往胸膛上还未痊愈的伤口上药。

“哥哥,我帮你。”

他闻声抬头,只见南泠月走进来。

她接过药膏,像以前那样帮他上着药。

夹杂着药气的幽香让俞斐思绪有瞬间的纷乱。

“听说你今日见到了婉蓉?”他问。

南泠月一愣,闷闷嗯了一声。

胸前的荷包突然滚烫,烫得她郁结在胸口的难受越发难以忍受。

南泠月突然轻声开口问:“哥哥,你着急把我嫁出去,是因为林婉蓉回来了吗?”

空气一瞬沉寂。

俞斐随即拿过药膏,淡淡答:“是。”

======第3章======

这日之后,俞斐似乎开始避着南泠月。

两人院落不过一墙之隔,却几日都碰不到一面。

沁春院。

南泠月在院里练着剑,一招一式皆透着锐气。

她自知命不过一载,却仍放不下晏父教给她的武功。

林母的脸和俞斐的脸不断出现在她脑中,南泠月烦躁地一个猛刺。

恰时院门突然打开,林母出现在门口,定在面前的剑锋吓得她脸色一白。

南泠月慌忙收起剑,心不由高悬。

紫兰从后面跟上,急忙说:“小姐,太傅夫人说要见您,奴婢拦不住……”

南泠月挥挥手:“你先下去吧。”

紫兰应声退下。

林母看了眼南泠月手中的剑,迟疑了瞬后才朝她走去。

南泠月看着林母的脸,眼神恍惚了些许。

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皱纹,却又增添了几分风韵,举手投足间都透出名门的矜贵。

林母靠近时,那股熟悉的茉莉香扑面而来。

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一下涌上南泠月的心,让她莫名无措,只得攥紧手中的剑。

林母伸手抚上南泠月的脸:“你长大了,眉眼倒有你爹的影子。”

突如其来的触碰让南泠月眼眶一涩。

她以为林母早忘了自己的模样……

南泠月手中剑微松,又听林母说:“不过更像你的妹妹婉蓉。”

这话如同一柄利剑猝不及防刺穿南泠月的心口,疼痛肆意。

南泠月扯着嘴角:“我不记得自己有妹妹。”

林母脸色微变,放下了手:“我今日来,是希望你助婉蓉入府,而非翻旧账。”

南泠月眸底闪过丝悲戚。

她不解释当初为何抛弃自己,反而让自己帮助她的另一个女儿入府。

南泠月握着剑的手骨节泛了白:“哥哥的婚姻大事,我做不了主。”

林母眉一皱,意有所指:“是啊,你毕竟只是养女。”

话毕,她又上下打量着南泠月。

一身劲装,高束的长发不见珠钗,不似双九闺秀,倒像少年郎。

“女子该恪守女德,舞刀弄枪成何体统。”

林母透出厌恶的语气,让南泠月喉间一哽。

从始至终,林母都没叫她一声女儿。

血从南泠月握着剑柄的指缝间渗出:“虎父无犬女,爹曾是征南大将军,哥哥又是车骑将军,我自然不能丢了晏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oba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